玄幻小說

b2y1y妙趣橫生小說 渾沌記 ptt-973 布陷皇殿虛空界,論道雲天不勝寒看書-qows8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3 布陷皇殿虚空界,论道云天不胜寒)
枯木荣走到祭坛附近,用手轻轻一抹,消去了一层隐匿禁制。祭坛上立刻显现出大堆的龙木、牵引石、血灵石,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法器和天材地宝来。
他对黄落英说道:“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但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时间过了你还没有准备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黄落英娇嗔道:“做不好都怪我咯?知道啦!这么好的一具肉身,人家不会搞砸的啦。”
在梦貉一族的国家依然存在的时候,黄落英乃是梦貉国最强的阵师,即便在整个妖界也是绝顶般的存在。
后来梦貉流行入梦修炼之法,都潜入他人成了别人的寄居梦灵,整个国家也就不复存在了。名义上依然是妖界三大族之一,其实故土早已成为废墟。
但她为了得到木萝的肉身,自然会拿出一身本事来将事情做好。
枯木荣将一枚玉简插在地上,柔和的灵光射出,显现出一片虚影,这正是整个眠恶山的地图。
他事先已经让木野部的内线做了一些布置。如果眠恶山内发生了什么变故或者忽然有外敌入侵,这个地图上都能实时反映出端倪。
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时辰,但这两个时辰内发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他不能全无防备。
“魏道友,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盯着眠恶山。如果出任何异状,我自会设法应对。”
魏无恙抱拳一礼,嗯了一声,便在玉简前端坐下了。他寄生枯木荣也只是苟延之道。只有帮枯木荣和黄落英赢了这一步,他才有未来。
東北靈異詭談
心為你跳動 我愛喝紅酒
就在黄落英手指轻点,将祭台上的材料一扫而空的同时,魏无恙忽然冷哼了一声。
“枯道友,怕什么来什么啊。”
枯木荣心中一惊,回头一望玉简四周那片虚影,却发觉整个光幕仿佛受到了重击,正在一下一下地晃动。这明显是有人正在攻打眠恶山木野部的防护阵法。
“黄道友,你只管布阵。只是动作要快一些了。”枯木荣慌乱了一个瞬间,便立刻恢复了冷静,“我会出去解决此事。你们两个按原计划行事。”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往一片漆黑的虚空中走去,触发了一道空遁白光,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在翠玉宫丹阳阁中,勾诛在传音玉壁前交代了林玫儿,自己却被南晚辞连绵不断如同骂街般的传音惹得烦不胜烦了。
“姓勾的,你到底出不出来,给句话!”
“你们翠玉宫都是些磨磨蹭蹭的家伙吗?”
“不敢打就出来认输!”
小桃紅 玉胡蘆
阴阳宗所来数十名紫府、数百名虚丹修士都已经离开各自的飞舟,御风盘坐的虚空中,整齐地围成了一个半圆,坐等看二人论道。
其他无法御空飞行的筑基修士,也大多爬了出来,顶着高空的大风坐在他们的飞舟顶端观看。
这是玄门论道的规矩。即便是你死我活之战,表面上也得客客气气,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一场公平较量。
要是没有人看,或者只有一方的人看,那就不是玄门论道,而是黑吃黑了。
但阴阳宗的人都摆好了场面,翠玉宫这边却没有动静。就连面如冰霜的何无极,脸孔都仿佛变黑了一些。
他之所以不能动手,是因为翠玉宫并未拒绝,已经同意参与这一场论道。但如果翠玉宫继续拖延下去,以至于在论道之前就投降了龙族,这对他就很不利了。
低头看着遥远的地面上,如同一堆篝火般燃烧着的翠玉峰,他暗自下定决心。如果十息之内正主不出来,他就下令将一百枚破阵雷丢下去。
偏偏就在他数到第九息的时候,对面光芒一闪,许多翠玉宫弟子的虚影显现了出来。
这是从翠玉峰上投射而出的灵光投影。这些人都是没有参与山上和龙族激战的外门弟子,真身躲在外院林中。连菱动用了阵法的手段,让他们以虚影来观战了。
橫行鄉下 枯木木
火影忍者之七夜傳說 獨孤九筆1
数千名翠玉宫外门弟子也是整整齐齐地围坐在这极高的虚空中,坐成了一个半圆,气势上丝毫不比对面阴阳宗的阵容要差。
被他们环绕的虚空正中,蓝光一闪,就好像有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从虚无中爆了出来,让所有人眼睛闪过一片缭乱。
等众人眼睛在恍惚中适应过来,一名身着玄色道袍,环绕着幽蓝光芒,有又一种虚无缥缈的暗淡火焰在四周燃烧不息的年轻道人,已站在虚空中。
在他出现的同时,彻骨寒气如同倾天倒海般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这和广寒神女那种如同芒刺直扎人脸的寒冷剑气不同。阴阳宗围观的众人顿时如同浸泡冰水中。
如果不是阴阳宗的飞舟几乎在同一时刻就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了大部分寒气,接着又释放出暖气包裹了众人,飞舟顶上那些坐着观看的筑基修士得冻死一半。
南晚辞默然无语。她只怕勾诛不出来。勾诛既然出来了,在她看来,她的金丹三花补齐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倒是阴阳宗好几个有权势的长老不满了。
“勾长老,论道尚未开始你就动手,莫非拿我阴阳宗弟子的命不当命吗?”
勾诛淡然一笑,说:“我并没动手啊,只是场域随身而已。”
那几名气势汹汹的长老顿时哑然。论道没有正式开始之前当然不能动手。但展开场域算不算动手这的确难说。上古时代许多大能场域随身,根本就不会收敛,这是他们修炼的一种方式。
我的美女巫師老婆 月池
“这无耻的寒气居然是场域?”
阴阳宗的低阶弟子们早就议论四起。
有人羡慕地说:“姓勾的据说年纪和我们差不多。修道才三十余年,居然就修成了金丹双花!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也有人高深冷笑道:“修道之途岂有捷径?如此速成,必然动用了一些歪门邪道。我赌他必道殒于百年之内。”
还有人嗤笑道:“论寒系功法,谁还能比得上广寒师祖呢?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怎么被虐杀吧。论道中意外身殒,可是没得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