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gylcs超棒的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 夢還二-第八百八十五章 我道心不穩【求訂閱】分享-blz8b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沈睿顿时又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会有如此不敬的想法,唉…那玉佩怎么没提醒自己,不会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吧。
沈睿顿时有些心虚,环视虚空,生怕突然冒出来了一道雷霆劈在自己的身上。
乌凰与沈睿离开此地,大道本源的消息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打听出来的,可以交给虚灵一脉,第二虚灵应该不会拒绝他。
回到天庭,沈睿与乌凰就分开了,乌凰还要去做他的帝君,而沈睿准备去见见丫头与胖墩。
他找到第二虚灵,第二虚灵刚和古家老道主禀报了这次的事情,毕竟古家老道主才是虚灵一脉名义上的统治者。
“你要找大道本源”第二虚灵的声音一下子讶然了。
“这才多久,你要冲击道主?”他有些难以置信。
“你猜…”沈睿的心态正常了许多,不再有太大的情绪波澜。
第二虚灵:“………”
“这个你不用摆脱我,寻找大道本源的任务本就有一支专门的虚灵分支负责,一旦有消息,会通知给你。”
大道本源是非常珍贵的资源,涉及到了道主,是晋升道主的关键物品,可以增加突破的把握,自然有很多势力需要。
寻找大道本源本来在虚灵组织中就高挂在上,有专门负责的分支。
“那就好。”沈睿点头,倒也没有太过意外,告别第二虚灵,沈睿离开天庭,就来到了妖城之中。
当初的灵界四城矗立在灵域四角,划分出了庞大的灵界地域,同时也是非常强大的战争城池。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战争器具遍布的场景了,阵法符文也都隐藏在青色石砖之下了。
古朴恢宏的建筑鳞次栉比,以特殊材料制成,高耸入云,太庞大了。
英雄無雙 沒落的煙鬼
半空中,各种生灵飞速而过,有异兽,也有人族,更有其他的种族,妖城已经不单单是妖城了。
沈睿来到这里,四座庞大的城门都开着,门户很厚重,不知用各种材料制成。
高足以让百丈高的猛犸龙象经过,宽足以并排两只紫金蝠喙。
宅在隨身空間
灵界四城支撑起了最开始繁荣,才能让生灵们以此为基点,扩展出去。
灵界破灭,十有六七的生灵都死在了其中,大部分势力都破灭,这也是机缘。
全能透視小神醫
異界之遊戲高手 正版葫蘆
渊海大世界融合,灵域诞生的短短时间里,就有很多新生势力诞生,经过大浪淘沙,已经快要固定下来了。
不过,最强大的还是当初灵界顶级势力,例如古家,占据一城,例如佛家,占据一城。
其余的势力都是依托在他们的荫庇之下。
沈睿驻足在这里打量着,颇为新奇,妖城的全新模样,他倒是还没有见过。
不过这种样子倒是引来不少生灵的注意。
“轰隆!”
就在这时,一只天马划过城门,周身的符文都是流光化形而成,镇守四方。
天马躯体上覆盖着部分龙鳞,如同白麒麟一般,很特殊。
回去回不去的
天马直直的朝沈睿冲了过来,形成的符文风暴都几乎化为龙形,这是一只强大的生灵,足有大圣境。
沈睿不躲不避,脸色淡然,就在天马即将撞到他身上的时候,突然又转开了,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你这家伙倒是厉害,看的出我没有撞你的意思,以往的一些废物,此刻都被吓的屁滚尿流了。”
天马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也没有停留的意思,往远处踏去了。
沈睿不禁失笑,他才懒得看出那些,他只知道,撞在他身上,粉身碎骨的一定去那只小天马。
一个小插曲而已,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大步踏入了妖城中,并没有在街道上过多的停留,直接跨进了核心区域中。
女尊天下:絕色江山美男
中央区域此刻倒是混沌了下来,那颗扶桑树也已经不再显露,毕竟妖城已经人多眼杂了,不再只是单纯的妖兽了。
中央区域建起了天宫,与外城隔离,很恢宏,不过守门的却是老熟人,两只八目灵狮。
豪門隱妻:前夫的溫柔陷阱 蘇蘇然
见过沈睿几次了,知道是乌凰老祖的“人宠”,并没有阻拦,直接让他进去了。
赤红色的扶桑树恢宏无比,闪烁着晶莹赤芒,流转光华。
沈睿眸光一闪,瞬间看透这里,身形闪烁,已然踏上了扶桑树,看起来很普通的一处赤木搭成房间。
然而进入其中后却大不相同,实另有天地,是一座洞府。
看着是一间房,但是内部巨大,石拱小桥,灵泉潺潺,亭台楼阁,碧湖荡漾。
中央的玉台之上,一道靓丽的身影的正盘坐着,吞吐灵气,皮肤白皙,身材窈窕,穿着白色裙衣,头上插着玉簪,各种配饰晶莹闪耀,将一张俏脸衬托的异常美丽。
道道阴阳术缭绕着她,符文闪烁,有种异样的美感,正是李幼悠,丫头。
沈睿斟酌了片刻,才开口:“嘿,妞…”
極品鬼師
才一出口,就感觉随身的玉佩一阵冰凉,让他脸色一黑,我道心不稳了吗?没有啊,这玉佩是不是有毛病
正在修炼的丫头瞬间被惊醒,眸中闪过一抹冷意,杀气绽放了一瞬间就消散了,因为她看见了沈睿。
刹那间的惊愕之后,就是一阵惊喜,复古长裙拖在地上,面孔白皙而柔美,眼眸闪动光彩,青丝如瀑,头上坠饰摇曳光辉。
絕對男神
家有悍妃
“沈睿…你回来了。”丫头脸上有掩盖不住的笑容,抿着嘴唇,朝沈睿飘了过来。
“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沈睿笑道,自然的走了上去,搂住了丫头,直接吻了上去,然后手开始…
丫头有过瞬间的惊愕,而后两只小手不知放在哪里,脸上浮现两抹酡红,眸子有些迷离。
“咳…”不过只是片刻后,沈睿就放开了丫头,强行解释道:“呃…不是…我最近身体出了点问题…你懂我意思吧。”
丫头脸色微红,轻笑道:“我懂,我懂。”
沈睿也没想到自己咋这么直接了,肯定是因为道心不稳的原因,咦…玉佩咋又不凉了,时灵时不灵。
沈睿暗自吐槽,把一切都推给了道心不稳,毕竟他可是一个正人君子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