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九十五章 給你開開眼鑒賞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啊,那个,那是我的通讯器。”
土宫神乐手上一空,见廖文杰饶有兴趣研究起通讯器,顿时一脸委屈。
“不,现在是我的了。”
“怎么可以这样……”
土宫神乐伸手去拿,奈何身高不到一米六,再被廖文杰按住脑袋,只能原地和空气较劲。
“喂,欺负小孩子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在土宫神乐求助的眼神下,谏山黄泉仗义执言,跟在乐在其中。
“十四岁,不小了,古时候都是几个孩子的妈了。”廖文杰单手操作通讯器,无良说道。
“刚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情况不一样,标准自然也不一样。”
“这算什么标准,明明是说话不算话。”谏山黄泉吐槽一句,顺便补上一句厚脸皮。
“双标!”
廖文杰收起通讯器,直接塞进自己口袋,竖起大拇指,自信一笑:“这就是成年人衡量事物的标准,不要灰心,不要丧气,终有一天,你们也会变得和我一样优秀。”
鬼才想变成你这样的大人!x2
……
“总部呼叫各移动部队,东京都内出现大量类型C恶灵……”
“请按区域序号各自巡逻,一旦发现恶灵,立即进行清除。”
“重复!总部呼啸……”
“……”
夜色街头,对策室的成员拖着疲惫身躯进行除灵工作,抱怨又是有惊无喜的一天。
巷子深处,两把长刀横斩,交叉纵横交错的刀网,几头C级恶灵零星游荡,被一闪而过的刀光斩断,消散在空气之中。
“黄泉,还有多少恶灵,我们在哪个区域?”土宫神乐拄刀,气喘吁吁问道。
C级恶灵数量不算多,一刀一个杀起来也不费力,但分散的区域太广,她的体力全耗在了赶路上。
“我来看看,我们目前所在的区域应该是……”
谏山黄泉摸出通讯器,因为土宫神乐的通讯器被抢,一个人没法准确定位,遇到麻烦也不能及时呼叫队友,只能和她一起行动。
至于廖文杰,走着走着人就没了。
“骗人的吧,那个区域怎么会有那么多恶灵?”
谏山黄泉望向通讯器上的定位,见密密麻麻的光点扎堆,惊讶睁大眼睛,正想询问是哪个倒霉同事被C级恶灵围攻,通讯器上的光点瞬间清零,消失的一干二净。
“怎么回事,故障了吗?”
这一刻,不少对策室的成员同时发问。
……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
望着星星点点消散一空,廖文杰眉头一挑,继续念了下去:“……玄虚,晃朗太元。”
或许敌人很弱,但这不是他不尊重对方的理由。
清理完大片C级恶灵,廖文杰看向手里的通讯器,打算换个区域再催动杀生石,收割第二批被引来的韭菜。
杀生石勾引恶灵,通讯器定位区域,两者配合,除灵事半功倍,效率不是一般的快。
挑挑拣拣,他发现周边的恶灵大都清理一空,将目标放在更远的区域,突然间,通讯器上亮起一个特殊标记的小红点。
与此同时,手里的杀生石似是受到了什么干扰,忽明忽暗亮起了红光。
“杀生石之间的共鸣,还是遭遇挑衅后的回应?”
廖文杰眉头一挑,脚下生风朝目标方向飘去,不管是哪种,都值得他过去刷一波。
……
荒川河畔,远离河床的公路上,一排排相隔甚远的路灯照亮地面,隔绝周边漆黑恐惧的黑暗。
一名手持薙刀的女子从黑暗中走出,进入路灯覆盖范围之下,锋利寒光折射灯光,搜索黑暗区域内隐藏的恶灵。
女子身着剑道服,踩着一双长筒马丁靴,银灰色长发及腰,因为服饰的缘故,姣好身材隐而不现。
谏山冥。
谏山奈落的弟弟谏山幽的女儿,十八岁,谏山黄泉的堂姐,成熟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比谏山黄泉年长好几岁,标准的御姐风。
“怎么回事,跟丢了,还是我的感知出了问题?”
今晚C级恶灵的数量过多,身为驱魔师的谏山冥责无旁贷,虽不是对策室的成员,但也自发加入了这次的除灵行动。
刚刚,她感应到周边区域有强大的恶灵气息,一路追寻来到河边,干脆利落地跟丢了。
正疑惑着,前方零星冒起小股怨灵气息,一簇簇蓝色鬼火浮游,间或闪烁,忽明忽暗。
“蝴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察觉闪烁的鬼火是蝴蝶,谏山冥当即意识到不妙,事出反常必有妖,附近的确有强大的恶灵。
身后恶意传来,她不做思索挥刀横扫,转身的同时,退后三米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被刀锋斩断的蓝色人形光团溃散,化作翩翩起舞的蓝色光蝶。
谏山冥皱眉扫向黑暗区域,敌人气息忽聚忽散,无法确定准确方位,不论是选择攻击还是防御都十分被动。
好在对方也没有让她多等,准确来说是没有刻意隐藏的意思,直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白发、身矮、笑容欠扁,正是送给廖文杰杀生石的白毛少年。
唰!唰!唰————
一排拇指粗的钢针急促破空,现身前,他先给谏山冥送上了一份见面礼。
直来直去的攻击,谏山冥挥刀退后,从容将钢针全部击落。
“你是谁,是驱魔师,还是引起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望着偷袭自己的白毛少年,谏山冥冷声质问。
“罪魁祸首谈不上,不过恶灵们的确是被我召唤来的,被这颗石头……”
白毛少年撩起遮住半边脸的头发,左侧眼眶血红一片,眼球所在的位置,被一颗巨大杀生石取代,他嘴角微微勾起:“你是谏山家的驱魔师,应该认得杀生石,我就不浪费口舌解释了。”
唰!
五米之外的谏山冥一闪而至,薙刀穿透白毛少年腹部,一击得手后才说道:“的确不用解释,你也没有机会解释了。”
“呵呵呵,最烦你们这种动不动就挥刀看人的家伙,我今晚可不是来打架的。”
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记忆,少年装逼的嘴脸闪过一抹厌恶,在谏山冥惊愕的注视下,无视插进腹部的刀锋,上前两步走至她面前。
有危险!
无法抽出薙刀,谏山冥果断弃刀而去。
想法很好,但不知什么时候,四周蓝色光蝶落至躯干双腿,令她身形僵硬原地,动弹不得无法闪避。
唰唰唰!
四根钢针落下,分别洞穿谏山冥双手双脚,将她死死钉在原地。
“可恶!”
“这位大姐姐,你的野心不小哟!”
白毛少年缓缓抽出谏山冥手上的钢针,一边欣赏她脸上的痛处,一边笑道:“嫉妒、愤怒、仇恨,以及对权势利益的渴望,在你身上统统体现了出来。”
“什么?”
“这么说吧,如同鲜花吸引蝴蝶,杀生石不仅会吸引恶灵,还会将邪恶的灵魂引来。”
少年抽出洞穿腹部的薙刀,反手一握将刀锋对准谏山冥:“无需反抗,杀生石召唤了你,你的灵魂也在渴望它。”
说完,他狰狞一笑,猛地将刀锋刺向谏山冥胸口。
后者咬牙立在原地,无力挣脱积压如山的蝴蝶,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啪!
寒芒顿在半空,一只大手从旁边伸出,五指紧扣刀锋,使刀锋险之又险停在谏山冥胸前。
得救了!
谏山冥瞪大眼睛,看清旁边的救命恩人,呼吸顿时一滞。
见过之前流出的录像,她认得这张面孔。
“小鬼,又见面了,杀生石会引来邪恶的灵魂,这句话恕我难以苟同,麻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加上一个问号,或者补上一句除我之外。”
廖文杰居高临下俯视白毛少年,嘴角咧起狞笑,以蛮力掰开薙刀,硬生生将其夺至自己手中。
“是你!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毛少年眼眸骤缩,快步朝身后退去,下一秒,一个反手巴掌袭来,他人在半空旋转,重重摔落在地,咳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运气真好,看样子今晚是你的真身了。”廖文杰挥手震散谏山冥身上的光蝶,提着薙刀朝白毛少年走去。
“不可能,杀生石没有对我回应,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白毛少年飞快爬起身,脸颊伤口瞬间愈合完毕,面带三分怯意,皱眉道:“难道说,我给你的那块杀生石,你并没有融合它?也不可能,是人就有欲望,欲望无法拒绝杀生石!”
“欲望肯定是有的,不过,在此之前,先回答大哥哥一个问题。”
廖文杰踏步冲刺,一刀穿透白毛少年,将其挑至半空:“上次你告诉我,我是最适合杀生石的人,害我激动了好几秒钟,为什么现在变卦,又在外面找了其他妖艳货色?”
谏山冥:“……”
不生气,就当是夸奖了!
她忍着痛意,拔出插在钢针上的双脚,跌跌撞撞退至一旁。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反倒是你,为什么杀生石没有激起你的欲望?”
鲜血顺着刀柄滑落,画面和初见时一模一样,少年忆起曾经的屈辱,咬牙切齿道:“你背负的东西远比常人多得多,不可能,也不应该拒绝杀生石才对。”
“我没有拒绝,只是这玩意儿的效果实在一般,我很难相信它可以实现我的愿望。”
“胡说八道!”
“嘿嘿嘿,今晚心情好,小刀拉屁股,给你开开眼。”廖文杰反手一握,五指扣住杀生石,红色能量缠绕手臂,化作丝线血脉融入进他体内。
“不!不可能的!!”
少年眼眸骤缩,接受不能,如同正在目睹世界末日倒计时。
“事实摆在眼前,没有不可能,反倒是你……”
廖文杰舔了舔嘴唇:“你眼眶里的杀生石好大一块,如果是它,或许能实现我的愿望,我不想欺负小朋友,给你一个机会,自己抠下来。”
白毛少年:“……”
这个人,不,这个怪物的欲望好可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