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gac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272章 門庭若市,伸手讀書-thz3w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贾平安也被袭扰了。
在第五个人问他是否收学生时,贾平安果断绕路回家。
杨德利已经到了,见他回来担忧的道:“平安,先前好些人问你是否收学生,这是为何?”
“就是觉着某的学问高深。”
贾平安知晓是泄密了。
他在殿内说的那些话被某位大佬应当是无意间说了出去,随后就一传十,十传百。
杨德利觉得表弟越发的看不清了,“平安,你当年在乡学不吭声,和谁学的?”
“和一个先生。”贾平安的眉间多了回忆之色,“先生学究天人,一见到某,就说某骨骼清奇,定然能传承这门学问,于是某在乡学就敷衍了事,整日在琢磨先生的学问。”
杨德利讶然,“原来如此,某说你这般聪慧,怎地在乡学这般沉闷,平安,你受苦了。”
表兄的感情比较丰富,一想到当年就忍不住落泪,随后去汇报工作。
而杜贺看贾平安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难怪郎君随口就是名篇。儒学当年排挤了无数学说,若是谁能取其中的精华汇聚成一门学问,那将会是什么……”
学了这等学问的人,将会是怎么样的存在?
王老二抽了徐小鱼一巴掌,“郎君可是仙人下凡,能在郎君的身边伺候是你的福气,再不认真,回头就回火星湾去。”
家里的仆役对贾平安的态度又变了,多了畏惧和恭谨。
“贾郎君可在?”
“贾参军。”
外面来了十余人,杜贺开门,问道:“敢问寻我家郎君何事?”
“某来拜师。”
“贾参军,我等前来拜师。”
“……”
外面嘈杂,阿福在门边呆呆的看着。
贾平安出来,杨德利说道:“平安,那些学问值钱,传子不传女……”
表兄的价值观一直就这样,别想他会有什么舍小家为大家的自觉。
贾平安一露面,外面就安静了。
“拜师……”
贾平安摇摇头。
有人说道:“贾参军,家祖以前在华州为官。”
这是拉交情的。
“贾参军,某带了束脩。”
有人提溜了一捆腊肉,嗅着烟熏火燎的。
贾平安说道:“某学的非是儒学。”
“某就要学这个学问。”
“若是儒学某还不学了。”
一群人嘈杂,贾平安皱眉,“某目下并未有收学生的打算。”
身边的赵岩欢喜,不禁就笑了起来。
“那他是谁?”一个看着骄横的年轻人指着赵岩问道:“他叫做赵岩,就是贾参军的学生。”
这位看来把贾平安调查的很清楚,赵岩有些紧张。
賊老天你該死
刚开始他一家子只是觉得贾平安学问高深,诗才了得,可看看这些来拜师的人,大部分穿着考究,可见出身就能碾压了他。
赵岩的母亲经常嘀咕,说是自家拜师连礼物都这般简陋,也不能给贾平安带来一丝好处,反而还管饭,心中颇为不安。
这些人却不同,他们的家境多半不错,能给先生带来更多的资源。
赵岩吸吸鼻子,身后的王老二捅了他一下,等他回身时摇摇头。
無限進化 咬狗
贾平安淡淡的道:“他是某的弟子。好了,诸位请回了。”
有人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姜融赶来了,拱手道:“贾参军安心,某来。”
这位坊正看来也得了贾平安大才的消息,板着脸道:“弟子能在先生家吃住,学生却不同,你等去国子监诸学看看,哪个学生能进了助教祭酒们的家中去吃住?都回去吧,贾参军不收,你等在此苦熬也无用。”
贾家的大门关上,赵岩就哭了起来。
“先生……某不聪慧,还……还能吃。”
赵岩这等年龄的少年胃口最好,仿佛是无底洞般的,吃多少都能消化掉。
他缓缓跪下,贾平安说道:“你在家会帮着父母做事,穿着补丁衣裳依旧昂首挺胸,见到老人会避开让路,看到人有困难会伸手……你以为某是因为你的资质才收了你吗?”
赵岩抬头,这才知晓自己为何能得了先生的青眼。
“先生!”
他不禁落泪,贾平安淡淡的道:“就是以后少吃醋,伤胃。”
这小子吃馎饦的习惯太让人无语,一碗馎饦的汤里,少说三成是醋,看的贾平安牙酸。
外面有人喊道:“贾参军,某愿意入门为弟子。”
有人说道:“弟子入门,生死荣辱由先生,弟子愿意献身。”
贾平安脸颊抽搐,外面姜融喊道:“贾参军不愿,你等在此袭扰却是违律了啊!赶紧走。”
千億婚約:腹黑老公慢點撩
贾平安觉得自己脱离了袭扰,可晚些大门被人捶的震天响。
“王老二!”杜贺怒了,叫了王老二和徐小鱼出来,气势汹汹的去开门,准备看看是谁这么嚣张。
门一开,李敬业就冲了进来,“兄长救命!”
贾平安诧异的道:“你这是……”
李敬业的衣裳看着有些凌乱,贾平安下意识的想到了高阳用小皮鞭抽人,关键是这娃的脸上还有巴掌印。
这谁那么大胆?
按照李敬业的尿性,谁这么狠抽他,他会不管不顾的弄死谁。
“阿翁先前回家,问某跟着你学了什么。某说学了许多,可阿耶细细的问,某答不上来……”
李敬业心有余悸的道:“阿翁真生气了,拿着鞭子死命狠抽,一巴掌抽的某头晕,若非某跑得快,怕是活不了了。”
这娃也是贾平安的受害者。
今日贾平安在朝中交代了自己的‘来历’,顿时成为一颗耀眼的学术明星。而李敬业老早就跟着贾平安厮混,老李肯定心中得意,觉得自家孙儿的学问怕不是突飞猛进了。
结果一问三不知,老李一气之下就下了狠手。
哎!
可怜的娃!
贾平安赶紧让他进去。
“不用,就在外面。”
李敬业跑热了,不肯进屋,就在外面脱了外裳,一剥,上半身就赤果了,十余道鞭痕啊!
老李下手真狠。
后世有野史,说老李给女婿挖坑,想埋了他,女婿怕的要死。
反正各种野史聚在一起,就一句话:老李不是人,下手忒狠。
上药时李敬业压根没反应,随后就要酒喝。
他喝酒喝的嗨皮,最后却嚎啕大哭起来,“阿翁说子孙太争气不成,不争气也不成,就想着某学文,好歹以后能随时转。”
老李为了这个孙儿真的算是呕心沥血了,竟然连这等墙头草的法子都想得出来。
先从军,在功高震主之前赶紧转为文官,随后洪湖水浪打浪。
这个法子不错,至少比程知节的要高明。
喝多了的李敬业还算是老实,丢在客房的床上睡的很舒坦。
“郎君,英国公家来人了。”
杜贺看着红光满面,“那是李家的管事吧,和某说话很是客气。”
来人是李尧,问了李敬业在贾家后就走了,连看都不看一眼。
老李难道是不要这个孙子了?
贾平安觉得后世的传闻怕是有些问题。
现在但凡和武媚沾边的事儿,他都要怀疑一番。
唐史先有旧唐书,其中的描述算是中规中矩,随后北宋再修唐史,老欧阳披挂上阵,个人情感和立场占据了上风。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刻,李勣站在了皇帝这一边。等李治想废后时,李勣依旧站在了皇帝这一边……
老欧阳厌恶武媚,这不只是他,在这个时代,女子称帝简直就是道德的滑坡,从父系社会变成了母系社会。老欧阳等人对武媚的厌恶由此可见一般。
坐在院子里,边上鸿雁在缝补衣裳,杜贺在对面和王老二说话,徐小鱼和宋不出在嘀咕,表兄在苦大仇深的琢磨着户部的漏洞……
这样的日子很好,贾平安越发的适应了。
但他知晓这样的日子维系不了多久,甚至还赶不上后世。
等阿姐一去,李隆基掌权,所谓的开元盛世短暂而灿烂,上面灿烂,下面腐烂……随后帝国崩塌。
“大唐就不该如此!”
第二天到了百骑,四巨头议事。
“小贾,可有兴趣收几个学生?”唐旭突然开口。
贾平安很头痛,“某学业不精,校尉,目下某并未准备收学生。”
邵鹏没好气的道:“小贾为你开了口子,回头那些人送了子弟过去,他收还是不收?”
唐旭叹息,“小贾有本事也藏着掖着,哎!”
贾平安趁机开溜,说是去禁苑巡查。
晚些外面有人来寻邵鹏,“邵中官,说是你阿妹来了。”
邵鹏欢喜的起身,“某去看看。”
海賊之惡魔之名
他走到门边,又回身道:“老唐,可有钱?”
唐旭去边上打开了一个柜子,在柜子里摸出一个破烂的坐垫,从里面掏啊掏,掏出了一块银子。
大唐的货币是铜钱和绸缎等,金银却不能流通。把银子放在这里藏着,里面有啥原因……多半是私房钱。
邵鹏接过银子,也不说谢,随后就去了皇城外。
皇城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在踱步,八字胡微微翘起,看向边上妇人的目光有些阴郁。
一个官员出了皇城,男子随意看了一眼,眼神依旧阴郁,闪烁着琢磨的味道。
一个孩子带着一条狗从边上跑过,那狗好奇的站在男子的身边,男子厌恶的骂道:“滚!”
说着他开口,“he……tui!”
狗被吐了唾沫,竟然动都不敢动。
文明之種族爭霸 天道01
少年回身,眼中有畏惧之色,“阿黄快走。”
乖丫頭的冰山王子 小甜
那狗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倒退过去。
边上的妇人看到了这一幕,依旧含笑。
“二娘!”邵鹏出来了,妇人见了欢喜的小跑几步,然后又止步回身,对男子笑道:“郎君,兄长出来了。”
男子点头,眼中多了些笑意,但那笑意冷淡。
邵鹏笑着过来,“恒立最近生意如何?”
妇人是邵鹏的妹妹邵二娘,总是笑着。男子是邵鹏的妹夫梁端,字恒立。
梁端微笑道:“最近还好,只是北边厮杀,皮毛进货有些难。二娘……”
他看了邵二娘一眼,“今日二娘说想兄长了,某就说过来看看兄长。陛下登基一年多了,兄长在百骑如何?”
“还是那样。”
二人寒暄几句,邵鹏看了看爱笑的妹妹,“皮毛生意要看军中人的眼色……”
梁端客气的道:“是啊!有几个同行就是寻到了军中的关系,拿到了便宜货,赚的盆满钵满。对了,二娘,给兄长的礼物拿出来。”
邵二娘摸了个东西出来,却是个小银猴,看着颇为有趣。
邵鹏笑道:“这个你们自家留着,咱不缺。”
梁端说道:“兄长这是看不起某吗?”
邵鹏看了他一眼,眼中有些无奈之色,“你的生意,某回头去问问,但不能担保……”
梁端笑道:“某知道好歹,兄长问问就好。”
君應有語
邵鹏眸色微暗,“咱和二娘说说话。”
“某去看看宫中。”梁端就去了皇城门边往里看,守门的军士看在邵鹏的面上也不好赶他,倒是让他大摇大摆的。
邵鹏看看妹妹,眼中多了柔色,“好生过日子,什么生意也比不过自家舒坦。钱挣不完……”
他悄然把银块递过去,邵二娘摇头,“兄长,你留着。”
邵鹏叹道;“梁端……你拿着,别告诉他,有啥使唤的就使唤,若是不妥……被欺负狠了,就来寻咱,咱……弄死他!啊!”
邵二娘的眼中多了笑意,“兄长你放心。”
“你就是爱笑,和小时候一般。”邵鹏把银子递过去,回头看了梁端一眼,“生意只是咱尽力,不过却难。”
邵二娘眼中多了些羞色,“兄长莫管此事,不过是贪心不足罢了。”
“咱……只想管你。”邵鹏看着妹妹,眼神温柔,“你受了委屈莫要忍着,来和为兄说,若是他过分,为兄叫人弄死他!你别担心,百骑是陛下的人,他不敢和咱翻脸,别委屈了自己。”
邵二娘笑道:“他好着呢!”
“他的眼神为兄不喜,太势利,见人就琢磨,看着阴郁。这等人翻脸如翻书,你把钱藏好,若是不妥,就带着孩子来寻咱,咱不受委屈,啊!”
邵二娘点头应了,眼中有水光闪烁。
“邵中官!”
邵鹏回身,就见贾平安带着包东走来。
“不是去禁苑了吗?”邵鹏不禁微怒,一看就知道贾平安是撒谎。
“某马上去。”贾平安看了邵二娘一眼,微微颔首。
“兄长。”梁端回来了,看了贾平安一眼,说道:“你忙,某就和二娘回去了,只是某的皮毛生意……”
这人不知趣!
贾平安看了梁端一眼,第一印象就是此人看人的眼神阴沉,看似在琢磨你,可琢磨就琢磨吧,却有些阴测测的。
这等人他见过不少,所以心中有数。
“皮毛生意?”贾平安笑道:“大唐的皮毛生意,北方居多吧?”
梁端点头,目光依旧看着大舅子邵鹏。
邵鹏就一个内侍,关系都在百骑内部,哪里有什么军方关系?
但他却不好拒绝,担心梁端看轻了妹妹。
他刚想说话,贾平安却抢先说道:“北方阿史那贺鲁谋反,怕是不好进货吧。”
“是啊!”梁端依旧点头,却指望着大舅兄能出手相助。
贾平安看了邵鹏一眼,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无奈之色。
“某要去禁苑,如此……”贾平安不喜欢梁端这种人,但看在老邵的面上,就说道:“邵中官认识的职位太高,若是为这等事去求助还不够丢人的……”
这话有现实基础,你若是为了进一批冻肉去寻了封疆大吏帮忙,那不是求人,而是羞辱人。
就和你去求一个博生生导师请教幼儿园的数学题一样荒谬。
梁端的眼中多了异彩,觉得这个大舅兄果然是不凡,以往是不是有些懈怠了。
邵鹏却暗自苦笑,他哪认识什么大佬,小贾这话分明就是在为他吹捧。
但事情办不下来,他却要担心妹妹在梁家的遭遇。
男儿都想洒脱,不沾染一丝尘埃,在世间潇洒而行。可重重情义却就像是大山,牢牢的压在他的背上,让他不得自由。
贾平安笑道:“此事某倒是认识个人。”
梁端这才正眼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出手是为了邵鹏,自然不在意他的轻慢,随口道:“你去皇城外,就说求见左武卫的人,报上贾平安这个名字。”
他对邵鹏微微一笑,“某就是邵中官手下的一个卒子,回头喝酒。”
梁端这等目光阴沉的人,他没有兴趣认识,随后上了阿宝,去了禁苑。
梁端半信半疑的道:“兄长,此人不会是……”
他就是个商人,商人在大唐就是个屁,谁都看不起,哪里敢说去求见左武卫的人?
邵鹏心中感慨万千,“你且去吧。”
小贾啊!
他本可避开这里,不管自己的事,可他最终还是来了,伸手了。
不管事情成败,邵鹏心中感激不尽。
他事情多,而且军方的事儿内侍不好接触,就先回去了。
梁端去了皇城门外,说了求见的事儿。
他有些紧张,担心被看门的军士喝骂。
作为商人,被喝骂不打紧,只要能挣到钱就好。
军士去通禀。
梁端站在那里,看着很是平静,对邵二娘说道:“此事怕是难,回头还得寻兄长帮个忙,若是能成了,咱们给兄长弄块金子,让他藏着。”
这是许诺。
就像是等价交换一样。
邵二娘笑道:“兄长说不用。”
“要的。”梁端有些不安,“你说那人是不是吹嘘?兄长也不肯说句话,若是被喝骂了,他也脸上无光啊!”
邵二娘依旧笑道:“定然不会。”
一个军士跟着出来了,见到梁端后问道:“谁让你来的?”
梁端心中紧张,鼻尖都见汗了,谄笑道:“是贾平安,说是来寻左武卫报他的名字。”
通禀的军士点头,那军士看了他一眼,“你跟着来。”
梁端心中狂喜,就跟了进去。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盘旋着:那个贾平安究竟是谁?竟然能在左武卫这般横行。
……求票,月票,推荐票。都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