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677章 四根水蔥終聚賈府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虽然探春等姐妹不好意思与薛蝌说话,甚至都不敢多瞧,但是对于薛宝琴、李纹李绮三个年纪相若的小姐妹,她们却是十分热络。
在宝钗和李纨两个的介绍、交代下,很快就聚到一处问候、说话去了。
薛蝌见此,很是懂事的离开堂姐宝钗身边,来到薛姨妈身后,垂首侍立。
贾母见到这般和谐的场面,心中十分高兴,因高声对迎春等人道:“迎丫头、探丫头,她们三个是远客,你们要好好招呼,不可使性子怠慢了人!”
迎春等自然笑着应是。
然后贾母便对薛姨妈和李婶娘笑道:“她们小孩子,难得看见这么多远道而来的姐姐妹妹,所以这般高兴。”
李、薛二人忙应合。
又见贾母指着薛蝌笑对薛姨妈道:“还有这孩子也是好的,不光是模样好,难得是他这份知礼文雅的气度。
说句不怕姨太太不高兴的话,宝丫头这堂兄弟,可是把她的亲哥哥给完全比下去了啊。”
贾母这一说,堂内知道薛蟠的自然会心一笑,那不知道,比如李婶娘,便不言语。
薛姨妈笑道:“老太太说的极是,我们家里那么多孩子,就看着蝌儿是个好的。
实不相瞒,这次他母亲把他们兄妹送上京来,我心里是最高兴的。
我想着,蟠儿是个没指望的人,如今我的精神头也不比以前了,有蝌儿在我身边,我把家里的事交给他帮我料理,我就可以轻松不少了。”
薛姨妈这话说的贾母纳罕,然后却又颇有深意的点点头。
要真是这样,对薛家来说,倒是一件好事。然后心中对薛姨妈的魄力又高看了几分。
毕竟,以薛家如今主干羸弱的情况,把亲侄子接到家里管事,是有风险的。
王熙凤知道贾母素来喜欢漂亮的孩子,又好热闹,趁势笑道:
“你们看老祖宗看着姨太太和婶娘家的几个孩子,脸都笑的什么样了,看样子,怕是巴不得把这几个孩子给抢到家里来给她自个当孙子孙女呢!”
贾母也笑道:“我就喜欢这些文静乖巧的孩子,哪像你,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净惹我生气!”
“呵呵呵,老祖宗这可真是喜新厌旧的典范啊?这还没认孙子孙女了,就看我不顺眼了?
得,反正我也是个没人疼的,以前就比不得林丫头和宝兄弟她们,如今多几个也无妨,我还争什么?
不过我倒是有一句话要告诉老祖宗,还请老祖宗别高兴的太早,且留些精神头,不然等会再看见大太太家的侄女,怕您老的嘴都会笑的合不拢呢!”
贾母闻言,甚是纳罕,忙问:“怎么说?大太太原籍来的亲戚家里也有个孩子?”
“哈哈哈,是呀,不但有,而且也是个顶好的呢。
之前在送大老爷出殡的时候,有幸看了一眼,啧啧啧,那模样,那气质,一点也不比姨太太和婶娘家的三个妹妹差呢……”
贾母心下愈奇。
原本只是因为好客,想要见见这些远亲,不想能见到几个这般有灵性的孩子。
薛家兄妹便不说了,模样真的没可挑剔的,特别是薛蝌之妹宝琴,年纪虽然还小,但是那粉雕玉琢,灵动可爱的模样,真是令她心头爱得不行。
还有李家原本就是江南有数的书香大族,李纨之父李守中便是前任国子监祭酒,可谓名士大儒。
所以李家能够出李纹、李绮这样的孩子,她还能接受。
至于邢家……
贾母先入为主,并不认为出了邢夫人这样鄙薄妇人的邢家,能有什么好人,更遑论出众的女孩儿了。
之前之所以让见,不过是全一全礼数罢了。
见贾母似有不信,王熙凤颇有深意的道:“老祖宗不知道,大太太如今住在庵堂里,也没法接待远道而来的亲戚,所以就让琏二代为安置。
呵呵,琏二对大太太家这门亲戚,可是上心呢,听说隔三差五便过去给邢家大舅、大舅母请安问候,孝顺的紧。”
王熙凤心里还记得前一阵贾琏纠缠要银子的恶,此时哪有不趁机给他“扬扬名儿”的道理?
贾母闻言,面色果然有些沉郁下来。
贾琏虽然比不得贾宝玉,但也是贾家现下仅有的几个正经爷们了,她自然不愿意看到他被什么目的不纯,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引纠缠,祸乱家里。
因此心中不免沉思起来。
过了半晌,果然见到林之孝家的领着两老一少三个人进来,贾母便知道正是邢夫人的哥嫂外加小侄女。
其实邢忠夫妇还算不得老,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因为他们一进门,便有一股浓郁的乡下农人的气息铺散而来,与堂内一干人全然不同。
兼之神色谦卑,身形佝偻,目光迥异,故以显老。
贾母见之,心中果然不甚喜。
不等他们见礼,贾母便认真瞧向他们身后的那女孩,然后,其一双老迈浊目中,呀然之色油然而生。
好一个朴素雅致的女孩儿。
看起来十五六岁,高高的身量,清瘦的脸蛋,虽无光鲜的打扮,但是仔细瞧去,竟当真是个极其标致的女孩儿。
最令人意外的,还是其身上那股出尘雅淡的气质,绝非一个贫寒甚至中等门户可以将养出来的。
贾母不由看向王熙凤,就见王熙凤笑对着她点头,既向她确认了此女孩之身份,也像是再问:老祖宗,您瞧瞧我可有说谎?
贾母的思索,在邢忠夫妇畏畏缩缩的上前见礼之后,方回转。
然后她自然也看见那女孩子跪在地上给她磕头:“岫烟拜见老太太。”
声音既无张扬狂肆之态,也无娇柔媚俗之意,听起来竟是清清淡淡、娟丽雅致,给人神色一新的感觉。
贾母微叹了口气,叫起,然后也不管邢忠二人,直盯着邢岫烟的面目瞧看,想要瞧出,其是否是故意装出的这副姿态。
若是别的女孩,被贾母这般打量,要么脸红垂头,若是自卑的,必是扭捏张望。
但是邢岫烟没有。虽然不解贾母之意,但是她起身之后,便退到一旁母亲的身侧,微垂着螓首,沉默静立。
此时黛玉等姐妹都已进了里头去,外面只有薛姨妈、王熙凤等少数人。
她们见贾母这般,也不会出言打搅。
所以,直到邢忠夫妇二人有些忐忑不安,出言询问的时候,贾母才收回审视,目光归于平和,对邢忠道:“你们远道而来,我们家没有做好地主之谊,是我们失礼,还请莫要见怪。”
因为贾母之前不明觉厉的态度,此时又是语气淡淡,邢忠心头不免有些揣测,于是声音越发紧张含怯:“老太太说的哪里话的,府上琏二爷极为周到的,这些日子以来,咱们一家,多亏他照顾。”
贾母点点头,又问:“听说你们老家在苏州,这是第一次上京来,可有什么打算没有?”
邢忠闻言,又被周围人瞧视,虽然深觉没脸面,但还是红着脸道:“不敢欺瞒老太太,我们原是在老家短了生计,不得已这才进京来,打算投靠嫡宗。
只是我们在苏州一居数十年,嫡宗旁的人大多都认不得了,所以才贸然前来寻我家大妹子,却完全没料到她居然已经避府出家了,如此我们倒不好再拿这些小事烦她清修,正没个计议,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邢夫人乃是邢家嫡长女,邢家虽然不算富,到底也是中等人家。
邢夫人父母早亡,家业很早就操持在邢夫人手中,便是后来做了贾赦的填房,家中的弟弟妹妹,也是从她手中讨生活的。
邢忠便是知道这一点,才直接来找邢夫人。
却不想邢夫人压根不在意他这个早就分家出去的长兄,更因为自身窘境,也根本不想见他们。
不过碍于脸面,之前吩咐过贾琏一句,让贾琏代为接待。实际上真正的好处,邢夫人半点也没有给。
贾母是何等样人,邢忠的小心思她如何不明白?
心中不喜欢,就不想多理会。但是又一想,邢夫人之事算是家里的辛密,若是就这么把这些人赶出去,难保他们不会心生怨恨,出去传出些什么不利于贾家的话来。
贾母深知小鬼难缠的道理,索性花个百八十两银子把他们打发了便是,就当是全了邢夫人的一份颜面。
“我们家大太太因为大老爷去世才生了弃世之念,在庵堂里落发为尼。
不过你既然是大太太的哥哥,便也是我们家的至亲,既然找到这里来了,总得让你们有个结果才是。
穿越之腹黑夫君养成记 寒露清明
林之校家的,你等会儿家去告诉你家男人,让他去外头去寻一个好一些的房舍,让大太太的哥哥嫂子一家住进去,再给一些银子度日。”
贾母边说,又道:“求人不如求己,我看你们也还算年轻,可以先在京城里安顿下来,看看能不能找个谋生的活计。
若是实在不能,你们想要返乡,可以再回来寻我,亲戚一场,不管如何说,回乡的盘缠是有的。”
贾母这般处置,令薛姨妈暗暗叫好。
谁家还没有三门子穷亲戚?
贾母这般语气,既给人体面,也没有过分体贴。不然,只怕对方就会死赖上来。
如此这般,只要是还稍微要些脸面的,都知道以后自己谋活路。
邢忠夫妇面上虽臊,但是听得贾母的话心里却是大喜,连忙叩谢。
他们到京城,盘缠几乎耗尽,最难的便是一笔治房舍的钱。如今贾母愿意替邢夫人帮助他们,自然正中他们的下怀。
对邢忠来说,抛家舍业,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没达成目的怎么可能回乡去?
更有一层好处,靠着贾家这座大山,也能有更多的机会见到达官贵人!
邢岫烟并不知道邢忠的打算,她瞧见父母此时谦卑的表现,脸上终于露出些许腼腆羞臊之意。
但是一边是父母,另一边也是身份极其尊贵的人,她深知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于是只能将头垂低一些。
贾母一直瞧着她的反应,此时方真正点头。如此看来,倒还正常一些。
又见邢岫烟上身是一条淡黄色撒花襦裙,下面是葱绿色暗花条纹的马面裙,一色半新不旧,头上也是干干净净,只有两件极其简单的首饰插着头发。
贾母便想,若是贾琏当真有意讨好,岂会连一件像样的衣服和首饰都不给她?
如此看来,要是王熙凤不是胡乱呷醋,那么要么就是这女子确实表里如一,性格恬淡出尘,不受诱惑。要么就是其心机深沉,来之前有意这般打扮来。
前者还好,要是后者,则不得不防备一二。
网游之冰器传说
“这是大太太的侄女,名字叫做岫烟吧?倒是生的好模样,气质也出众,我看着喜欢。
正好你们刚到京城,肯定还有许准备不足之处,她一个年轻姑娘,跟着你们东奔西跑也不甚方便。
不若你们把她交给我,我们家里也有好几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让她们在府里一处做个伴,如此她们小孩子家高兴,老婆子看着也开心,你们觉得如何?”
今日一下子看见这么多亲戚家的孩子,贾母心头极为欢喜,早存心思留下她们做客。
虽然邢家出身不好,但是她却看着这个叫做岫烟的女孩子不错,也就不防一起留下来。
留下来细瞧瞧。
若是好的便好,若是不好的,一来尽早发现尽快打发走,二来也避免贾琏再过多的接触到。
邢忠夫妇可是知道贾母的身份的,那可是堂堂一品国公夫人,贵妃嫡祖母,传说中靖王爷的养祖母……
这样尊贵的人物,竟然直说喜欢她们家岫烟,还要留她下来做客?
邢母无甚见识,又有些舍不得女儿,便想要推脱,还是邢忠反应快,立马笑道:
“老太太说的是,老太太肯收留她是她的福气,我们哪有拒绝的道理?
岫烟,还不快谢过老太太?以后在老太太身边,要懂规矩守礼,可不要给你大姑姑丢脸……”
邢岫烟还没说话,贾母已看见邢母眼中的不舍,她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家也不是什么苛刻的人家。
凤丫头,等会你就安排一下,让邢丫头跟迎春一处住,正好她们还是嫡亲的表姐妹,正该一处亲近亲近。以后邢丫头的一应用度,也从迎丫头的例。”
等王熙凤应下,贾母笑对邢忠夫妇道:“咱们家迎丫头,便是你们大妹子的嫡女,和邢丫头一般大。”
贾母这样一说,连邢母也彻底放下心来,与邢忠一起叩谢。
如此,邢岫烟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出来叩谢贾母。
其实她心中也并没有什么不情愿的意思。
来了贾家十多日,她也见过、听过许多贾家的事,知道贾家乃是积善之家,今日看到的贾母等人,也是慈善之人。
敲定了邢岫烟之事,贾母便让林之校家的将邢忠夫妇送出去。
然后,早就忍不住在隔间里头探头观望的迎春姐妹等人便涌了出来。
待她们看见邢岫烟果然是一个与她们一般的女孩儿,自然又是万般高兴,在极端热情好客的湘云和探春的推动下,很快就将邢岫烟卷到一边问东问西去了……
薛姨妈因见一屋子的女孩儿,薛蝌待在这里有些别捏,便提出告辞。
只是贾母岂肯就这么放她们离开?
“姨太太可不要嫌我贪心,你的宝丫头原本我就看着极好的,如今你们家又出了个宝琴,我看着竟是比宝丫头还要好些!
所有这些女孩子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
你们家人少,她小孩家,哪里耐得住寂寞?你也忍心把她拘在家里?
不如还让她和宝丫头一处作伴吧,这样子她们姐姐妹妹十来个人一起在园子里,读书写字,岂不比把她们分开好得多?”
对薛姨妈,贾母的态度可就温和随意的多了,一派你不答应就不行的样子。
薛姨妈面上笑意炽盛,她似乎想了一下,然后才笑道:“老太太都如此说了,我岂敢不从的道理?不过琴丫头不比宝丫头,她从小就活泼的紧,只怕她在这里面闹腾,扰了老太太的安宁。”
“哈哈哈,女孩子小的时候,就该活泼些才好呢。再说,再闹腾,能比得过湘云丫头?对了,我倒是想起来了,云丫头现在住在蘅芜苑……这样吧,正好我近来觉得深冬夜长,正少个解闷的人,就委屈琴丫头和我住一起,白天她仍旧可以进园子和她们姐妹们玩,晚上回来陪我说话解闷!”
贾母畅怀笑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贾母是当真看中了宝琴,连薛姨妈都很是意外。
不过这也正合她的心意。
宝琴母亲拜托她的事情,她还需要贾府的帮忙,如今贾母既然喜欢宝琴,以后正好提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