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dx9vd精华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無首者的恐怖推薦-dkkkr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传送进来便作为司机的韩东也是一脸疑惑。
他与陈丽属于「主仆关系」,而且还签订了监狱收容协议……韩东本以为进来《阴阳路》世界就会产生感应,顺势找到陈丽。
但主仆感应却根本没有触发,韩东只能顺着路灯来寻找。
女總的王牌保鏢
随着面包车在路口右转,驶向有着单独一盏路灯点亮的街道。
霸武淩 有時有點
原本躺卧在后排的无首,将身体更变为坐立姿态……断首处一根根黑色毛发漂浮而起,整体散发着让韩东都为之心悸的气息。
“无首大哥,有感应吗?待会儿你先别出口……有可能是我要找的人。”
“我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出手的,你的身体可不能二次受伤了,否则我无法向俱乐部以及刚刚陪你的小护士交代。”
“好,我先下车看看。”
面包车在距离路灯十米远处停下。
「冥血颅骨」抓在右手间,体内的托古也处于戒备状态(镶嵌在实验室里用作电池的蟾魔-玛丽缇丝,因本身不具备进入黑塔的资格,在韩东活动于黑塔及处理黑塔相关事务期间,她本身处于一种隔离沉睡的状态)
魔眼开启认真观测着路灯周围的状态、
小腿间也浮现出星空连线,随时准备避开一切可能到来的攻击、
不过,在迈入路灯的照亮范围时,没有感应到任何危险,魔眼也没有捕捉到任何异类。
都市妖聖 小迷塗神
咔~
同一时刻,相隔十米远下一盏路灯亮起。
似乎在以这种亮灯的方式,牵引韩东向着街道的深处走去。
就在韩东打算向无首大哥请示时,对方的声音已经传来:「继续走吧,我会在暗中观察你的。」
既然这么说了,韩东就跟着路灯的指示继续走下去。
果然。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每到达一盏路灯的照明范围,下一盏路灯就会同时亮起。
就这样。
在路灯的引领下,从主街道辗转来到一条比较偏僻的居民街区,直到韩东站在一条巷道口。
最后一盏路灯,竟设在狭窄巷道的最深处,同时在墙上还映出一道【红门】。
如同一扇以鲜血为颜料,完全刷红的木门,门把手上还挂在一个「正在营业」的木牌。
韩东一脸悠闲地来到最深处,站在红门前,可依旧没有任何的同源感应。
“就算陈丽不在这里,也应该躲着一些其它的‘东西’……话说这些‘东西’躲起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能问出一些重要信息。”
韩东刚刚伸手出去,红门自动就开了。
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门缝间溢出,普通人若吸入这样的气息立即就会产生幻觉,同时被牵引进入其中……对于现阶段的韩东来说,完全就是小儿科。
透过门缝,肉眼只能看见极其微弱的暗红光芒。
但魔眼却能在瞬间完成内部的【结构解析】-一间完全密封式的酒吧,里面齐聚着一群港式恐怖片里的‘猛鬼’。
不过,韩东还注意到了这群‘猛鬼’的统一特征-‘头发问题’。
排除无头猛鬼的情况下,这些猛鬼或多或少都缺少了一块头发,甚至有些还是光头模样……
“头发不见了?”
異界劍魔
韩东装作一副被幽香牵引的模样,以一种迷离状态进入酒吧。
后脚踏入,轰!
一步登官 申塵
红门在一股未知力量的作用下猛然闭合,消失而化作一堵石墙。
烟雾弥漫的酒吧内,唯有吧台点着一盏「人灯」-通过铁钩将一具鲜活的尸体挂在吧台内,剥皮、剔骨并且掏空内脏,做成一种红色人体灯笼。
一些客人正在用眼珠玩着弹珠游戏、
坐在吧台前的客人,也正在饮用着一种以内脏泡制的鸡尾酒、
他们所有人都类似于九十年代港片里的猛鬼,如同用手电筒给下巴打着绿光,凸显出一副阴森恐怖的表情。
当前,酒吧里的‘人’齐刷刷看向韩东,露出一副饥肠辘辘的表情,他们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新鲜的肉体了。
美男,要不要? 紫夢幻影
“没想到,居然还有活人没有撤离,还敢大半夜的在城市里闲逛……你难道不知道,就算我们在外面活动也都是小心翼翼的吗?
既然送上门了,我们会好好对待你的。”
说着一位正在玩耍眼球弹珠的‘客人’已忍耐不住,如同殭尸般伸直着双手,通过漂浮的姿态快速飞来。
这样的场景也与老香港鬼片很像,似乎是想要直接掐死韩东。
面对这样的场面,韩东没有后退,甚至连抬手动作都没有。
保持着双手踹在兜里的轻松模样……右臂间的血肉已开始蠕动,在猛鬼靠近的瞬间,血犬就能一口秒掉。
这时。
一股让韩东为之心颤的气息从身后传来……不过,这股气息也同样熟悉。
唰!
一只肥厚的大手猛然由身后伸出,一把就将猛鬼的脑袋死死抓住。
极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猛鬼的脑袋既没有被捏爆,也没有被汲取灵魂之类的。而是……
啊!!因畏惧而发出一种高频惨叫声,导致喉咙被直接撕裂,不出三秒就在惊吓过程中,让灵魂受到撕裂,当场死亡。
这只猛鬼居然被活活吓死了。
这一幕让酒吧里所有的客人都为之惊恐,他们也感觉到有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出现在了韩东的身后。
但是。
酒吧是他们唯一的据点,如果逃到大街上,也会惨死。
我當軍戶媳婦的那些年
想到这里,所有酒吧里的猛鬼纷纷显露出凶相。
同一时刻。
一股古老的怨念由韩东身后喷涌而出。
这样的怨念瞬间凌驾于一切,甚至将酒吧幻化成一处尸横遍野的古老战场,数万数十万甚至于数百万的武士葬身于此。
一位穿着将军服侍,满身横肉的男人,跪伏在尸体堆积的最高点。
被一群形态古怪、奇装异服、似乎与背景格格不入【异人】当场斩首。
完全不是一个境界。
当这群猛鬼目睹这样的画面时,也意味着他们遭到怨念入侵……瞬间超过他们身体的耐受值,要么直接被吓死,要么当场爆体。
重生異界蘇大叔
刹那间。
酒吧安静了。
无首的一只手落在韩东的肩膀,慢慢从暗处走了出来,肚皮正对着吧台的位置。
“哦?这种地方竟然还有个体能存活下来……而且还能借着我的怨念来成长。”
随着无首这么一说。
吧台内猛然立起一名没有脑袋的酒保,他将自己的脑袋制作成了一颗手提式的灯笼挂在腰间……因刚刚的领域影响,这位没脑袋的酒吧,正在将一缕缕怨念从他的脖颈切口处引入体内。
“我愿意追随大人,请不要杀我……”
“没有脑袋,嗯!挺不错的……韩东,你去问问他,说不定能知道你仆从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