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5eul3人氣連載小說 龍王之我是至尊 ptt-3360 我知道誰是星辰帝王相伴-skjdb

龍王之我是至尊
小說推薦龍王之我是至尊
“确实是一群笨蛋。”
空无欲也点头。
“你们说什么?副城使的儿子真的是你们灭的魂?”
管家头发有些发麻,感觉要出大事了。
“要怪就怪那个傻子来冒犯我们,我们只好送他去死了。”
空无欲一副很随便的样子说道。
“完了,空大人,您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管家表情终于变的难看起来。
“反正对我们没有后果,顶多就是你们有些后果罢了。”
空无欲早就算清楚了,真要闹起来,月神族才是最担心的。
主宰早就想找借口把月神之境收归麾下,只怕碍于当年的面子,没有理由而已。
要是这次副城使在明知道他是天罡神将的情况下,还敢动手,那就是藐视天道神宫,这样天道主宰就有理由直接武力镇压。
管家不再说话了,他觉得今天的事情会很严重,也懒得再管他们,直接转身离开。
他要立刻通知胧月城主回来。
这件事情,只有胧月城主才能摆平。
“嘿嘿,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可是用这个法器录了下来,你亲口承认杀了副城使的儿子,铁证如山,等一下你们再也反驳不了。”
月嗔取出了一块玉石,这上面加持了录音的术法。
他之前还担心这些人会在副城使的面前否认杀害其儿子的事情。
现在不用担心了。
证据更加充分,谁也不能拯救。
都市超級遊戲
“反驳?你也想想你还有没有命等到那个时候吧!”
砰!
林天佑突然一脚踢出,巨大的力量从其脚板涌出,犹如火山岩浆一般,直接把月嗔的肋骨都给踢折了。
喜迎黨的十九大知識競賽500題 陳芳字
咚的一声,月嗔落在地上,像条快要死的狗一样,不停的哀嚎。
“杀!”
月嗔的族人见状,直接取出武器,杀了过去。
他们都是两千星辰之力的高手,一拥而上,气势很足。
“滚!”
林天佑眉头一皱,阵阵的气浪涌出。
声音刚落,就好像有风暴袭来,一道一道的斩在了那些冲过来的蝼蚁身上。
妻為 綠野千鶴
夜色撩人,白骨勾魂
唰唰唰!
一共七个人,身上血气爆裂,直接倒在地上,血流成河。
此刻,只剩下一个月嗔,他受伤最伤,但却还有命留着。
農家小地主 郁雨竹
他看着瞬间死掉的放人,感觉到一丝寒冷。
“杀了我们耀月城主府的人,你这辈子都没前途了。”
他哆嗦着声音说道。
“那我不介意把你们耀月城主府直接灭了。”
林天佑语气淡漠。
“虽然你秒杀他们跟玩一样,但在我们城主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月嗔还在那里开口。
“废话真多!”
林天佑一步踏来,下一刻,就见一只脚已经高高悬在了月嗔的脑袋上。
“先踩爆你的脑袋再说!”
林天佑冷漠开口,霸道无比。
“管家,救我,我知道星辰帝王的下落!”
感受到林天佑的杀意,月嗔终于害怕了,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他知道管家并没有走远,而且也知道这位管家的实力不俗。
“咻!”
果然,在他说出星辰帝王这几个字后,管家就像瞬间移动了一般,已经以脚挡住了林天佑的脚掌,制止他再杀人。
可惜,龙皇要落下去的脚劲,一般人又如何能挡住。
就听到咔嚓一声,管家就发觉自己的脚骨似乎已经断裂了。
再继续挡下去,他的脚会被踩断。
“快退!”
他大声吼道。
砰!
烟尘滚滚,林天佑这一记不带任何力量的一脚落在地上,直接炸起了一团烟尘。
“啊,我的头皮,我的头皮啊!”
月嗔发出惨嚎。
他的脑袋并没有被踩爆,在关键时刻缩掉了脑袋。
但头皮还是被那一脚的气劲刮到,直接连皮带头发少了一块,现在他的脑袋上一片鲜血淋淋。
“这个龙皇的肉身怎么这么强大?简直就像有了神体一般,这就是第三席天罡神将的部下吗?恐怖!”
管家目光收缩,被林天佑那不带任何天道之力的一脚给震慑的不轻。
“管家,你应该庆幸,刚才龙皇只是随意踩出一脚,要是他稍微加持了一点点的力量,你这条老腿就已经没了。”
空无欲上前对着管家说道。
而管家则是身躯猛然一紧,背脊之处已经有大量的冷汗冒出。
“多谢龙皇脚下留情!”
管家连忙道谢。
林天佑没有说话。
管家也不多事,直接把月嗔扶起,“快告诉我,星辰帝王在哪里!”
“嘿嘿,星辰帝王是谁我可不知道。”
月嗔的头很痛,但死里逃生却让他觉得痛快无比。
愛妃別鬧了 汐泠
“你在耍我?”
管家大怒,为了救这个家伙,他的脚都险些没了。
“急什么,虽然我不知道星辰帝王是谁,但我却知道星辰元剑的所在!”
月嗔取出了一张砂纸。
“这是当年打造星辰元剑时用来磨光的星辰之砂,我们城主说了,只要将月神族的血滴在砂纸之上,这砂纸就能指引我们星辰元剑在什么地方。
我这次来胧月之城一方面是到集市买东西,另一方面就是受了城主之托,来寻找星辰帝王。”
耀月城已经用这砂纸找过一遍了,但并没有找到星辰元剑的下落。
所以排除了星辰帝王在耀月城的可能,现在他们到胧月城来试试机会。
“快拿给我!”
管家大喜,立刻拿过砂纸,然后用自己的血滴在上面。
这时,前方道路乌压压的一片人影涌了过来。
淵靈之千世緣
为首之人面容怒气冲天。
“哪个是龙皇,滚出来给我儿子尝命!”
人还没到,暴戾的声音已经涌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不是副城使吗?”
“不知道,但这个时候他不是因为在家里给儿子办丧事吗?”
街道上的人群小声议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一到,副城使的部下就把街道围了起来。
他带着几个实力高超的部下以及两名穿斗篷的男子上前。
管家想开口说一句,但手里的砂纸已经开始运转,他想了想,还是找到星辰帝王要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副城使大人,那个年轻一点的就是龙皇,而那个站在龙皇身后的则是幕后主使者。
他似乎是隐藏了身份过来的,很有背景。”
其中一个穿斗篷的男子对正发怒的副城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