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攝政大明 蟲豸-第1075章.人心.熱推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救你?为何要救你?”
反问之际,赵俊臣的表情间满是冷漠与疏远,就好似他与张道全之间全然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张道全万万没想到,赵俊臣竟然会这样回应自己,不由是愈发的慌乱失措,连声道:“赵、赵阁老,小人对您一向都是忠心耿耿啊!自从小人进京之后,对于您的各项吩咐从来都是全力以赴,不敢有任何推诿与懈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说到这里,见到赵俊臣的冷漠态度没有任何变化,张道全又急声说道:“阁老明鉴!小人如今固然是遭了难,但说到底也只是失手杀了一对奸夫**罢了,以您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摆平这种事情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若是您这次能够拉小人一把,小人必然是感激涕零、忠心愈坚,从今往后也会更加用心做事,这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总而言之,我、我还有用处,您可不能就这样抛弃我!”
讲到后面,张道全强迫自己尽量冷静下来,也勉强恢复了几分平日里的伶俐口才,开始组织语言向赵俊臣分析利弊、尝试说服了。
听到张道全的表态,赵俊臣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似乎对于张道全的表态完全不屑一顾,但心里终究是多了些许满意,认为张道全还算是有些可取之处,这个时候并没有彻底失了方寸,也没有彻底辜负自己的良苦用心。
不过,仅仅只是这么一点进步的话,还远远不足以担当重任,也远远没有达到赵俊臣的期望。
所以,赵俊臣决定继续向张道全施加压力,直到突破张道全的心理承受极限。
唯有如此,张道全的心性才有可能出现大破大立的变化。
于是,赵俊臣冷笑一声之后,语气冰冷的再次反问道:“忠心耿耿?哈!忠心耿耿!若是每个人都像你这般忠心耿耿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个有眼无珠、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了?”
说完,随着赵俊臣的一个眼神示意,“同济庙”的主持李木禾立刻掏出一本册子丢到了张道全的脚下。
张道全看着自己眼前的这本册子,一时间有些愕然,显然是不知道这本册子里究竟有何内容,也不明白李木禾又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拿出这本册子给他看。
另一边,李木禾则是缓缓说道:“今晚收到消息之后,为了防止消息外泄,我就立刻派人控制了马忠的住所,而这本册子……就是从马忠的住所中的一处暗格里搜到的。”
张道全听到李木禾的解释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由是面色再变,胆怯的偷窥了一眼赵俊臣的表情变化之后,终于是用颤抖的手捡起这本册子翻看。
江湖遍地生桃花 展叶
很快的,张道全满是苍白的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迅速消退了。
这本册子既然是从马忠的住所之中搜到的,自然是出于马忠的手笔,而就在今晚亲眼见到马忠与妻子通奸之前,张道全对于马忠一向都是信任备至的,甚至还把马忠视为是自己的衣钵传人,许多事情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刻意瞒着马忠。
所以,不论是平日里私下挪动赵俊臣暗中资助同济庙的银子,还是偶尔受到赵俊臣敲打之后所发出的埋怨言论,又或者是瞒着赵俊臣私下里与别的朝堂势力进行联系的小动作,这些事情马忠皆是一清二楚,也皆是详细的记录在这本册子上了。
马忠私下里记录这些事情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要有朝一日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把这本册子献给赵俊臣、一举扳倒张道全取而代之!
简而言之,马忠就是一个卖主求荣、忘恩负义的卑劣小人!他不仅想要占有张道全的妻室,更还想要占有张道全的一切,并且已经蓄谋很久了。
所以,看到这本册子的内容之后,张道全的内心愈发惶恐之余,对于马忠的恨意也就更为强烈了,只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竟然会信任这样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与此同时,张道全也总算知道赵俊臣对他态度冷漠的原因了。
对他而言,如今的当务之急已经不是自己身上的人命官司,而是再次赢回赵俊臣的信任。
否则,就算是官府不会追究他的杀人之罪,赵俊臣也绝不会放过他的不忠不义之嫌。
相较而言,后者要比前者严重多了。
于是,张道全立刻跪在赵俊臣的面前连连叩首,用颤抖的声音解释道:“赵阁老,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小人都可以解释……
小人当初之所以是与周尚景的人暗中联系,绝不是想要背叛赵阁老,只是想要借助‘周党’的权势扩张‘同济庙’的影响,进而更好的为赵阁老您做事,顺便想要在‘周党’之中发展几位信徒而已!而且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缘于马忠的鼓动,当小人发现‘周党’高层难以渗透之后,就立马断了联系,也至始至终都没有泄露赵阁老您与‘同济庙’的关系……
还有,小人偶尔会说些无心的昏话,但绝不是心存反意,也不似这本册子里所写的那般严重,只是几句不足为道的牢骚罢了,赵阁老您可一定要信我,马忠这个人天生反骨,他这本册子里的内容皆是夸大其辞,就是为了挑拨离间……”
赵俊臣当然知道,张道全的这些解释并没有多少虚假,因为赵俊臣对张道全的监视一直都很严密,也知道张道全近年来确实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意,他拿出这本册子只是为了进一步逼迫张道全罢了。
所以,赵俊臣听到张道全的解释之后,语气依然冷淡,说道:“不论马忠有没有夸大其辞、挑拨离间,但哪怕这本册子里的内容只有三分是真……我就不应该继续留着你,更别说是要救你了。”
眼见到自己的这几句话就要把张道全彻底打落深渊,张道全也是浑身颤抖就要濒临心理承受极限,赵俊臣却又话锋一转,缓缓道:“你要我救你,却全然不知强者自救的道理!世人皆是认为‘强者运强’,把一些成功之人的命运扭转全然归咎于运气,却完全看不出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强者为何运强?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好那些强者,也愿意出力协助那些强者,今后就可以收获丰厚回报,所谓‘强者运强’本质上就是‘强者多助’,有了各方的帮助,自然就拥有了强运……
我看你刚才似乎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一味的强调你那可笑的忠心耿耿,所以我现在再问你最后一遍……我为何要救你,而不是救马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马忠对我而言更有价值,他的心机更强,似乎也要比你更为忠心。”
听到这里,张道全终于回过味来,满脸震惊道:“马忠?马忠他不是已经被我给杀了……他、他还活着?”
赵俊臣直接点头,道:“是的,马忠还活着,所以说你太过无能,这种情况下都没能杀掉他,别看他遍体鳞伤、浑身是血,但所有伤口都不深,也就出血多了些,连重伤都不算,若是你真杀了他,我反而还会高看你一眼,所以你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吃人命官司……
但你必须要认真思考一下,你如今要如何再次向我证明你的价值、你的忠心!否则,到了明天,‘同济庙’的大主持就不再是你,而是马忠!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至于你,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又有不忠之嫌,将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人感到奇怪,更不会引起任何波澜……呵呵,你刚才有一句话倒是说得不错,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摆平这种事情只是一句话的功夫。”
说话间,赵俊臣的表情看似是漫不经心,但他的眼神则是紧紧盯着张道全的神态变化。
赵俊臣的话已经说到这一步,若是张道全还是无法明白赵俊臣的深意,也无法按照赵俊臣的设想进一步成长的话,那么赵俊臣就只能是彻底抛弃他了。
另一边,张道全似乎也听明白了赵俊臣的话中余地,连忙说道:“小人还可以继续为赵阁老您控制‘同济庙’,继续发展信徒作为眼线,不论是收集消息、还是渗透朝野、又或是聚敛钱财,小人都可以做到……”
战争之王 犇命牛
不等张道全说完,赵俊臣已是再次抬手打断,冷声道:“这些事情,马忠也可以做到!‘同济庙’如今已是步入正轨,哪怕没有马忠,像是李木禾他们也同样可以做到,你并不是不可或缺!”
张道全先是一愣,然后又连忙说道:“但小人的传教手段要比马忠强得多,马忠虽然有心机,但他的才干远远不及小人,也不似小人一般熟悉各派教义,‘同济庙’能发展到今日这一步,除了赵阁老您的暗中支持之外,也离不开小人的传教手段……赵阁老你若是继续用我,‘同济庙’的发展绝对要比交给马忠强得多……”
赵俊臣依然是不屑一顾,说道:“你的传教手段确实是不错,但说根到底也只是蛊惑一些民间底层的愚夫愚妇罢了,难道还有能耐去蛊惑那些朝廷大员不成?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张道全不由语塞,表情也是愈发灰败,他发现自己完全寻不到任何一个能够让赵俊臣回心转意的理由,已是彻底陷入了穷途末路的绝境。
就这样,房间里的气氛突然陷入沉默,赵俊臣静静等了一盏茶的时间,见到张道全的神态逐渐陷入绝望,却是再也无力为自己争取,不由是暗暗叹息一声,认为自己改造张道全的计划大概率已经失败,今后只能彻底放弃张道全了,利用张道全来蛊惑德庆皇帝的计划也只能是暂时搁置再议了。
这般情况下,赵俊臣的心情自然是极为失望,但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人性之变化原本就是这个世上最难掌控的事情,想要稍施手段就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心性并不困难,但想要控制一个人的心性改变方向却是难之又难,很大程度上只能看天意了。
想到这里,赵俊臣摇头轻叹,道:“既然如此,念在你曾经的苦劳,我也不是一个不念旧情的人,可还有什么遗嘱想说?”
听到赵俊臣的这一句话,张道全的身体不由又是一震。
张道全想到自己即将要死不瞑目之际,他痛恨至极的逆徒马忠却要夺走他的一切,心底深处的不甘与愤恨竟是逐渐压制了原先的恐慌与无助,表情也逐渐有些扭曲。
然后,张道全似乎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表情再次变得阴晴不定,但很快就变成了一种近乎扭曲的决绝,突然抬头说道:“赵阁老,事到如今,小人也是无话可说,只希望您在处置小人之前,能让小人与那马忠再见一面!小人自问对他一向不薄,所以想要问问他为何要处心积虑的背叛小人……今后也能当一个明白鬼。”
赵俊臣见到张道全的这般表情变化,突然心中一动,脸上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笑意,点头道:“当然,你好歹也为我做了许多事情,我也是一个念旧情的人,就让你再与马忠见一面又如何?”
说完,赵俊臣向着赵大力打了一个眼色,然后就让赵大力领着张道全去见马忠了。
等到赵大力领着张道全离开之后,许庆彦忍不住问道:“少爷,你就真打算要放弃这个张道全了?然后把‘同济庙’交给那个马忠?我觉得,马忠今天可以处心积虑的背叛张道全,今后说不定也会在关键时候给咱们的背后插刀子,恐怕还不如张道全用起来安心顺手。”
在许庆彦看来,自从德庆皇帝开始产生了寻仙访道的心思之后,赵俊臣就愈发重视张道全在传教立道与蛊惑信徒方面的才能了,这种能力看似只是旁门左道,却也可以在合适时机发挥关键作用,想要另寻一个足以替代张道全的人才也确实不容易,而且张道全比较容易控制,虽然说暗地里难免有些小动作,但总体还是忠心的。
相较而言,马忠的心机太深难以控制,还是一个天生反骨的白眼狼,他背叛师父、通奸师娘的举动更是让许庆彦心生鄙夷,相关方面的才干也远远不如张道全,不足以协助赵俊臣推动下一步的计划。
所以,眼见到赵俊臣就要抛弃张道全,许庆彦忍不住有些疑惑,只觉得赵俊臣放弃太快了,还应该再尝试一下。
赵俊臣端起茶盏轻饮一口,表情间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悠悠道:“再看看,说不定……张道全还会有意料之外的表现。”
就好似是为了印证赵俊臣的推测,就在赵俊臣的话声刚刚落下,不远处马忠所在的厢房突然响起了一阵低呼,然后又听到张道全的一阵畅然笑声,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很快的,赵大力匆匆返回客堂,表情间带着一丝惊骇,快声禀报道:“赵阁老,小人领着张道全去见马忠之后,张道全见到马忠之后竟是一句话也没有,直接扑了上去就掐住了马忠的脖子,想要一口气掐死马忠,没想到他看似瘦弱竟然有那般大的力气,完全不像是此前的软脚虾,小人一时间竟是无法拦住。”
赵俊臣并不意外,只是问道:“然后呢?你拦住他了没?”
赵大力摇了摇头,道:“小人正打算把他拉开,又突然想起赵阁老您的计划以及刚才的眼色暗示,所以除了刚开始下意识的拦了他一下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了……现在马忠已经被张道全给活活掐死了。”
赵俊臣再次点头,并没有理会马忠的死活——像是马忠这种人,哪怕没有张道全的出手,赵俊臣今后也不会重用,只会视为隐患,迟早也会找机会除掉——相较而言,赵俊臣这个时候只关心张道全的心性变化。
张道全掐死马忠的做法,究竟是一种泄愤之举?还是另有考虑?这很关键。
于是,赵俊臣又问道:“张道全呢?”
赵大力又答道:“他掐死马忠之后,先是大笑几声,接着就突然恢复了平静,然后就向小人索要了纸笔,说是要写一份自己杀人的伏罪状,还要把这份伏罪状交给赵阁老保管……他还说,既然赵阁老开始怀疑他的忠心,那这份伏罪状就是他今后忠诚不渝的保证,他现在还留在马忠的房间写那份伏罪状呢。”
跨时空侦察组 明笙弦荷
看来,张道全终于是明白了向赵俊臣证明自己忠心的办法,他的心性也向着赵俊臣所期望的方向发生改变。
有了张道全今天的这般表现,赵俊臣也就不担心他今后见到德庆皇帝之后还不等说话就先腿软了。
于是,赵俊臣沉吟片刻后,点头道:“既然如此,等他写完伏罪状之后,就把他再次领来见我。”
然后,赵俊臣转头向李木禾吩咐道:“从明天开始,‘同济庙’内暗中供奉南海三圣的事情,就可以悄然向部分信徒泄露出去了……还有,今后要进一步盯紧张道全,他从前确实很容易控制,但今后……心性变化之下,就难说了。”
说到这里,赵俊臣的表情有些复杂。
赵俊臣从前并不担心张道全的忠心,因为他根本没有背叛赵俊臣的城府与勇气,但他的心性却也因此而不足以担当大任,但经过了今晚的事情,张道全的心性已是发生扭转,可以期待他今后担当更重要的任务,但与此同时却也就意味着张道全拥有了背叛赵俊臣的城府与勇气,这绝不是一份伏罪状就可以保证万全的。
世上之事,总是这样难以两全。
……
新年快乐!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