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zbee火熱都市小说 《三國之巔峯召喚》-致‘水門’的部分黑子以及緋世之桐相伴-x8mbs

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现实往往比戏剧更加精彩。
最近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本来不准备特意发单章声明的,因为流香压根就不想搭理这些人,但既然某些黑子就是不善罢甘休,那流香就只好好公布出来,让所有书友要来评评流香做的对不对。
‘水门’是粉丝群里的一个团体,其中有部分是黑子,也有部分不是,他们大部分都在绯世之桐的书友群里面,基本日常就是在书友群里吐槽带节奏。
若只是吐槽的话,流香自然不会在意,毕竟本书确实有不少槽点,流香有时候自己也会吐槽,后悔当初没有将这段处理好,所以平时群里大家这么开笑也很正常,但这帮人过分了的却超出了底线。
流香一直都知道绯世之桐的群,就是本书的黑粉聚集地,但是并没有在意,毕竟没有哪本书能够讨好所有人,流香既不想也没有时间搭理他们。
绯世之桐曾经也是本书的粉丝,或许是本书启发,又或许是其他的书,于是也自己动笔写了本同类型的书。
流香毕业之后就很少在群里出现了,因为真的没空,但他的时间却很充裕,经常在群里发言,和不少本书的粉丝都混熟了。
本来流香也和绯世之桐一样,喜欢在群里和书友交流,聆听粉丝们的意见,但随着粉丝的增多,流香却发现众口难调,根本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
在加上找流香聊天的人太多了,每个人都有他们的问题,流香就是每人都只回一条都要回上半小时,都聊的话也就不用码字了。
渐渐的,流香很少在群里露面,不久前还把qq好友之中,粉丝排名99外的粉丝好友都给删了。
没办法,真的没那么多精力。
绯世之桐有着充裕的时间泡在群里,而且在写了同一类型的书之后,为了吸粉他就在本书群里拉粉丝去他的群。
当时有书友和我举报,但流香并没在意,毕竟我也是从新人走过来的,知道新人作者的不容易。
他能拉走人也是他的本事,能不能留助就看他自己了,再加上这个人确实挺会说话的,所以流香也不好意思拒绝他。
当时流香还非常天真的认为,他要是能写火一本召唤流小说的话,是在给整个题材增加热度,这对于本书来说也是一件好书,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在我的书友群里吸粉。
这家伙真的是太精明了,拉人从来不找粉丝值低的,或是看盗版的,专挑些粉丝值高的书友拉,在加上这些人也都和他也混熟了,自然和流香一样不好意思拒绝。
这也造成本书粉丝值高的书友,乃至几个盟主都在他的群里。
不得不承认,在社交和余人交流方面,绯世之桐确实比流香千古强很多。
至于后来为什么和绯世之桐闹翻,流香已经不记得原因了,或许是因为剧情上的分歧,又或许是拒绝了他要的章推,总之之后他粉转黑了。
他转黑流香也并不在意,毕竟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路人而已,他就是真的写成了大神,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我没想到他的报复心这么强,而且还这么的会拱火。
本书很多高粉丝值的书友都在绯世的群里,而本书已经写了近四百万字,难免会有部分书友不如意的地方。
每当我因为剧情和这些人起了争执,甚至争吵之后,他的群也就成了吐槽我的最佳地点。
几个人在群里,你一言我一语,发泄着对我的不满,在加上绯世之桐在一边拱火,让他们更加愤怒,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说,就像我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样。
至于流香为什么知道?
他群里大半都是我的粉丝,有很多人对他的做派看不顺眼眼,于是扭头就截图告诉了我。
流香不是圣人,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在背后骂我,自然不会高兴,但流香依然没有理会他们。
流香并不在乎这些,他们爱怎么骂就怎么骂,这都和我没有关系,但后来一个粉丝发来的截图,让流香不能继续淡定下去了。
群里的一个老管理,从新书期一直跟到现在,在流香没有时间管理群的时候,一直帮作者管理群里的各种事,维护群安定,他也是少数几个被流香真正当做朋友的粉丝。
这管理的脾气并不好,一言不和就会和粉丝吵起来,然后把人家给踢了,他当管理期间踢得人比我这个作者都多,所以他也是被投诉最多的管理,至今书评区依旧留有投诉他的言论。
流香不是没想过下了他的管理,毕竟投诉实在太多了,但怎么也不忍心,认识几年了,人家没有功劳也有鼓励,于是数次劝他不要和别人争论,不要强迫人家接受自己的思想。
他每次都表面上点头答应,可没过多久还是会吵起来,然后接着踢。
之后流香就下了他的一群管理,而保留了二群和三群的管理,尽可能的照顾到他的情绪,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还是粉转黑了。
平时交流的虽然不多,但我是真的把这位管理当朋友的,他被下了管理之后,和我的交流也很正常和气,可通过粉丝发来的截图来看,他背地里却在绯世的粉丝群里骂我。
一开始流香根本不信,以为是别人用了他的马甲,毕竟他是我为数不多信任的人,可后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这些都是真的,这顿时让流香有这种遭到背叛的感觉。
其他粉丝的吐槽,哪怕是辱骂,流香都不在乎,但信任的人也叛变了,这顿时让流香充满了挫败。
在为人处世上真的被绯世给完败了呀。苦笑。
除了这位管理之外,还有一位盟主,他也是老读者了,仗着他是盟主,一有不如他意的剧情,就在群里各种吐槽外加带节奏,当然这些并不是流香踢他的原因。
他以为自己只是口嗨就被我给踢了,但事实显然不是如此,流香的心胸还没这么狭隘。
流香对订阅读者一向宽容,对盟主则更宽容,怎么可能因为盟主口嗨就踢盟主?
口嗨的人不是没有,吐槽流香的人也不是没有,而流香平时都没时间看群,基本不回去理会,怎么可能专门去踢你一个盟主?
你不是不明白为什么被踢吗?现在流香告诉你,踢你的原因和那位管理一样,你们当人一面背人又是一面。
流香认为这种人是最无耻可恶的,从来不会在背后议论任何人,也不想被人议论。
要是没看到也就算了,但既然看到了,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你可以说我玻璃心,但你们更加可耻,并且伤到了我的感情。
有不满你可以直接说,把道理讲通,我敬你是条汉子。
可躲在其他人的群里,偷偷摸摸的骂人,这算什么?键盘侠嘛。
召喚之門 紅耳釘
还真是生活中唯唯诺诺,网络里重拳出击,恶心人。
另外,还有一个黑粉,被我踢了之后,跑了姜梵的群里,对我是各种辱骂,那叫一个歇斯底里咬牙切齿啊,我都怀疑要是在他面前的话,他敢直接拿刀砍我。
两个老朋友投入了黑粉头子的怀抱,还有这一系列的辱骂,让流香愤怒到失去理智,于是就把带以‘水门’开头的一二十人都给踢了。
蜜愛成婚
流香知道这些人中不全是黑子,也有一些是只是为了好玩而已,但黑子们却都在水门里面,为了以后不被继续恶心,流香只能忍痛将这些人都给踢了。
清除‘水门’之后,流香以为事情会就此结束,却没想到这就仅仅只是个开始。
绯世之桐见我一次性踢了这么多人,其中还有盟主,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黑我的大好机会,在家被我愤怒之下踢走的盟主也在气头上,双方可谓是志同道合,开启了新一轮更为过份的报复。
不但骂的更加过分了,各种侮辱性的脏话章口就来,而且还想组团开小号混进群,然后发黄图,在举报把我的书友群给封了。
流香自然不会讲没有根据的话,所以结尾会晒出粉丝传来的截图为证。
我原本以为时间能淡化一切,却没想到这些人得报复心这么强,尤其是绯世之桐。
你倒底是不自量力,还是单纯的报复心强?我们之间哪有这么大的矛盾?让你一直像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
你们几个粉丝群里都我的粉丝,你们前一秒刚说的话,我下一秒就立马知道了。
我也知道你们在找‘卧底’,而且已经开始在踢人了,但是没用的。
你几个群里的人,不说一半,起码有十分之一是我的人,你除非把所有人都给踢了,否则我的人会一直留在你的群里。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你一个写十几万字的一级作家,几个粉丝群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人,这还没算重复的,却敢主动招惹我一个五级作家。
我写了四百多万字,几个平台的粉丝加起来二三十四万,你真以为我没有号召粉丝,反去爆破你的群的能力吗?
我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是不想多事,二是不愿意让我粉丝做这种事,三是我知道你这种人也不会在乎粉丝群被爆掉。
你屡次主动招惹我,我也都忍了,没有搭理你,毕竟狗咬了人,人总不能去反咬狗,可你不应该一直把我的不在乎当成软弱,并且不断的在背地里拱火。
道藏美利
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正视你,现在却不得不站出来发言了,因为已经有两个,可能还不只是两个,我一厢情愿自以为是朋友的人,直接因为你或间接因为你,已经和我彻底分道扬镳了,现在你满意吗?
你不用担心我去爆破你的群,我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我知道你,你们都不会在乎,但总有你在乎的东西吧。
你干的那些过份的事我都有截图作为证据。
嫡女為禍
我在历史作者群里找过你,没有找到,说明你还没有和阅文签约,但毕竟也已经写到17万字了,离签约也已经不远了。
你在背地里骂了我这么久,我要你一个道歉不过分吧?所以我要你在你的小说结尾,发个单章给我道歉,从此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等你签约进作家群之后,我就把留下的你的那些截图,全都发到起点作家群里面。
末世穿雲
你不是想火嘛,这些东西发出之后,不说大部分,起码有小部分会认识你,并且知道你的嘴脸。
你说过什么话,干过哪些事,有多大能量,有多么阴暗,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当然,你要是最终都没能签约,那就当我这段话白写了。
唉,枉我已经开始正视你了,可你却连签约这关都过不去的话,那也就太过于无能了。
我衷心的希望你可以签约。
你要是能签约,却宁愿弃号也不愿道歉,改用其他的号继续写的话,那也我敬你是个狼灭。
总之,选择权在你,该怎么选择,那就是你的事了。
呼,而将憋在心里的话,以及忍的气,一下子都说出来,确实痛快多了。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流香想对那些曾经的朋友,以及那些无辜被踢的粉丝说上一句:对不起。
是流香疏于交际,才会搞成现在这样,流香一定反思。
另外,这篇文章真的不是故事,而是作者的亲身经历,通篇三千八百四十刘字,句句都是流香的肺腑之言。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书友们,在生活中不要遇到这种惹不起,连躲都躲不起疯狗。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