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新書 七月新番-第147章 要文鬥閲讀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在邺城的第一个晚上,第五伦让臧怒等人外松内紧,将自己住的屋舍守了个严严实实,毕竟,想到李焉被当地豪强轻松背刺那一幕,他只觉得寒意逼人。
第五伦可不想哪天也挨这么一刀,遂打算将西门氏写进谋逆名单交到常安去,来他个一劳永逸。
第五伦没有不声不响自己拿主意,而是先咨询了耿纯,毕竟耿纯家亦是河北巨鹿豪强,对本地势力比他更了解。
结果耿纯骤闻此事,便立刻反对:“我奉劝伯鱼,给皇帝的奏疏里,万万别这么写,否则最后遭殃的不一定是西门氏,反可能是你!”
耿纯告诉了第五伦一些他不知道的事:“西门氏乃是魏文侯时西门豹之后,在本地树大根深,颇受百姓爱戴,他家不止是魏成大豪,在朝中也有人说得上话。”
“伯鱼可还记得你我在郎署初见,我说的那个故事?”
关于双黄蛋和献祥瑞的?
耿纯颔首:“然也,当时有一名方士叫西门君惠游走于燕赵之间,在我家做宾客。他就是西门氏的旁支庶子,如今西门君惠得了直道公卫将军王涉器重,奉为师长。你要动西门氏,西门君惠大可通过卫将军向皇帝伸冤。”
卫将军乃是四将之一,那王涉还颇受王莽信赖,是王家人里少数混得好的,背靠这座大山,西门氏确实不必怕任何封疆大吏。
二来,李焉之事确实是西门氏派人首告,冀州牧可以作证,又在都试日阻止了李焉谋反,还算功臣呢。
第五伦只靠自己一面之辞硬说西门氏从逆,太过牵强,事下五威司命,官司打起来,陈崇孔仁会帮谁?加上卫将军王涉说项,谁输谁赢就不一定了。
耿纯道:“更何况,就算皇帝允你诛灭西门氏,靠谁来灭?西门氏交通王侯,力过吏势,以利相倾,郡兵都听他家的,加上子弟姻亲遍布全郡,少了几千人恐怕拿不下来。”
若地方豪强真是二千石一句话就轻松能灭的,他们巨鹿耿氏过去也没少欺辱郡吏,怎么还好端端的活着?
更何况,现在朝廷衰微,兵力捉襟见肘,不太可能专门派一支军队来,第五伦要兵没兵要将也只有一个马援,还是得靠邻郡帮忙。但看着治亭郡属令和西门氏眉来眼去的架势,这群与雇佣兵无异的家伙,会不会拿了豪强好处,反手将自己干掉?
或者向在兖州剿盗寇的太师羲仲景尚求助?可景尚军队所过放纵,听说军纪比北征时汝臣、董喜二人更差,让他有借口来富庶的魏成郡打秋风,简直是打开羊圈放狼进来,第五伦要成本地大罪人了。
“两害取其轻,相比于跪迎王师任其宰割,我还不如跟豪强关起门来自己玩呢。”
第五伦从善如流,依照耿纯之言,打消了一来就和西门氏将脸撕破不死不休的想法。
都市 之 活 了 几 十 亿 年
“既然武斗不行。”
“那咱就改文斗!”
……
到了次日,第五伦缉捕李焉,取代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大张旗鼓,出城祭拜西门豹祠。
西门豹祠位于漳水之畔,四百年前,这条河流可不似现在这么平静驯服,而是汹涌无比,所以才有河伯娶妇之事。西门豹治邺,投巫婆与三老、豪右于河中,结束了这恶习。
而后西门豹又发民凿十二渠,引漳水灌民田,分流之后的漳水不再桀骜,而十二渠水浑浊多泥沙,可以落淤肥田,提高产量,改善土质,这使得邺城周围万余顷良田得到灌溉,魏地因此殷富。
西门豹死后,邺地百姓在他治水的地方兴建了西门豹大夫庙。
不过让人感到唏嘘的是,西门豹当年也算破除迷信的斗士,如今邺地很多迷信活动都是围绕西门豹祠展开,西门豹俨然取代了当年娶妻的河伯,成了地方神明,香火不绝,庙门外大神跳得可欢快了。
而西门豹昔日将三老、豪长投河,也算打压地方势力,现在他的子孙却在此繁衍四百年,摇身一变成了魏成郡首屈一指的豪强,到了力压二千石的程度,啧。
第五伦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屠龙者化身恶龙的故事。
他只晓得,自己对西门豹确实是发自内心敬重,入庙后奉上祭文曰:“嗟乎,昔日西门豹为邺令,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名闻天下,泽流后世,无绝已时,可谓贤大夫哉!”
祭祀其祠,不止是要向西门氏释放一个友善的信号,缓和双方关系,同时也能讨好当地百姓,就第五伦所知,他们对西门豹极其崇敬,第五伦手中的节杖、腰间的印绶、皇帝的任命,对普通百姓来说统统没用,两百年来,他们已经认准了一个死理:
“魏地的二千石,得先得了西门大夫认可才行!”
否则别说做事,连立足都难。
于是第五伦出祠后宣布了自己第一个政令:“本大尹要出资立碑碣于西门豹祠外,使西门大夫功绩铭于石上,永垂后世。”
第五伦的这些“善意”举动,让西门氏稍稍放下了戒备,担任功曹掾的西门平代先祖谢过第五伦,同时也奉上了西门氏的承诺。
“大尹,秋收已至,八月纳赋,九月收租,下吏等一定督促斗食尽力去做,都不会耽误!”
这才是让人感到骇然的地方啊:魏成刚经历了一场看似蓄谋已久的反叛、李焉和他的党羽数十人被斩捕、邺城曹掾几乎空了一半。
然而西门氏却能保证,今年的秋收、租赋都能顺利收上来,一定让第五伦完成他身为郡尹的上计KPI,你好我好大家好。
也就是,有无李焉,有无郡大尹,根本无关轻重,魏成的官场依然在西门氏领导下正常运转,毕竟流水的二千石,铁打的西门大官人。
倘若第五伦刚来就摆出不合作的态度,西门氏一个眼色,征赋纳租之事,绝对要问题频出,指不定还能给第五伦折腾出一次民变来,然后在朝中靠卫将军王涉加一把力,好让他快点滚蛋。
更让第五伦难受的是,从这次祭祀西门豹的活动里,他发现西门氏承祖先之遗泽,在魏地声望很高,颇受百姓爱戴,几年一轮换的郡尹,哪有西门氏好记。
而听耿纯和马援这些时日观察可知,西门氏做事和第五伦很像,乐善好施,扶持孤寡,甚至还愿意替官府接纳部分流民……
站在道德评判层面上,西门氏绝对是在第五伦应该在名单里打√的“好豪强”。
可若站在利益层面上,又可以这么理解:“支持我的就是好豪强。”
“反对我的就是坏豪强!”
到了二千石这个位置,掌控一郡后,好坏善恶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什么叫对,什么叫错,第五伦以后得好好掂量了。
眼看第五伦颦眉思索,耿纯还以为他仍在忌惮西门氏,遂低声给第五伦提了个主意。
“其实伯鱼想要西门氏倾力合作,也有一个办法,过去一些二千石初赴任巨鹿时,屡试不爽。”
“什么办法?”
“结姻。”耿纯的笑不怀好意:“你已有正妻,但大可娶一个西门氏庶女为妾嘛,如此一来,你与西门成了亲戚,利益攸关绑在一起,行事便方便多了。”
开什么玩笑,我第五伦是那样的人么!第五伦还真犹豫了一下,不过……
他也知道耿纯是在瞎起哄,二人目光看向马援,别忘了,第五伦可是带老岳父赴任的。
酒娆 九月落花不改心
万一将马援气跑了,那再给第五伦一百个西门氏都无法挽回损失。
更何况,第五伦还是有些不服气,他若这么容易就妥协退让,仰豪强鼻息行事,做他们的傀儡木偶,那简直是穿越者之耻啊。
“打不过就加入是没错。”
二道贩子的奋斗
第五伦暗道:“但我想再斗一斗,最后让识时务者主动加入我,而不是反过来!”
……
第五伦的理想倒是挺不错,但现实确实很骨感。
八月中旬,姗姗来迟的冀州牧和冀州牧监副终于抵达魏成郡,与第五伦完成了交接手续,牧监副和五威司命的官吏,一起押送李焉和严春返回常安。
随着治亭郡卒被“礼”送离开,耿纯带来的百多骑亲随也北返后,第五伦赫然发现,这潮水退却后,裸泳的人,原来是自己啊!
第五伦算是体会到空降郡尹的难处了,尽管他靠着尚书斩马剑,处死李焉铁杆党羽数十人,杀得邺城门口鲜血淋漓,头颅挂到城头制造恐怖来威慑宵小。但豪强表面上敬重他,实际上恐怕也没当回事——这种场面,他们见得还少么?
第五伦不由和马援抱怨道:“丈人行,眼下的情况是,我政令不出邺城啊。”
本想得到马援宽慰或支招,岂料马援直接给他补了一刀:“伯鱼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马援道:“放眼城中,守备城门的郡兵从军吏到士卒,都是豪右的人,有谁听你号令么?邺城百姓会因为你逮捕为政十年颇为宽和的李焉,而忽然爱戴你么?”
第五伦哑然失笑:“所以,我现在是政令不出郡府?”
“伯鱼太自傲了。”
耿纯也一起来补刀,比划着门外,压低声音道:“郡中属吏分曹治事,为首者功曹掾,掌握官员进退升迁之权,西门氏自任;权重者贼曹掾,可练兵保郡,缉捕盗寇,有武安李氏担当。”
“其余诸曹,但凡是重要位置,皆有来自各县的豪强子弟充当,彼辈同气连枝,互为姻亲,只当郡尹是傀儡,明里敬你是二千石,暗地里只把你当黄口孺子。”
“没错。”
马援伸出小拇指,指点着小小厅堂方寸之地,揭穿了这个残酷的真相:“伯鱼,现在你虽为二千石,可实际上,政令根本出不了这间小屋子!”
……
PS:第三章在18:00。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