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aoh7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笔趣-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我今天是不是很漂亮?分享-ymz91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两万灵石对于天下会这种拥有数千仙灵界修士的大帮派来说,虽然不是小数目,倒也算不上拿不出来。
王远这家伙对这个赔偿可以说是卡的死死的,既能让天下会感到肉疼,又能让最大限度的榨取而不让天下会翻脸,多一分少一分都达不到这个效果。
乌合之众已经达到了帮派驻地水晶,剑花烟雨江南自然也不敢怠慢。
以最快的速度给王远凑了两万灵石后,便转帐了过来。
王远这边钱到手,乌合之众也选择了放弃攻打。
求仙無門
看到系统的“帮派驻地守卫成功”提示,天下会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那心情就别提多复杂了。
玩游戏这么久,天下会还是头一次被人搞得这么惨。
如果对手是同级别的大帮派也就算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大家只是会觉得遗憾。
这次确是栽在了一个二十人都不到的小团体手里。
更离谱的是,真正正面交手的仅仅只有一个人……这特么的真是一言难尽。
尤其是对于那个传说中的妖僧牛大春,天下会众人可以说是有了深刻的了解……难怪游戏中这么多更大的帮派,甚至万圣山那样的一线帮派都愿意招惹这家伙。
本来大家还以为是好鞋不踩臭狗屎,现在才知道做狗屎也得要做最臭的那一个,臭到可以无法无天,让人无可奈何的境界。
即便赔了这么多钱,天下会的人也觉得值了,终于不用再和这样的人为敌,花点钱又能怎样呢?总比天天提心吊胆的好。
“怎样?天下会赔了多少钱?”
乌合之众这边,大家对天下会的赔偿十分好奇。
大家都是了解王远的,这家伙心眼小,睚眦必报,平时别人不惹他他都想招惹是非,此时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被追杀,天下会指定得大出血一波,不然王远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们。
“两万上品灵石!”
王远嘿嘿一笑,随手分出一万灵石发到了团队频道里。
对自己人,王远素来大方。
这一次要不是乌合之众一伙人关键时刻给天下会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恐怕这事也没那么容易了结,王远至少得花个十天半个月追杀天下会玩家,才会让剑花烟雨江南有所妥协,而且也不至于赔偿两万上品灵石。
这一万灵石,本就是王远给乌合之众众人争取来的。
都是朋友,总不能让朋友白帮忙。
“我去!牛哥大气啊!”
一万灵石成十份,一份就是一千灵石,对于个人来说,绝对是一笔横财了,乌合之众众人虽然不穷,可看到这么一大笔钱亦是心潮澎湃。
毕竟在他们看来,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而且平日里王远也没少帮他们,王远出手一人一千上品灵石,这豪迈程度完全不不亚于飞云踏雪。
剩下的一万灵石,王远自己留了五千,另外五千转手就送给了独孤小玲。
“你给我这么多干什么?”
见王远分给自己这么多钱,独孤小玲受宠若惊,不敢接受。
“拿着吧!”王远道:“你帮我杀了这么多凡人,以后指不定有多少麻烦呢,五千我都怕不够赔你……”
杀凡人,沾因果,这是常识。
王远这般皮糙肉厚,倒是不怕天劫强度提高多少,独孤小玲本身实力就不是很强,比起其他人她更在乎这个……
可即便如此,在面对天下会玩家前赴后继围攻的时候,独孤小玲还是义无反顾果断的站出来帮王远清理了这些碍手碍脚的家伙,如此义气的姑娘,王远当然不会亏待了她。
而且据天下会玩家传言,沾染了因果,死亡爆率会大大提高……
独孤小玲一身的本事全在装备上,她沾染了因果比任何人沾染了因果都要严重。
分五千灵石给独孤小玲,王远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小气了。
“你真是个大傻子!”
神話天 傳說中的河妖
独孤小玲无奈的叹了口气,接受了王远的转账。
“咦?怎么还有两份红包没人拿?”
独孤小玲收了钱,王远又瞥了一眼群里,见方才自己发的十份红包,还剩了两份。
“老板和瑾姑娘没拿。”杯莫停瞅了一眼道。
“你俩咋回事?”王远道:“看不起我吗?”
“是啊,忙活半天你就要了天下会两万灵石……”素年瑾时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道:“你自己拿着吧,我用不到……”
“就是……”飞云踏雪随声符合:“那点钱都不知道能干啥,你还分给我,心疼你……”
“我靠!”
听到二人这话,所有人齐齐竖了个中指,王远亦是目瞪口呆,拳头捏的嘎嘎作响。
才两万灵石……不知道干啥用,心疼你……
这话换个人说,绝对是装天下之大B,可在飞云踏雪和素年瑾时俩人嘴里说出来,却是掷地有声,让人无力反抗。
就是这话有些不太当人……万恶的有钱人。
王远立马不想分他俩钱了,直接把红包收了回来。
素年瑾时还不忘挑衅王远:“下次分点稀罕玩意,钱这种东西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玲子,你能不能把她踢出去?”众人拍桌抗议。
本以为飞云踏雪没事亮个狗牌够丧心病狂了,想不到这娘们比飞云踏雪还让人讨厌。
王远满头黑线,相比起这俩货,自己之前追杀天下会的行为,都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最气人的是,你觉得人家是炫耀,其实人家说的就是最朴实无华的事实……
给素年瑾时钱,真的不如给她搞一本法术技能书来的实在。
“那这两千灵石给谁?”王远已经打算分出去的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马里奥和杯莫停激动道:“平分啊!我们不嫌多!”
其他人表示赞同。
唯有条子道:“我觉得老牛你是不是忘了个人?”
“谁啊?”王远纳闷道。
“春哥啊!”条子道:“要不是春哥,我们想帮忙都无从下手好吧,这两千灵石我觉得你应该给他。”
听条子这么一说,王远豁然开朗:“你说的很有道理!就这么定了!”
其他人看到条子的消息,也纷纷表示自己没意见。
的确,乌合之众众人是出了不少力,可这釜底抽薪的绝户计却是春光灿烂出的。
如果没有春光灿烂的计策,乌合之众能做的也只是跟着跑到凡间界来帮王远追杀天下会的玩家,绝对不会一刀见血,直捅天下会的要害。
这两千金分给春光灿烂,大家自是心服口服。
收到王远的转账,春光灿烂十分满意,并突然问道:“小春呐,你杀了不少凡人吧。”
“是啊!”
王远回道:“不过绝大部分都是小玲杀的,”
“小玲?也是个傻孩子!”春光灿烂愣了一下,叹气道:“你这笨蛋可得保护好她!”
“没事的老春!”王远笑道:“天下会不敢再来找麻烦了。”
“明面上当然不敢……”春光灿烂冷笑道:“暗地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耍什么手段对付你的人?”
“明人做暗事我更擅长啊。”王远非常自信。
春光灿烂道:“就怕人家借刀杀人!你都找不到北,年轻人太自信了。”
“切!”
对于春光灿烂的话,王远十分不屑。
天下会那点儿本事,王远可没看在眼里,自己打不过还跑不了嘛?天天搞暗杀看谁耗得过谁,这是实力,并非过于自信。
從學霸開始
一切归置妥当,王远便和独孤小玲回到了绝情谷开始搬家,这才是二人来凡间界的真正目的。
与此同时天下会这边,风月无双依旧十分气愤,跟颜无恨碎碎念道:“妈的,老大脑子抽了吧,真的赔钱给那牛大春。”
“赔就赔嘛……”颜无恨一脸看淡生死的表情道:“不然真的让天下会解散吗?那牛大春就是不好惹嘛……”
说到这里颜无恨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恐惧。
任谁被人在安全区里按着打,都难免会有些心态崩溃,颜无恨作为一帮之主,此时的心里素质表现,已经超过绝大部分人了,换做其他人,估计都得哭着下线,一辈子不碰这个带“BUG”的破游戏。
“这不是解不解散的问题!”风月无双道:“咱们俩死了这么多次,不就是为了给帮派省钱,现在这么一搞,搞得我们两个成外人了!凭什么啊!我咽不下这口气,非得让牛大春吃点苦头不可。”
“让牛大春吃苦头估计不行了……”颜无恨想了想道:“不过让他身边的人吃苦头,我倒是有些主意。”
“哦?什么主意?”风月无双眼前一亮。
颜无恨道:“那牛大春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妞呢,那妞杀了我们不少弟兄。”
“凡人?”风月无双问道。
“是的!”颜无恨道:“绝大部分人都是她杀的。”
“你的意思是让天下会的人追杀那小妞?”风月无双摇着头道:“咱们天下会已经认怂了,再节外生枝,怕不是我们两个都要被踢出去。”
“那倒不用天下会的人动手!”颜无恨道:“一个杀凡人的玩家,走到哪不是过街老鼠呢?那个小妞一身的装备相当强悍的。”
……
绝情谷是一个大场景,占地面积比起凡间界各大门派都不遑多让,而且山石草木,池塘庄园个个场景之类的东西,都是分类的,需要一点点的搬运。
王远和独孤小玲两个人足足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把绝情谷所有的场景都打包到了须弥界内,以前的绝情谷场景变成了一片空地。
等一星期后再次刷新出新的绝情谷,便和王远没有关系了。
“主人,您要去哪?”
看着变成了一片白地的绝情谷,樊一翁悲从中来:“难不成是不要属下了吗?”
完美大明星
上一次王远说走就走,可起码还留了绝情谷给樊一翁,樊一翁也算有个念想,现在王远把绝情谷都要搬走了,樊一翁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最后将是什么命运。
“这……”
王远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樊一翁是自己忠贞不二的管家,虽然没啥感情,可把他扔在这里属实有些不地道,但他终归是凡人,就算带着他,飞升台也不会承认他的身份的。
“我觉得樊一翁可以去须弥界。”
这时,独孤小玲突然道。
“须弥界?他是人诶,可以吗?”王远紧皱眉头。
须弥界只能搬运个人财产,不能搬运NPC和玩家,如果能随意凡人来往仙灵界,那不就乱套了吗。
“可他也是你的财产啊。”独孤小玲道:“又不是普通的NPC,我觉得他和我的机关傀儡区别就在于形态而已。”
“你这么说也对!”
王远思索了一下,随手对樊一翁用了个搬运口诀。
果不其然,两个黄巾力士凭空出现,将樊一翁随手丢进了须弥界内。
正如独孤小玲猜想的那样,系统会把玩家的随从一并判定为玩家的个人财产。
本来王远还纠结着到了仙灵界,去哪里找个樊一翁这样的管家,现在看来完全不用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王远的宅院不止绝情谷,还有辽国的南院大王府,独孤小玲在成都郊区还有一处存放材料的仓库……
二人东南西北来回跑,把所有的财产搬运完毕,已经是深夜,招呼了一声二人就地下线休息。
第二天早上上线后,二人便一同来到了凝碧崖的飞升台。
刚踏上飞升台后,独孤小玲突然冷不丁问道:“老牛,你今天有没有觉得我很漂亮?”
“啊?”
王远一愣,上下打量了独孤小玲一眼道:“你为什么会问这个和你不搭边的问题。”
“靠!”
独孤小玲狠狠地踹了王远一脚道:“不知道为何,咱们这一路走过来,我总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
“是吗?”
請不要靠近我了
王远又仔仔细细打量着独孤小玲道:“脸上也没屎啊,不至于吧,你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滚,这是女人的直觉懂吗?”独孤小玲恶狠狠道:“反正我就觉得我今天肯定很漂亮,是你不会欣赏。”
王远:“……”
就在二人扯淡的时候,突然丁老仙在乌合之众频道里圈了王远和独孤小玲一下:“老牛,你快带着玲子去躲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