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f03a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地上道國-0442 一如浮萍看書-50gft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长安来的消息,只在极小的范围内传播。
这些人正是这支军队最顶层的小圈子。
王允、李肃、樊稠、蔡琰、徐晃,以及少量的校尉、军候。
在得知消息的全部内容后,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说话,只时不时看上董白那边一眼。
他们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的悲伤,也不知道以她的身份,在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自处。
王允心中则又是欢喜又是遗憾。
喜的是,汉室终于复兴了,这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遗憾是,筹划了这么久,这临门一脚却没有他的份儿。
这让他不但在历史上少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说不定,因为他猥琐发育的事情,有些心理阴暗的还会私下质疑他的立场。
原本稳稳的一场大功,现在却变的有些不清不白。
王允蛋疼,李肃也有些失落。
双赢变成了单赢,这一票怎么看都没有赚。
樊稠的心情就郁闷多了。
董卓一死,西凉军就像是少了魂一样。
樊稠和手下的上千西凉精锐还没有努力过,就成了输家。
如今大势已定,樊稠既有强烈的不甘心,又有对之后前程的迷茫。
如他这样在长安之乱中置身事外的,是要投靠新任的凉州牧李儒?还是像徐荣、段煨那样投靠朝廷?
又或者,被当做董卓余孽斩尽杀绝?
蔡琰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的老父蔡邕。
蔡邕深受董卓的知遇之恩,董卓以国士相待,那蔡邕又当如何回报这份恩情呢?
一旦有些迂腐的蔡邕触怒了某些急于表明立场的人,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徐晃想的就没那么多了。
他本来就是流贼出身,又在西凉军中无足轻重,若非师父庾献看重,恐怕这次长安之乱就会如同草芥一般死掉。
極品蕭遙 公子痞
就算没到什么士为知己者死的程度,但眼前的局面,还不足以让他背叛心中的底线。
这些人有的得意,有的惶恐,有的忧心忡忡。
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都没人敢去打扰一个人默默流泪的董白。
直到时间足够长了,王允才示意了蔡琰一下。
蔡琰有些抗拒。
这时候去将那少女叫回到现实中有些残忍,不过这会儿,也只能由她去打破这宁静。
蔡琰走上前,轻声对董白说道,“渭阳君,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事情已经这样,还是节哀为好。”
王允闻言,也想假惺惺的说上两句。
可是如今他处在随时跳反的关键时候,这时候说错一句话,很可能会后患无穷。
索性沉默。
蔡琰劝了一会儿,董白才沙哑着嗓子说话。
“小师弟,为我准备祭台。”
徐晃闻言,沉稳的应了声,“师姐先好好休息一下,我这就去办。”
说完转身离去。
樊稠唏嘘了一声,说道,“我也尽份心吧。”
说着也带着手下的军候去了。
剩下的人都不多言。
踏破星河
王允摸着胡子暗想道,无论如何,董卓都是董白的祖父,祭祀一番也是应有之义。只是这件事颇为敏感,老夫不该在场,不然难免惹得一身骚。
王允眼珠一转,向远处的貂蝉悄悄招手。
貂蝉莫名奇妙,凑上前来。
王允忽然一个踉跄,老脸上都是慌张,“唉哟,肚子疼。老夫去方便方便。”
貂蝉赶紧扶住。
王允一瘸一拐的催着貂蝉离开。
走开了几步,貂蝉一脸无语的轻轻地戳了戳王允。
探險手記 三千狼
王允这才意会,把手捂在小腹上。
还哼哼了两声。
董白双目泛红,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允的背影。
不一会儿,嘴角露出个满是揶揄的笑容。
泪水流下。
似哭似笑。
……
王允进了京兆兵的营地就不再露面。
他一边时不时派貂蝉出来打探下情报,一边在琢磨着要不要大义灭亲,捉拿了董贼余孽,洗刷自己的不清不白。
想到这里,王允忽然觉得自己糊涂了。
——“呸呸呸!”
狗道士庾献何德何能,可以做我王子师的师父!
当初为了诛灭董贼,老朽这才委曲求全,认贼为师。
我和那董白也无亲无故,只有正邪之分!
何况董白有身怀王命的谣言,隐患仅次于董卓。
老夫若趁机说动李肃、樊稠行此义举,也算长安子午两开花。
将来,也不至于被人指指点点。
王允在营中闷了一下午,外面的祭台已经建造的有模有样。
貂蝉被王允使唤着反复回报。
好在原本枯燥无聊的事情,到傍晚终于变得有趣起来。
貂蝉看到祭台上的名字,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小舌头,想起了那富含力量的美味血液。
護龍大高手
回报王允之后,王子师也诧异无比,“什么?董白铸造祭台不是为了祭祀董卓?”
貂蝉笑着答道,“是啊,我听说渭阳君要再次向她师父祈祷呢。”
“庾献?”
王允心中有些糊涂。
超級戰神 金牌人生
都这种时候了,董白不赶紧祭奠董卓,向那小道士祈祷什么?
王允瞪着眼追问道,“你可看清楚了?不是董卓?”
貂蝉乖巧的点头,“的确是师祖的名字呢。”
王允闻言,脸色一沉,教训道,“什么师祖,以后不许在外人面前这么提。”
王允心中终究有些不踏实,他整理了下衣衫,从席上起身。
元素操控者
“不行,我得去看看。”
王允出了京兆兵的营地,这才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同。
这时天色还未全黑,营地中的火堆,却是以往的数倍。
到处燃烧的熊熊大火,驱散了寒意,似乎比白日都要暖和几分。
整束衣甲值守的士兵,也比往常多了不少。
另外还有少量的兵马,正在营地内来来回回的穿梭,不知是在戒备什么。
王允心头一紧,就有些想打退堂鼓。
抬眼一看,董白在祭台上已经注意到了他。
王允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拱手道,“渭阳君。”
董白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看着王允点点头,“你来的正好,我正在向师父祈祷,你也来磕个头吧。”
???
王允心中挣扎。
他看了董白一眼,发现董白那漆黑的眼睛,正认真的盯着他。
王允心气一缩,低眉顺眼道,“好。”
说着慢慢走上祭台,跪倒在那里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
等到礼毕,才按捺不住心头所想,低声问道,“渭阳君,你为何想起祭拜师父?这会儿不该……”
王允没说下去,有些话点到为止,更有进退的空间。
董白似乎没有领会这意思,注视着王允,认真问道,“不然呢,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王允没说话。
他倒是想让董白自我了断,省得自己费心。可这话说出来,跪在另一边的徐晃就得给自己一斧子。
董白不看王允,目光注视着前方的祭火。
轻声说道,“因为,我已经没路可走了啊。”
董白脾脏中的传国玉玺微微散发着寒光,映衬着董白此时的心情。
網遊之龍戰黃泉 天魔神主
洛阳之乱。
长安之乱。
董白这小小女子,被时势的的波涛高高托起,又翻卷拍下,柔弱的如同小小浮萍。
空間農女:獵戶相公來種田 姒腓腓
她承担着世人嫉妒的福分,与此同时,命运也被这福分羁绊,连好好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
经历了两次兵荒马乱和失去一切的无助之后,董白的心也在悄然变化。
她的目光扫过身边的人。
王允、徐晃、蔡琰……
董白脸上忽然露出一分说不明的笑容,带着少许自嘲带着少许讥讽。
大楚小掌櫃
随后又慢慢轻声说道。
“师父那么了不起,算定了一切,那么我这小小徒儿,岂不也在他的股掌之中?放心吧,我们走下去,总有活路。”
失去了一切的董白,庾献已经成了她的信仰。
她对这信仰有多少信任,就又有多少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