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em5sd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仙都-第一百二十六節 一言出天地定-5mq8n

仙都
小說推薦仙都
管虢公、乌照、藏兵、樊鸱四将围住山涛,轮番出手,彼此配合无间,存心将他困在北地冰原,不得脱身。山涛心中打了个咯噔,当他鼎盛之时,不畏群战,自然不把彼辈放在心上,如今为破灭法目所伤,众寡悬殊,腹背受敌,一身神通大打折扣,却如何是好?最令他忌惮的是,眼前四将只是癣疥小患,正主尚未现身,真正的大敌引而不发,暗中窥探他的破绽。
山涛微一沉吟,旋即拿定主意,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当即起心意一唤,北地骤然间风云变色,一轮暗淡的赤日悬于半空,若不堪重负,从天而降,瞬息掠过千万里,落在山涛脑后,烈焰飞腾,吞吐光华,令人不得直视,冻土冰原层层消融,水汽氤氲而起,遮天蔽日。管虢公、乌照、藏兵、樊鸱四将不约而同退后数丈,眯起眼睛,只看到一缕模糊的身影,在强光中扭曲晃动。
挟一轮赤日之力,此时待要脱身,易如反掌,然而山涛心底却腾起一阵强烈的不安,他不假思索,十指穿插勾结,结成一个怪异的手印,低低念了个“咄”字。一言出,天地定,刹那仿似永久,管虢公、乌照、樊鸱心中大震,如醉酒一般,东倒西歪立足不稳,体内翻江倒海,响起一连串轻炸,飞出点点滴滴细小的血珠。
藏兵镇将看在眼中,心如明镜,暗地里冷笑一声,南方本命血气哪是那么容易炼化的,吃到肚里的东西,终究要吐出来,不光吐出来,更要赔上十倍的利息。
山涛借赤日作法,收回南方本命血气,管虢公、乌照、樊鸱已将血气炼化,兀自苦苦支撑,这四份血气经深渊意志点染,仓促间夺之不去,他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数了,山涛“咄”字出口之时,远在天南海北,山巅海底,鬼牙将、莫澜、契染、陈聃四人正孜孜炼化本命血气,忽然心生震动,体内血气沸腾,身体失去控制,颅顶八爿顶阳骨豁然中开,南方本命血气如脱缰野马,夹带己身精血,夺路而去。
变生不测,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鬼牙将催动血符枣核,莫澜祭起血玉滴水佩,契染口含千枝万叶血气丹,陈聃张开昊天神域,四人同时施展手段,争夺血气。血符枣核乃山涛赐下之物,如何能违背主人心意,鬼牙将一声惨叫,声音戛然而止,身躯炸得粉碎,精元尽数投入本命血气,一滴血珠翻来滚去,颤巍巍漾动数息,凭空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山涛眼前,欢呼雀跃,投入他脑后赤日之中。
鬼牙将本是命定之人,山涛有意扶持他收拢本命血气,成为南方之主,升起一轮新的赤日,跻身深渊主宰之列,不想变生不测,深渊意志借一颗小小的镇珠,撬动血战大势,夺取本命血气,搅得龙蛇并起,天下大乱,殚思竭虑埋下的一招暗棋,到头来还要他亲手拔除,亲手摧毁。世事无常,即便入主深渊之底,也不得称心如意。
南方本命血气归回其主,烈火烹油,赤日光芒大盛,山涛深深吸了口气,神采奕奕,他嘿嘿自语,低笑道:“你,还不出来,要等到何时?”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楚清
话音未落,第二滴本命血气破空而至,却是莫澜拼着舍去半身精血,借“血符珠”脱身,挣脱本命血气的侵蚀,远走高飞。山涛将第二份本命血气收入赤日,举目朝远处望去,视线越过万水千山,落定在陈聃身上。不看僧面看佛面,陈聃压力忽然一松,精血回归己身,本命血气一毫不取,消失于虚空之中。他怔怔呆立片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双眉纠结成一团,七十二莲花峰之行,到此尘埃落定,他损失了一头血奴,双手空空,全凭昊天的面子,才得以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陈聃心中空落落的,旋即燃起一团烈烈怒火,充斥胸臆。不甘!不甘!不甘!
极北之地,万丈冰山,孤峰撑拄天地间,契染藏身于山腹深处,苦苦支撑,体内精血如开闸的洪水,被本命血气生生抽去,正当心惊胆战之际,舌下千枝万叶血气丹微微一颤,一股晦暗深沉的气息悄然降临,一抹淡淡的虚影现于冰雪之中,背对契染,徐徐探出右手,朝那滴本命血气指了一指,血珠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捉住,欲拒还迎,扭捏了十余息,一缕缕血气飘散而出,裹挟着夺去的精元没入契染体内。
初學盜墓 炒樓花
神醫廢材妃
散落在外的本命血气失去感应,山涛心中一动,在万丈光芒之中,朝极北之地望了一眼。他看到本命血气散入契染体内,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渐次暗淡,四目相投,尽在不言中。这是转轮插手了,山涛心中暗暗叹息,看在昊天的面子上,他退了半步,取回本命血气,放陈聃一马,然而转轮却不容他出尔反尔,亲自出手留下了一份本命血气。
一份南方本命血气,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就留给契染吧。山涛断了心思,三滴血珠在赤日中翻来转去,忽地化作三头金乌,气息节节攀升,将体内最后一丝残留的深渊意志消磨殆尽,双眸炸开点点血芒,张开五指朝管虢公虚虚一抓。
管虢公纵声厉啸,穿云裂帛,白骨绽开无数细小的裂纹,密如蛛网,骨屑冉冉升腾,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眼看本命血气即将夺体而出,他不由心生退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镇珠安然无恙,换一具附体之躯,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管虢公正待弃了这一具千疮百孔的白骨,一阵异样的感应拂过身心,答允他出手之人,终于应邀而至。
山涛脑后赤日腾空飞起,投入万丈高空,金乌衔尾追逐,滴溜溜转了数圈,降下一道流火,以雷霆万钧之势砸落冰原。
蘭因·璧月
哺乳期的女人
赤日流火,天降异兆,落风谷一幕重现,魏十七不避不让,立于流火之中,星域不动,佛国不现,天顶不出,单凭十恶星躯,硬抗山涛倾力一击。流火洗刷星躯,不增不损,浑然如一,魏十七犹有余暇,细细体察本命血气的虚实,血气法则的种种变化清晰可辨,如在眼前,伸手即可攫取。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魏十七窥见血气法则,山涛又何尝不知他的深浅。世事无常,强弱翻易,当日在落风谷没有将他碾灭,如今轮到自己尝这苦果了,山涛长叹一声,将身一纵,化作一抹血光,冲天而起,径直投入赤日之中,不战而退,避其锋芒。
魏十七长身而立,抬头看了一眼,深渊第一凶星大陵五跃出苍穹,悬于天顶,主杀,主死,主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