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f0tmk精彩言情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 ptt-第1690章展示-o92mw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古争看着对方再次沉入水池,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对方下去开始恢复自己的伤势。
在这水下,古争要承认,自己还真不是对方的对手,就如同对方在外面,也打不过自己一样。
那是它的主场,除非实力悬差很大,要不然古争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无奈的叹了口气,古争降落下来,要想想办法,怎么才能突破这层屏障。
吞下一颗丹药,古争再次走到后面上来的地方,恰好看到齐长老从一个方向走来,看到古争惊喜的说道。
“已经解决了?”
“没有,对方的狡猾程度出乎我的预料,而在水里,我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古争如实的说道。
“可惜了,我手里还有一些丹药,倒是可以把对方从水里逼出来,可惜我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在石殿中根本没有取出来。”齐长老一听,在看到古争面无表情,也是遗憾地说道。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一切都来不及准备。
“不行的话,我只能强行破开那道蓝幕了,至少他出来在外面,肯定是我的对手。”古争把手中的云荒剑收起来,准备先休息一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说。
“我这还有一些丹药,你是否拿取一点。”那齐长老翻出几枚上好的丹药说道。
“我已经吃了,还是你之前故意多给小莹。”古争摆手拒绝道,自己吃下的一种就是他手中的一枚,对于自己这种轻微伤势正好不过。
不过就在这时,古争突然心中一动,在自己的肩膀之上,一缕缕紫气开始沸腾起来。
“没事,自己人!”看着齐长老惊讶的目光,古争连忙说道,同时自己暗自运转法力。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古争的肩膀之处,一个拇指大的血洞突然炸出,一个紫色珍珠一样的东西从中飞了出来。
漫天紫色光华不断升起,古争嘴角也忍不住露出笑意,沉睡至今的紫衣终于清醒过来。
足足半刻钟的时间,那颗疑似珍珠一样的才放大成桌子般大小,随着上面最后一次璀璨的紫光放出,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空中落下。
“好久不见,古公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久不见紫衣,你终于醒来了!”古争也是为紫衣欢喜,哪怕对方是最后万分无奈的选择,至少对方的付出相对来说,也是极大帮助了自己。
豪門小媽,總裁太霸道 月上雲稍
“这都过去多少时间了,我依稀记得你曾近用过我的力量,那个颖芍的小姑娘呢!”紫衣朝着四周一看,有些唏嘘道。
“颖芍?罗馨!”古争一怔,在那个地方发生异变之后,古争就没有注意她们,不过自己让人去照顾一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或许此时在星霸他们那边吧,有空在问下吧。
“难道出什么事情了?”紫衣看着古争愣住了,不禁问道。
“不是,只是那是相当时间了,至少也快过了上万年了。”古争随口说道。
“那么长时间,不过还是感谢古公子,要不然我早已经身损了!”紫衣有些感慨,随即再次说道。
“你也帮助过我,这点忙算不得什么,有时间把血脉联系解开吧,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古争看着熟悉的紫衣,此时也已经踏上到了大罗,虽然路程有些艰难,但自己总归没有食言。
而且解开血脉联系,并不是那么轻松,必须做好万全准备,两个人都会陷入极度虚弱当中,一定要在绝对安全的地方进行。
“那个不着急,这里是哪里?似乎在一处遗迹当中?”紫衣环顾一周,看着周围的景象,皱起眉头说道。
此时对于她来说,古争的信任度已经达到最高,因为对方真想收复自己和害自己,自己也不会醒来,前面有太多的机会。
“是的,不过现在长话短说,我需要突破前面的一层护幕,而那个控制的机关就再次水池下面,有一个不逊色我的家伙,在里面防守,你也知道,我水下的功夫一般,而对方最为擅长,一增一减我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古争指着前面快速地说道。
“那个好办,在水底下,我还真不怕任何敌人,真好熟悉熟悉身子。”紫衣看着前面,脸色露出一丝微笑。
不等古争纷说,她的身影化为一团紫光,朝着水池底下冲了下去。
“古公子,对方是?不会有问题吧。”旁边的齐长老一直没有吭声,没有想到的是,古争身上竟然还潜伏着一个大罗,听着好像应该是他的羁绊之类,竟然还用上可血脉条约来相接。
“就当我是我一个朋友吧,绝对可以交心。”古争想了一下,这才说道。
“至于对方的安全,不用担心,她本身也是海中一种,尤其得到一些机缘,现在更加强大,更加擅长在海底战斗。”
古争是一点不担心,哪怕对方才醒来,对于力量的掌控或许不足,可是那个水怪也是处于重伤状态。
很快,那水池下面传来激烈地交战声,大片的水扁从上面蹦出,一团团紫光和蓝色的气息更是不断肆无忌惮的冒出,整个地面都轰隆隆震响。
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就陡然消失下去,再次恢复了平静。
只见前面那层护罩闪烁两下,就彻底消失,看来紫衣已经赢得最后的胜利。
下一刻,随着水池上面哗啦一声,紫衣的身影从下面再次飞了出来,身上一点伤势没有。
逆龍遮天 聆淵
“对方通过下面的暗道跑了,我只是把那个水晶给摧毁了,没有去追过去,不过对方也被我重创了,不会再出来捣乱了。”紫衣来到古争面前,对着古争歉意的说道。
“那就好,我们主要是去救一个小女孩,不要和对方多拉扯一点时间。”古争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不过还是说道。
“小女孩?是你的那个名义上女徒弟吗?”紫衣想起在下面那个叫任玲的女孩,不禁问道。
“路上我在给你说,这事情有些多了,我们还是赶紧前进吧。”古争一边加速,一边说道。
在穿过这里之后,上面的装饰明显变得更加豪华起来,一处巨大的房屋几乎占据了前面五成的空间,而后面依然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在最上面,有一键几乎达到山洞顶端的大殿,也是最后一间,独自傲视在嘴上面。
“齐长老,接下来我去找小莹就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来到前面齐长老所说的大殿内,中间空荡荡一片,只有十几个传送阵在遍布在这里,只不过大部分已经彻底损坏,完好无损的看样只有几个,此时也处于未激活的状态中。
農女禦獸師:高冷相公無限寵
“要不然我给你们一起吧?说不定用的上我的地方。”齐长老犹豫一下还是说道。
“不用,我们两个足够了,而且外面还需要有人坐镇,如果这个时候,对面有人过来,那么罪过可就大了。”古争摇了摇头,直接说道。
“那好吧,真是对不起。”齐长老脸色挣扎几下,还是放弃跟过去的打算。
因为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他哪怕自己失去性命,也不能让对方打开一口子,尤其这个紧要关头,对方说不定随时都能过来。
奧術年代 羽林都督
没有自己的坐镇,这座到岛屿和空无一人没有什么区别,还会连累到其他岛屿,让他想要继续跟进话咽了下去。
盛寵黑客新娘
说完齐长老朝着左边的一座传送阵走去,整个人盘坐在当中,开始激活起传送阵,很快随着传送阵的运转,齐长老的身形消失这个大殿当中。
“我们走吧!”古争看了一眼小猫,对方还是一直平淡如水的表情,看来事情并没有往坏处发展下去。
古争也没有告诉齐长老,小莹在后面被人抓住的事情,因为在这里,能够出现,蓝药门的几率太大了。
既然知道上面有人,古争和自已两个全身收敛全部气息,朝着上面加速前进。
而在中间的路上,在也没有任何陷阱和守卫,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上面大殿外面,而趁此古争也给自已传音说道这年发生的事情,让她也知道一切。
“有人!”
古争在上面接近的时候,听到簌簌低语声在上面响起,古争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紫衣了解的点点头,然后两个人悄悄地靠近过去。
这所大殿虽然在外面看来是一个整体,在其中在里面如同一个园林一般,早就被切割成不同地方,形成不同的区域。
而在入门口之处,就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大殿,周围一条条巨大的石柱,雕刻许多奇珍异兽,周围除了同我那个其他的通道之外,并没有多余的东西,显得有些空荡荡。
而在上面竟然还有一层高起的高台,一个宽敞的椅子高高在上,放在那里,就像尘世间的皇帝一般,俯瞰着自己的臣民。
此时两个身穿蓝色衣袍的人正中间的地方,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有些紧张。
其中右边超前走几步,透过门口朝着下面望去,几乎可以把下面的风景全部看在眼中,让他舒心的是,并没有任何可疑的身形。
因为通往这个大殿最后一条路,是一条仿佛空中走廊一样,根本无处躲避。
“刚才他们让我们查看一番,说是有人闯入进来,该不会是我们那几个高层吧!”看到下面没有人,右边的人舒了一口气说道。
“对方最好是进来例行查看一番,就像以前一样,在东西收走之后,通过下面的大殿就离开了。”左边的那个人也同样松了一口气,也没有那么紧张。
“这里的东西早就全部没有了,只是个空壳子而已,除了主岛下面还有一些东西,其他全都搬空了,估计就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在这里看一会,如果没有人就回去吧。”右边的那个人也同样走上前,望着门外说道。
不过是不是觉得不放心,两个人心有灵犀般此时突然冲出去,一人朝着一边望去。
不过两边空空如也,甚至左右前后上下都打量一番,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他们没有在说话,只是站在这里警惕着朝着下面和四周看去,足足有一个时辰,右边的人才开口。
“走吧,看来没有人,我们回去吧!”
他的同伴点点头,两个人朝着里面进去,找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極品奶爸
此时古争和自已其实就站在他们面前,可是他们的实力太过低微,仅仅是天仙中期,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他们两个人。
絕色痞後:馴服妖孽皇帝
看到他们离去,古争和自已静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走到一个比较宽敞的通道里面,继续跟着他们。
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轻车熟练一般在这里面前进,途中也没有说话,可是等到走到一个非常狭窄,勉强只能一人通过的走廊时,两个人走到一半的距离,突然停下身子,转身朝着来时的飞速前进,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古争看到对方警惕性那么高,心里赞叹一声,随即整个身子极速般缩小,紧紧贴在墙壁边缘,看着两个在自己面前刮起一道狂风,继续朝着来时的路飞奔回去。
而紫衣也是选择和古争一样办法,根本没有被对方发现。
至于腾空而已,在上面一人多高的地方,一道非常隐晦的监测法阵在运转着,只要你一碰触,就能触发机关。
古争在进来的时候就发觉有些问题,对方或许是故意走到这里,这警惕心还真高,要是稍微粗心一点的人,说不定直接就暴露了。
“奇怪,刚才我感觉有人,难不成是错觉?”右边的人来到大厅中,这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也许是那些白魂影响到你了,我都没有感觉到任何,是你的错觉吧。”另外一个人耸了耸间说道。
“也许吧,赶紧回去报告吧。”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另外一个朝着后面通行的通道走去,古争也是同样小心地跟在后面。
自己倒要看看,怎么连这里还有蓝药门的弟子,要知道齐长老都不知道这里有人。
这一次对方总算没有在故弄玄虚,在快速穿过一个个不同的地方,终于来到疑似最后面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卧室一样的造型。
不过这里一片零乱,只有那些平常的东西遗留在这里,而且大多数在就内外风化,只要一碰就能灰飞烟灭。
那两个直接走到最后面,在一个墙壁之上来回按住几下,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一个石门从中间的位置打开,两个随即走了进去。
而古争两人几乎贴在对方身后,一同跟随对方进去,这才发现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石屋,就像隐藏的密室。
身后的门在古争两个堪堪进来的时候,就再次关闭,如果不快一点,说不定都能被关在外面。
“外面什么情况!”一个全身上下套在黑色衣服下的男子,正在这里看守着,看到两个人进来,直接问道。
“大人,外面一切平安无事,我看到中间大殿的传送阵被人打开,看样子过来的人已经离开了。”此时最初右边的那个蓝药门弟子说道。
“嗯,算算日子也差不多是那些人巡查的时候,回头告诉大家要小心一些,你们进去吧,还有任务需要你们去做,你们不能消失太久。”那个黑衣人点点头,还以为和以前一样,点点头直接说道。
古争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而是看着墙角,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水池,之前被古争和自已打伤的水怪赫然就在那里泡着,不过看样子已经进入深度闭关当中,再加上古争和自已的全力收敛,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依然静静地躺在里面,修复着自己的伤势。
“是,大人!”
两个蓝药门弟子对着黑衣拱手同时应道,然后朝着后面继续走去。
在后面,有一个羊肠小径,里面黑乎乎一片,只有几片蓝色光芒照应着。
“看那里!”这个时候紫衣对着古争心里感应一番说道。
豪門秘婚新娘:爵少,早安 黛蜜兒
古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进入通道旁边的之处,有两道新鲜的抓痕,似乎有人在扒住那里一样。
古争目光一凝,那个小小的痕迹和小莹的手掌一样,看样子这个时候小莹,似乎已经从齐长老说的疯狂状态中醒来了。
霸道太子:笨婢小寵妃
但是这个时候似乎已经被对方给控制,甚至连多余的反抗都无法进行。
“跟过去!”古争心里同时说道,继续跟着他们朝着前面走去。
这个狭窄黝黑的通道,踩在上面有些软绵绵,而且外面一片漆黑,也不知道通往哪里,不过跟着前面两个蓝药门弟子,半盏茶的功夫不到,一片新的天地出现古争的面前。
这个地方同样十分的巨大,脚底下全部都是松软的草皮,而更加令人震撼的是,在整个天空之上,是一片看不到边缘的大海。
一道蓝色的护罩在这里升起,可以映照出周围许多各种海洋生物,在无忧无虑的游动,仿佛来到了地下世界一番,令人神往不已。
不过古争可没有被这新奇的景象给吸引住,快速朝着四周看去。
这个面积虽然大,但是并没有任何高层或者大殿之类,倒是有一些奇怪的石质雕像竖立在各处,而在其他地方,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屋,不过此时并没有看见任何人。
而前面的那两个蓝药门弟子,依然朝着前面走去,按照自己的计划准备行事,根本不知道有人一直跟在自己后面,也来到了这里。
古争看着周围,正想继续跟过去之时,忽然在离着自己这边较近的一个雕像,眼中突然冒出一阵红光,朝着周围扫视看去,同时一股尖鸣声从空中响了起来。
他们似乎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