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gzcxq超棒的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拳打爆慕雪-p7h7l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对了,真武说明天有趟比较快的火车,大概一早出发,傍晚就能到。”陆水不再讨论东方渣渣跟豆芽。
还是应该说说正事。
慕雪点头,轻声道:
“那要隔天才能去看陆少爷院子的花了。”
因为刚刚回去,肯定要见见陆水爹娘,再吃顿饭,天就已经黑了。
她又不能在晚上打扰陆水,除非蒙面去揍陆水。
她的袜子都准备了好久,可是一直没机会下手。
随后慕雪也不着急,总有机会动手的,哪天把她惹急了,就是左一拳右一拳,转身再来个上勾拳。
然后塞袜子。
没带就去买一双新的。
万一附近没有卖,再考虑别的。
教训是要给的。
陆水吃着桌面的东西,总感觉周围有一些小危机感。
不过回了陆家,问题应该不大。
慕雪想要动手,不方便。
而且不就是动手揍两拳嘛,不碍事,他可以还手。
拳拳打在慕雪身上,那感觉肯定不错。
拳拳到肉,打碎慕雪。
就怕她玩不起动混元之气,杀戮领域。
开挂还玩什么游戏?
有意思嘛?
————
次日陆水他们告别了巧云宗,踏上了回陆家的路。
这次是白天,慕雪没有再睡,而是跟陆水一起看窗外的风景。
“陆少爷能帮我拍个照片吗?”路上慕雪突然问道。
她今天穿的还是紫色的仙裙,非常好看。
“雅琳她们要看。”慕雪补充了句。
对此陆水没有意见,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真武这时候要是冒头说他有相机,陆水就打算就把真武丢出窗外。
顺便把真灵也丢出去,如果那个丁凉动一下,也一起丢了。
“慕小姐只要坐着的吗?”陆水好奇的问道。
慕雪点头,开口解释:
“嗯,全身照丁凉昨晚帮我发过了。”
陆水:“……”
他觉得可以把照片要过来,让他看看拍的怎样。
不过想想都要成婚了,不急于一时。
随后陆水给慕雪拍了照片,便发给了慕雪。
“慕小姐看一下。”陆水说道。
慕雪看了手机,然后道:
“昨晚是丁凉给我发的,我发给陆少爷试试,看看对不对。”
说着慕雪就把自己的照片发给了陆水。
看到慕雪发过来的照片,他发现正是慕雪穿紫色仙裙的全身照。
“慕雪这是故意要发给我看?”陆水心里闪过这个疑问。
然后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之后慕雪不再说话,而是在给雅月发照片。
陆水也没再开口,只是坐在慕雪身边。
慕雪发完照片,她就时不时的问陆水怎么用手机。
陆水的回答大致是这样的。
“这样。”
“这个不会。”
“这个太难。”
“这个不懂。”
“这个你上网查吧。”
“哦,到站了。”
慕雪:“……”
这种夫君要来做什么?
送上门的老婆,也不懂验收。
也就她傻傻的,觉得陆水是世上最好的夫君。
不过确实是到站了,他们不得不下火车。
刚刚出火车时,天就已经开始黑了下来。
“黎音姨说去他们那边吃晚饭。”出了火车站慕雪就开口道。
陆古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儿子跟儿媳妇今天会回来。
所以,饭都准备好了。
陆水听了眉头皱了下,不过也没什么大感觉。
又不是没吃过。
慕雪也不担心,黎音姨的菜除了难吃,对身体有益无害。
对一下普通人来说,吃了不说药到病除,增强体魄还是没问题的,就是难吃。
主要是材料好。
很快陆水跟慕雪就回到了陆家。
只是刚刚到陆家,陆水就接到通知要去见三长老。
这让陆水有些疑惑。
他这次外出没干嘛呀,就跟慕雪到处逛,三长老没事找他作甚?
不过不用去吃饭倒也是一件好事。
“那慕小姐帮忙告知下我爹娘。”陆水对着慕雪道。
慕雪自然是点头,让陆水逃过一劫了都。
之后陆水往大殿而去。
他仔细思考了下,三长老极可能会问他迷雾群岛的事。
他确实没干嘛,还给陆家赚了不少钱,想来这次五百万是还清了。
而后陆水进入大殿,只是刚刚进入大殿,迎来的却是三长老五千多万的脸。
“……”
陆水有些意外,合着越欠越多了。
“见过三长老。”陆水来到大殿下,恭敬的开口。
三长老看着陆水,眉头紧皱。
一语不发。
陆水站在下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三长老便秘吗?
“虫谷被重创的事,你知道吗?”终于三长老开口问了句。
“知道。”陆水点头。
他就知道是这件事,可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给陆家赚钱了。
“后山灵药田最近需要除草,这两天你去除草,有问题?”三长老开口说道。
语气中带着一种无奈。
这也让三长老失望?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盛寵世子妃 (1)
三长老是个玻璃心吗?
当然,这些话他不敢说。
重生之帝國能孕 絕望的蘿蔔
万一又让他进风霜河一周,就难受了。
但是三长老没直接说是惩罚,他无法反驳。
犹豫了片刻,陆水只能点头:
“没问题。”
就当去陪陪二长老她老人家。
后山的灵药田,是二长老的。
其他人别说除草了,连后山都去不了,只有少部分的一些人才可以去。
当然,他可以随便去。
只是以他正常的实力,通常找不到那些地方,想找到得看运气,以及几位长老的心情。
“在迷雾群岛,有其他收获吗?”三长老问了句。
“捡回了一朵肉食花当宠物。”陆水如实回答。
“没了?”三长老问。
“没了。”陆水低头回答。
听到陆水这句话,三长老五千万的脸,隐隐有突破六千万的趋势。
陆水偷偷瞄了一眼,看的非常清楚。
那数值简直在狂飙。
“啧啧,百万百万的跳。”陆水心里吃惊。
三长老已经不想再看到陆水了:
“明天记得准时。”
陆水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看着陆水退出去,三长老一声叹息。
“让大长老意外出手,等同卷入一群大人的目光中,这可不是好事,就不懂审视自身处境么?”
三长老摇头,觉得陆水还不够了解修真界。
还是缺乏历练。
“不过相比以前还是有不少的进步。”
让三长老无奈的是,这些进步都是为了一个女的。
堂堂陆家大少爷,就不能有点出息?
这说出去,就容易被人轻视。
不过想想,陆水在外面什么时候被重视过?
想到这里,三长老又松了口气,只是刚刚松口气,又感觉陆水不争气。
“算了,早点成婚也好,现在感情也好,应该很容易有孩子。
希望陆家能诞生一位天骄。
至少也应该比陆水强一些。”
三长老望向外面,沉默不语,他觉得他要求一点都不高。
毕竟再差也不能比陆水差了。
陆家这么多年,出个陆水这样的,真的很稀奇。
囧月風華錄
————
陆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天自然已经黑了下来。
想来慕雪也已经回去休息。
他看了眼院子的花朵,发现一个个长的还可以。
末日最強召喚
应该是他跟慕雪不在期间有人照看,不然难说会不会枯萎。
没有在意,陆水便坐在院子中挂起了小台灯,开始看书。
距离他晋升还有一些日子,回来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要快几天。
天地之力也不怎么多。
“按照现在的进展,五阶要到下个月初,慢一些要下个月中旬。”
“九月份五阶,那么就只有四个月多的时间,不知道够不够六阶。”
“如果六阶了,加上天地之力,加上六阶炼体,应该没问题吧?”
如果可以他还想布阵。
“以慕雪表现出来的实力,应该是可以秒七阶的。
等我六阶了,不用天地之力也能跟七阶打,战胜是迟早的事。
如果加上阵法,加上天地之力,随便秒。”
仔细一想,陆水觉得,他甚至不用力抗输出争取一拳击败慕雪。
他感觉自己能压着慕雪打。
这还是他被削的实力,如果没有被削,他觉得一拳打碎慕雪,不是梦。
至于慕雪进步,慕雪没有修为,本就限制了变强的速度。
一直保留着普通身体,是要付出绝对无敌的代价。
如果慕雪有修为,而且还有那么多的混元之力,那么…
洗洗睡吧。
一晚上,陆水基本都在看书。
夜深了就去屋里躺着勾勒天地阵纹,以防止慕雪睡不着路过看到他醒着。
清晨时分,陆水就坐在亭子里,开始看书。
从他重生回来,这已经是稀疏平常的习惯。
祁溪也是一大早送了点心进来。
而后默默退了下去。
陆水没在意,他继续假装看书,实际上勾勒天地阵纹。
他发现现在离4.5很近了,明后天就能成功晋升。
天微微亮,陆水便把书合起来放在一边,而后吃着桌面上的点心。
嫡女馭夫
等待慕雪。
一大早的,慕雪肯定会过来看花的情况。
果然,陆水吃下第三块点心时,就听到了外面传来脚步声。
虽然很轻,但是他还是听的出来。
而且这个脚步声肯定来自慕雪。
陆水看向院子门口,不多时便走来一位身穿过膝裙子,长发飘逸的女子。
她低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
手有些不知道摆哪好。
陆水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轻声道:
“慕小姐今天格外好看。”
这人自然是慕雪。
“是悠淼前辈送的,觉得应该穿一下。”慕雪低头说道。
虽然是给陆水看,但是这一世第一次穿,还是有些不习惯。
是的,她就是故意穿过来给陆水看。
陆水上次在巧云宗想看,她就穿来了。
虽然不太习惯,可谁让陆水要看呢。
好在陆水不会不喜欢。
陆水看着慕雪开口道:
“慕小姐是来看花的?”
他没有打算把目光移开,只要他喜欢看,慕雪反而会安心。
慕雪点点头,随后来到花丛边,束了下裙子,而后轻缓蹲下,优雅端庄。
看着都是一种美景。
观察了会鲜花,慕雪轻声道:
“陆少爷是觉得我以前穿的不够漂亮吗?”
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看着鲜花。
听到这个问题,陆水同样来到慕雪身边,而后蹲了下去,道:
“每天中第一眼看到慕小姐,就等于看到了今天最美的事物。”
慕雪愣了下,然后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慕雪才又一次开口:
“那能再漂亮点吗?”
她觉得一些衣服可以让她变的更漂亮,当然,有些衣服只能穿给陆水看。
“慕小姐已经够漂亮了,再漂亮,那不是为难我吗?”陆水说道。
慕雪看向一边的陆水,好奇道:
“怎么为难陆少爷了?”
“慕小姐再漂亮,那看着慕小姐还怎么转回去看路?”陆水说道。
慕雪睁着大眼睛看了陆水一会,而后低头又一次沉默不语。
心里有些小雀跃。
陆水在夸她她当然高兴,就是不敢继续应下去,担心又来了什么让她生气的反转。
只是她轻轻移动了位置,靠近了陆水。
她肯定,陆水是喜欢她的,就是不大大方方的承认。
大概是要等成婚后。
如果已经成婚,她现在都已经扑到陆水身上了。
每次都要克制着。
嗯,克制最多的,还是动拳头。
果然,陆水还是让人生气的。
“陆少爷,帮我弄点水,用下雨的模式就好,小雨。”慕雪观察了下花朵开口说道。
只是很快又补充了句:
“就边上这些。”
陆水没有拒绝,这种事他是不会拒绝的,万一慕雪不敢开口让他帮忙,就不好了。
至于帮忙买冰淇淋,或者开瓶盖,那就不一样了。
啪!
一声响指响起,慕雪指定的区域,下起了毛毛细雨。
他控制的不算太好,但是也过的去。
反正属于正常水平。
“还有这边,土太硬了。”慕雪走到一边说道。
这次陆水没有动法术,而是直接从储物法宝拿出了一个小铁铲,轻轻松土。
慕雪看的一愣一愣的:
“陆少爷,你怎么会有种这东西?”
陆水头也不抬道:
“真武给我的。”
真武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慕雪无法理解。
上一世真武真灵不是这样的吧?
“还有哪里吗?”陆水松完土,开口问道。
無糖愛情 蛋蛋1113
慕雪起来,走到一边独立的花前,道:
“需要剪一下叶子。”
陆水拿出了剪刀,递给慕雪。
慕雪看着眼陆水。
陆水会意:
“这是我从仓库拿出来的剪刀,偶尔剪剪叶子,应该挺方便的。”
慕雪接过剪刀,看了眼,心里就有了答案。
“断海斩龙剪。”顾名思义,可断海斩龙。
她记得这剪刀来历非常不凡,是真的剪过一条神龙。
除了陆家,谁没事会让年轻一辈随便接触这等宝物?
七鳞龙吟剑是陆水奶奶遗物就不说了,这剪刀可不是遗物。
毒寵權妃:皇上,不可以
“大概是哪位长老随便丢在仓库里的吧。”慕雪心里这般想着。
毕竟她不可能都知道仓库里的东西是谁放的。
不过,这剪刀用来剪叶子,确实比较好用。
之后慕雪就蹲下,开始剪起了该剪的叶子。
陆水在后面看着慕雪,看着慕雪照看花丛,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
忙了一会,陆水就抬头看向已经起来的太阳道:
“慕小姐还要继续忙吗?”
慕雪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水,这是要逐客?
“打扰到陆少爷了?”慕雪开口问道。
“没有。”陆水立即摇头,接着开口解释:
“三长老让我去后山灵药田除草。”
“陆少爷又被罚了?”慕雪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陆水。
“是帮忙。”陆水强调了下。
慕雪没在意这个,而是道:
“那我留在这里继续处理?”
因为这里是陆水的院子,慕雪虽然是陆水未婚妻,但是依然不是这里的女主人。
留在这里还是需要陆水同意的。
除非陆水不在陆家。
陆水点头:
“慕小姐自便。”
说着陆水就转身往外面走去,去晚了谁知道三长老会不会为难他。
慕雪看着陆水往外面走去,她有些犹豫。
当看到陆水即将离开院子时,她突然开口叫道:
“陆少爷。”
陆水转头看向慕雪,只是刚刚转头,就看到慕雪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有些羞涩的开口:
“陆少爷觉得,这个裙子穿着好看吗?”
陆水有些意外,当然也有些失神,但是眨眼间便恢复了过来:
“裙子好看,慕小姐更好看。”
慕雪有些欣喜的低头,轻声道:
“陆少爷一路小心。”
陆水多看了慕雪一眼,然后才努力迈步离开。
慕雪是看着陆水走出院子消失在门口。
只是刚刚消失,慕雪就看到陆水又退了回来,而且目光放在她身上,然后慕雪就听到了陆水的声音:
“对了,慕小姐记得不要把桌面的点心吃完。”
慕雪看了一边的点心好奇道:
“是因为陆少爷喜欢吃吗?”
喜欢吃她可以学,不过她会的好像都是陆水喜欢吃的。
就是不知道婚前婚后口味有没有变了。
“不是。”陆水看着慕雪平静道:
“点心剩下不少,慕小姐吃完容易胖。”
说完陆水就直接消失在慕雪视野中。
慕雪盯着陆水消失的方向,然后冲着空气咬了口:
“你才胖呢,就吃完。
胖了你也得娶。”
随后慕雪又转了身,被陆水夸的感觉真好。
接着慕雪决定回去换回普通仙裙,因为陆水今天没空,看不到这么漂亮的她。
那穿着就没那么开心了。
————
陆水多看了慕雪一眼,心情也不错。
他一路往后山走去。
至于灵药田位置,他是知道的,但是这次权当不知道,随便走。
应该是可以走到。
二长老会接他。
而后陆水关闭了感知,打算以普通状态开始寻找灵药田。
他走了几分钟,发现还没找到。随后他又找了十几分钟,依然没找到。
接着又走了几十分钟。
然后陆水愣住了。
“……,二长老不会还在睡觉吧?”
是的,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地方,如果不开隐藏的力量,他已经迷路了。
最后陆水打算休息一下。
只是刚刚坐下,后面就传来声音:
“你在这边干嘛?”
是二长老的声音。
陆水转头看了过去,看到的依然是穿着白大褂的小女孩。
她双手放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看着陆水。
“找灵药田,没找到。”陆水说道。
“跟我来吧。”二长老走在前面道。
陆水自然是跟了上去。
“三长老让你来的?”二长老走在面前问道。
实际上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看到陆水在后山乱窜,她还以为陆水要干什么隐蔽的事。
没想到一直在转圈,然后她就出去了。
正常情况下,陆水要去灵药田,她也不会拦着。
又不是没让他来过。
“让我来除草。”陆水简单的解释了句。
二长老转头看了陆水一眼,道:
“你对灵药有了解吗?”
“没有。”陆水开口道。
幽骨鬼事 薄衫素裹
二长老一点不意外,只是往前走着。
很快陆水就看到一片灵药田。
这里有些许许多多的灵药。
当然,并不是正儿八经的灵田。
这里很多灵药是分开的,甚至环境都有些不太一样,仿佛是为了适合灵药生长特地改造的环境。
“过来。”
二长老把陆水带到一些赤红的灵药前,这些赤红的灵药药类似一般的野花,随意生长在这里。
这些灵药身边有着一些杂草。
“赤金花,生有伴生草。”二长老看向陆水,道:
“它身边的杂草绝大部分都是伴生草,是不可多得的灵草。
不要把它们除了。
如何分辨伴生草跟杂草,用你的修为感知一下。
灵气充沛的,就是伴生草。”
陆水有些好奇道:
“如果把杂草靠近尺金花,那么有没有可能让杂草变伴生草。”
“有可能,但是伴生草太多,容易影响品质。”二长老开口说道。
“那如果把原来伴生草除了,再种植一棵比较漂亮的杂草,赤金草会不会把比较好看的杂草当亲的伴生草对待?”陆水又问。
二长老转头看向陆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伸手摘了一片赤金花的花瓣,而后道:
“手。”
陆水伸出手。
看到陆水把手伸出来,二长老就把花瓣放在陆水手上。
不过片刻时间花瓣就在陆水手上消失。
陆水感觉有一些痒痒的。
“赤金花毒异类不伤同类,你好奇的话,可以去试试你的想法。”二长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