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zobph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笔趣-第七百三十七章 被抹除的記憶熱推-076rm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这猴头,还真是机灵。
李长寿哑然失笑。
门都没进,这师父二字就喊上了,而且总有一种、一种……上辈子被喊‘师傅’之感。
淡定、端庄。
不过是区区齐天大圣来拜师,自己连天都要翻了,倒是刚好教导。
李长寿坐立不动,自有今日负责道观巡查的几名弟子向前。
这几个弟子也是活泼,两男两女径直飞到了道观大门之上,男弟子身着正经道袍,女弟子身着的浅白仙裙,左右立于飞檐之上。
猴子在凡俗多年,哪里看到过这般阵仗?
尤其是见这四位仙人现身时那轻描淡写的架势,猴子的一颗道心更是激动不已,连连对这四名弟子作揖。
还是凡俗学来的文人礼节。
侧旁有女弟子笑道:“这位道友倒是颇有礼数,只是不知为何,开口就喊师父二字,还说前来拜师,莫非是此前与家师有过约定?”
这石猴忙道:“未曾见过、未曾见过,咱是第一次寻来宝地,想拜师求仙法。”
又有男弟子笑道:“道友能到此处,倒也算与家师有缘法,殊不知这数十年来,多少仙家高手想来拜访,都是到不得这扇门前。
还请道友稍等,我等前去禀告,若老师想收你为徒,自是会让你入此门。”
石猴见状大喜,更是明白这话的含义。
他,混成了有缘之灵!
这四位弟子并未失礼,全程都是以礼相待,更不曾取笑石猴的容貌如何。
毕竟种族不同,审美也是各不相同,石猴也不曾觉得这两位小仙子面容丑陋。
一男弟子入了道观,赶往李长寿面前禀告,说是道观之外来了一位雷公嘴脸的猴族生灵,说是拜师来的。
“拜师?”
李长寿故意端起架子,盘坐在软榻上,缓声道:“能到门前,定非凡物,徒儿且去问过入门三问,看这猴儿心诚不诚。”
“是,弟子明白。”
那弟子定声道了句,转身匆匆赶回道观门前。
这一来一去,倒是引得观中弟子跑过去围观,左左右右站满墙头,人、妖混杂,各自都穿着考究的道袍,身周环绕一二清气。
石猴见状,更是喜得直翻跟头。
他哪里不知这世间分人妖鬼怪,自己【应当】是在妖属,还有很多有法力在身的仙人,会喊着斩妖除魔。
见到了此处,这么多妖属弟子,更是喜不自禁。
有不少弟子被他逗得直笑,一个个窃窃私语,问这猴子是从哪里过来。
吱呀——
观门半开,那名男弟子迈步而出,对石猴做了个道揖。
石猴忙问:“师父收我了吗?收我了吗?”
“道友,老师有言,你既到得此处,也有拜师之心,就与你入门三问,看你是否诚心。”
男弟子温声道:
“你且仔细斟酌,若有拿不准的可考虑清楚后再言说,但若张口胡言乱语,老师定会罚你不敬之罪。”
馴服惡魔總裁
“好说,好说!”
“第一问,你自何处来,家在何地,父母亲人如何?”
石猴双手做揖,快答:
獸妃天下:神醫大小姐 魚小桐
“我自那东胜神洲而来,那里唤做傲来国,周遭无甚人家。
我也无父无母,石头里蹦出来的,漫山遍野都是我那父母亲人、手足兄弟。”
“胡说!”
这男弟子皱眉道:“石头里能蹦出生灵?你难不成还是先天大能、天地灵胎?”
正此时,一缕传声钻入这男弟子耳中,却是他们师父‘菩提老祖’提醒了句:
“下一问。”
男弟子也算机灵,立刻明白了点什么,对猴子的态度更温和了些。
“这一问算你过了,未有不诚之心,且听第二问。
你拜师所为何事?此前可听过我家老师的名号?”
猴子笑道:“拜师是为了成仙长生,逍遥自在!此前、嘿嘿嘿,此前倒是不曾听闻过师父的名号,只是寻仙时阴差阳错走到了此地。”
“哦?”
男弟子笑道:“还有第三问,也是最为关键的一问。
若你修行遇了瓶颈,此生无望突破,你是选择在山中枯坐继续修行,还是选择去红尘俗世做些善事。”
这问题,还真把猴子问住了。
他挠挠头,抬头看着此地门匾,感受着此地缥缈道韵。
猴子笑道:“定能长生,定能长生。”
“这里是问你,若修不得长生,你该如何选择。”
“善事恶事都非我事,我去做善,旁人说不定以为是恶,还不如回去逍遥快活。”
“你这回答……”
男弟子皱眉沉吟几声,果然等来了第二句传声:
“放他进来,换身衣物,午时殿中收徒。”
“这三问便算你过了,”男弟子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入门吧,老师答应收你为徒,先随我去沐浴更衣,换身衣物。”
猴子噗通跪下,对着院内一阵叩拜:“多谢师父!弟子多谢师父!”
这机灵劲,实可谓‘精’。
那道观的大门大开,众弟子自左右院墙跳了下来,于院内排成两列,暂且停下议论,各自放出自身气息。
猴子跳入大门,也没在意什么仪式感,对两处不断作揖,在院中跳来蹦去,惹得几名女弟子掩口娇笑。
整个道观顿时快活了起来。
后院,李长寿静静坐在那,心底思量一二。
此时天道注视,自己倒是再无法分心去谈情说爱,只能专注于谋算天道。
该如何在天道的眼皮底下,给已经被宿命锁住的猴子,增加些许变数?
这操作难度,着实不小。
两个时辰后。
噹噹噹噹——
木鱼声阵阵入耳,念经声扰人心神。
道观那嵌入山壁的主殿中,众弟子左右端坐,齐齐诵读经文。
李长寿坐在那‘天地’二字之前,左手端着拂尘、右手提着一串念珠,发饰用的是鹤发道箍,身上穿着的却是百衲道袍。
真·道佛双修。
殿门处,有只毛绒绒的手掌抓在门框,随后便是一颗毛绒绒的脑袋。
这石猴,此刻也看不出什么紧张,反倒是玩性教众,在门口打量着‘菩提老祖’,似乎想验验这是不是长生仙人。
李长寿默不作声,石猴被人推了一把,立刻跳到了殿中,对着李长寿低头叩拜。
“弟子拜见师父,弟子拜见师父!”
李长寿这才睁开双眼,表情无喜无怒,缓声道:“你要拜我为师?”
“是,是,弟子拜师,弟子拜师!”
李长寿问:“可有姓名?”
石猴忙道:“弟子无姓无名,请老师赐姓给名。”
李长寿点点头,便道:“你生了一副雷公嘴脸,又有一副天生的道体,身周无业障、口中含清气,虽是猢狲出身,却已是开了教化,当一个胡或是孙。
都市貴公子
这般,就与你赐个孙姓。”
“好孙,好孙!”
这猴头连连喊叫,“还请师父再给个名!”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
愿你悟得大道心不悔,目空一切尊自身。
这话却是不能如此说,李长寿只是道:“贫道修有解空之道,参悟定空之理,就叫你悟空,如何?”
石猴细细品磨:“悟空、悟空……孙悟空!咱也有名字啦?”
李长寿含笑点头,甩了甩拂尘,一旁有男弟子向前提醒石猴去角落入座,这就算过了拜师礼。
猴子却是颇懂规矩,跪下来一阵磕头。
李长寿倒是没太多感觉,毕竟这道观、此地这些弟子,都是为猴子成长塑造的环境,自己只负责给猴子本领。
其他,让天道自己费心去吧。
待孙悟空入了座位,李长寿示意诸弟子停下诵经,开始讲解经文。
孙悟空此刻哪里能定下心?
虽然师父嘴里面蹦出来的字,自己都是认识的,但这些字凑一起,怎么就晕晕乎乎,比那些老先生的方言经文还要让猴头大。
但孙悟空知道规矩,也不敢出声打扰其他同门修行,只是瞪着一双大眼,左看看、右看看,不多时又昏昏欲睡,头若小鸡啄米、身若芦苇荡中的芦苇杆。
很快,就有那‘呼——鼾——’之声大作。
悟空以一己之力,带坏整个课堂氛围。
李长寿心底差点笑开花,但表面却是一本正经,不为所动地讲解经文。
天選者遊戲
众弟子也是颇感欢乐,但要绷着面容,稍感难受。
待日落时分,李长寿身形随风消散,众弟子方才松了口气,齐齐围去了熟睡的猴子旁。
“悟空师弟?悟空师弟?”
几名男弟子对视一眼,露出几分坏笑,对着猴子点去了一指,让他睡的更深了些。
半日后……
“嗯?”
猴子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挂在一棵大树上,身上捆着的绳索还残留着少许法力。
他想起此前自己上课的情形,不由颇为尴尬,扭头就见这是在道观后院,多少松了口气。
怎么就睡着了?
他怎么就睡过去了?
第一次修行道法,跟不上课、如听天书一般很正常,这怎么就……
嗡~嗡嗡~
猴子下意识哆嗦了下,略微抬头看了眼,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捆着他的绳索套在树干上,离着绳索不过三寸,就是一只蜂窝。
师父罚人的办法,怎么跟自己捉弄小猴一个路子?
孙悟空左看看、右看看,眼见各处无人,身体摇摇摆摆、竟如游鱼般,在那绳索束缚中溜了出来,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就这?
孙悟空耸耸肩,摸回此前已认过路的居所,心底却在暗自苦恼,自己该如何才能跟上老师讲课的进度。
……
“唉,当元帅什么的,太没劲了。”
天庭,天河畔。
某新升任的天河水兵大元帅,穿着一身浅金战甲,躺在天河那绿草如茵的河堤上,嘴里叼着一根枯草,故作得意地抱怨着。
把玩着手中玉符的敖乙,不由道:“是挺没劲。”
卞庄蠕动着凑了过来,“咋了?哥你升啥官了?”
毒魔焚天 墨色無塵
“也就是三千世界天兵总指挥,”敖乙缓缓摇头,“不算什么大官,这是让我去接替金鹏兄长。”
“金鹏……”
卞庄喃喃了声,随后便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怎么?”敖乙皱眉问了句。
“前些日子,金鹏鸟醉了酒,当众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卞庄叹道,“这位将军,本领厉害、神通广大,天庭武将之中稳稳能排前十的大高手。
但就是太狂了点。”
敖乙道:“金鹏将军非狂傲,只是有些意难平罢了。”
卞庄道:“为何意难平?天庭对他还不够好吗?”
敖乙欲言又止,目中若有所思,有些拿不准地摇摇头。
卞庄又问:“说来也怪,你是龙族,他是凤族,龙凤本就是死敌,你们还以兄长、贤弟这般称呼。”
“总觉得金鹏将军颇为亲近,”敖乙缓声道,“龙凤大劫已是陈年旧事,岁月如此久远,也没什么恨意难平。
我此前曾问过父王……罢了。”
1賤鐘情:妖妃狠出彩
敖乙轻叹了声,闭上双眼,心底却浮现出了前些时日,自己跪在父亲面前的情形。
‘父王,孩儿总觉得道心之中缺了些什么,孩儿总觉得,如今这天庭待的十分别扭。
父王,是不是此前发生了什么事……’
‘闭嘴,退下。’
又是这般结果。
敖乙看着自己掌心的调令玉符,不由得有些出神。
卞庄嘿嘿一笑,枕着胳膊躺在那,却是说不出的舒坦,喃喃道:“要是能再见到姮娥仙子,那该多好。”
敖乙笑了笑,却并未开口多说。
与此同时;
梅山,二郎真君杨戬居所。
已修炼成少年模样的哪吒剥着橘子,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铜镜直播。
铜镜中是几名仙子排舞的状况,这是庆典用舞,可以拿出来跳;
若是给玉帝陛下,或是蟠桃宴献舞,自是不能当众排练的。
杨戬在一旁哈了口气,细心擦拭着三尖两刃枪。
哪吒突然道:“师兄,最近我煞气的毛病可能要犯了。”
杨戬手一哆嗦,三尖两刃枪差点把他八九玄体搞出点血丝。
“哪般症状?这可不是小事。”
北境之狼 老槍兵
“这个,”哪吒有点说不准,目光从铜镜上挪开,看着房顶,“心底总是会浮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而且时不时地会有几句话在我耳旁响起。
感觉好像是魔祖在召唤。”
杨戬如临大敌,正色道:“你且躺好,我用天眼一观。”
“别乱看啊,”哪吒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可不是小屁孩了。”
杨戬嗤的一笑,自袖中拿出了一只卷轴摆放在侧旁。
他与龙宫某位公主殿下的婚约,那位公主前年刚破壳,被送去瑶池教养,百年后完婚。
婚约是玉帝赐下的,意在让杨戬去代表龙族、牵制龙族。
杨戬仔细思量后也没拒绝,他也到了成家的时机,对方只要贤良淑德就可,不会因为自己是苗根正红的人族,而对方是龙族,咱就瞧不起他们。
当下,杨戬开了天眼,对准哪吒额头,窥见哪吒灵台。
只是一瞬。
杨戬先是一愣,而后面色一白,呼吸都有些急促。
哪吒纳闷道:“怎……”
杨戬手疾眼快,突然向前摁住哪吒的嘴,立刻道:“莫要开口,这煞气已是成型,咱们先去找师父师伯。”
哪吒不明所以,杨戬却是如临大敌,提起长枪、招来二哈哮天犬,与哪吒一同朝乾元山遁去。
他看见,那道飘在哪吒心头的虚影,突然想到了师父对自己说过的一件事。
天道禁忌;
反天者;
曾一手拉起整个天庭,却被道祖驱逐走的禁忌生灵,真正的太白金星。
‘长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