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fep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線上看-第五百零六章 沒人能動她們展示-qzrp2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姑姑?”
钟文的话语,令谭少杰微微一愣,目光在这一对姑侄之间来回打量。
难道无烟之所以干涉世俗之事,是为了他?
他的脑中不觉浮想联翩。
眼神扫过钟无烟师徒遍体鳞伤的娇躯,钟文可以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怒火在疯狂燃烧,肆意涌动,仿佛要随时爆发出来,毁灭一切。
在闯入圣地之前,他的心中满是犹豫和忐忑。
即便此时的他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于世俗,可若真要对上圣人,却依旧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或许有着对钟无烟师徒感激和担心的因素,然而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的,无疑还是身体原主人“钟文”潜伏在体内的那一缕残魂。
那个“钟文”持续不断地释放出情绪波动,令他头痛欲裂,胸闷恶心,久久难以平静。
罢了罢了,就当是我欠你的吧!
就在钟文妥协的那一刻,所有的不适感瞬间消失无踪,天又蓝了,水又绿了,空气也再次变得无比清新。
于是乎,就如同套上了紧箍咒的孙猴子一般,他被另一个自己“胁迫”着,战战兢兢、不情不愿地潜入到“凌霄圣地”之中。
见到钟无烟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他没有想好。
若是圣地对两师徒的责罚太过严苛,自己又该如何应对,他也并不清楚。
这一路潜行,钟文可谓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将一身修为深深隐藏,生怕引起圣人的注意。
然而,目睹了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模糊的血肉和几乎裸_露在外的白骨,他的心情,瞬间失去了冷静。
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波情绪的爆发,并不只是因为那个“钟文”,更有一半,来源于自身的愤怒。
二女之所以或落得如此下场,正是为了保护珠玛,而出手干涉了世俗之间的战斗。
然而,与珠玛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属于原身,而是新的钟文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孕育出来的羁绊。
感激、内疚、自责……各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而凌驾于所有情绪之上的,便是一股滔天怒意。
这是钟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另一个“钟文”,达到了某种灵魂同步。
“你这孩子……”钟无烟凝视着钟文清秀的脸庞,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弟弟那熟悉的面容,声音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钟文右手轻轻一挥,也不见如何使力,缠绕在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的缚灵索就如同被利刃切割一般,断裂成无数根,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
紧接着,他轻轻移动脚步,双臂轻舒,将二女一左一右抱在怀中,又温柔地放到地上,动作看似缓慢,实则仅仅耗去了两个呼吸。
这是什么手段!
谭少杰瞳孔猛地收缩,心头无比震惊,须知缚灵索的主要材料乃是“噬灵草”,具有隔绝灵力的作用,普通灵技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损伤,而钟文却轻描淡写地将之隔空切断,易地而处,他自问无法做到。
“小、小师弟。”
在谭少杰疾风暴雨般的鞭挞之下,季薇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银色劲装只剩下几片残破的布条,被鲜血完全染成了浅黑色,气息更是微弱得几乎难以听见,长长的睫毛不停颤抖着,努力不让自己合上双眸。
“季姐姐,把这颗丹药吃下去。”
钟文毫不吝惜地掏出一颗“生生造化丹”送到季薇竹唇边,“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嫡女重生 顾婉音
失血过多的季薇竹浑浑噩噩,如同木偶一般,乖乖地张嘴吞下丹药,只觉一股难以形容的浓郁香气瞬间遍布唇齿,磅礴而温和的药力顺着咽喉涌入体内,以风驰电掣之势流向四肢百骸,筋肉皮肤。
肌肤表面那无数道被长鞭撕碎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结痂。
钟文又如法炮制,将另一颗“生生造化丹”送入钟无烟口中,对着二女温柔一笑,随即站起身来,转头看向谭少杰,淡淡地问道:“她们身上的伤,是你干的?”
他的声音听似平静,却隐含汹涌暗流,教人一听便觉脊背发凉,心头打颤。
“你是……钟镇海?”
谭少杰总觉眼前的少年人似曾相识,对着他仔细端详了好半晌,脑中忽然灵光闪过,脱口而出道。
“不、不对,年龄对不上。”
不等钟文回答,他又将自己的意见推翻,片刻沉思之后,脸上再次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看来钟镇海在外头留了个野种,莫非无烟出手救下的那个丫头,与你有关么?”
莫看此人阴狠狭隘,疯狂偏执,心思却极为缜密,竟然在三言两语之间,便将事情的经过,推测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在问你话。”钟文的声音愈发森冷,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她们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干的?”
“是又如何?这两个女人破坏了圣地的规矩,擅自干涉世俗之事。”谭少杰缓缓抬起手中长鞭,冷笑着道,“在本长老的审讯之下还拒不交代,挨上两鞭,实乃咎由自……”
他话未说完,忽觉眼前白光一闪,便已失去了钟文的身影。
“砰!”
下一刻,他的脑袋已经被钟文一把抓住,重重摁在地上,与山体亲密接触,爆发出一阵巨响,霎时间眼冒金星,耳膜嗡嗡,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你、你竟敢对我出手!”
谭少杰又惊又怒,惊的是少年实力之强,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刚才那一瞬间,竟然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怒的则是自己堂堂圣地长老,竟然被钟无烟的侄子给打了。
“砰!”
钟文对于谭少杰的情绪毫不理睬,再次抓起他的脑袋,狠狠砸在地上。
“咔!”
伴随着撞击而来的,是一道轻微的骨骼碎裂声。
“圣、圣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谭少杰只觉一阵钻心剧痛自后脑勺传来,嘴上还在放着狠话,内心却早已被恐惧填满。
“砰!”
他的脑袋被第三次捶到地面,汩汩而出的血液将山地染成了暗红色。
“别、别杀我!”
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命丧于此,谭少杰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气势,只是哆哆嗦嗦地哀求道,“我可以给你灵晶,很多很多灵晶!”
“姑姑,季姐姐,你们要不要亲自动手?”
钟文举起谭少杰血淋淋的脑袋,将他整个人提至半空,转头对着二女咧嘴一笑,“把他刚刚对你们做过的事情,都在他身上重复一遍?”
谭少杰闻言更是心惊,想要对钟无烟说些讨饶的话语,却觉脑袋晕晕乎乎的,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和这样的人计较,不值得。”钟无烟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钟文,你还是赶紧走罢,如果让圣人发现你对长老出手,只怕……”
“走是自然要走的。”钟文手上再次用力,将谭少杰的脑袋砸进地里,“不过我要带你们一起走。”
地上的谭少杰双目无神,面容扭曲,浑身一动不动,已然失去了意识。
“你的好意,姑姑心领了。”钟无烟眼中闪过一丝迟疑,随即又摇头道,“可是我的夫君和孩儿都在‘凌霄圣地’生活,又岂能这样一走了之?”
“这……”
钟文闻言一愣,挠了挠头,只觉颇为犯难。
“师姐,你没事吧!”
这时候,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楚秋阳终于出现在悬崖之上,他的眼神从钟无烟师徒身上扫过,随即落在了平躺着的谭少杰身上,脸上露出惊异之色,高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企图谋害姑姑和季姐姐。”钟文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就小小地教训了他一下。”
这是“小小地教训”么?
望着瘫软在地,半死不活的谭少杰,楚秋阳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
“师弟,多亏钟文及时赶到,否则我和小竹只怕都要死在谭少杰手中。”钟无烟心有余悸道。
“什么,谭少杰安敢如此!”楚秋阳闻言大怒,连忙三两步来到钟无烟身旁,关切地查看她身上的伤势。
然而这一瞅之下,却教他大感不解。
“生生造化丹”的药力实在太过强大,就在刚才这么一会功夫,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的伤疤,已经愈合,脱痂,露出了一片片雪白_粉嫩的新肉,若非与原本的肤色还有少许不同,哪能看出半分受伤的模样?
“嗯,好得差不多了。”钟文来到钟无烟和季薇竹旁边,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二女身上的伤处,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再过几日,等到新肉的颜色变化,就看不出痕迹了。”
“小师弟,你这丹药好生厉害。”季薇竹揉了揉手腕,又伸展腰肢,只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忍不住吃惊地感慨道,“这般珍贵的丹药,用在我身上,实在是暴殄天物。”
“姐姐说的哪里话。”钟文柔声道,“若不是因为我,你又岂会遭此磨难?区区一颗丹药,怎能与姐姐的安危相提并论?”
“谢谢你,小师……”季薇竹微微抬首,秋水般的美眸之中,满含感激之情,刚要开口道谢,却发现钟文正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视着自己胸前,嘴角隐隐挂着一丝涎液。
她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衣不蔽体,春光外泄,穿了与没穿,几乎没有多大区别,娇嫩的雪肤和汹涌的波涛,早就被钟文一览无余,看了个干净。
“啊~你、你别看!”
季薇竹又羞又急,忍不住惊呼一声,慌慌张张地举起一双玉臂挡在身前,吹弹可破的脸颊上红霞遍布,再也不敢抬头看他。
“穿这个罢!”
钟文嘿嘿一笑,手中凭空多出两件白色的女子长衫,分别盖在钟无烟和季薇竹的身上。
“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钟无烟一脸温柔地看着钟文,眼见弟弟的后代已经成长得如此出色,只觉心中既欣慰,又自豪。
季薇竹伸出一双柔荑,轻轻握住钟文递来的衣物,脸上红晕未散,贝齿轻咬下唇,久久不语,眸中灵光闪耀,不知在想些什么。
“谭长老!”
悬崖上温馨的氛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瞬间打破。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名白发白须的黄衫老者正站在来时的山路口,满脸震惊地凝视着地上的谭少杰。
“不好,是杨长老!”钟无烟神色剧变,焦急地说道,“钟文,趁着圣人还未发现,你赶紧离开,尽快回到大乾去!”
不等钟文回答,黄衫老者“杨长老”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钟无烟等人身上,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似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钟长老,你触犯了圣地铁律,不似好好反省,竟然还对负责审讯的长老动手!”他怒喝一声道,“亏得老夫还担心谭长老太过严苛,想来替你求情,我真是看错你了!”
“杨长老,不是你想的那样……”钟无烟挪动玉足,挡在了钟文身前,想要出言解释。
“原来还有帮凶么?”
这杨长老是个耿直的性子,一旦认准了死理,便再也听不得劝,“没关系,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统统都要接受制裁!”
说罢,他猛地身长脖子,仰天大啸起来。
灵尊级别的中气岂同小可,洪亮的啸声瞬间传遍四方,引来阵阵山间回响,就如同百十个杨长老在齐声高呼一般,威势煞是惊人。
一道道人影如同流光一般,划破天际,纷至沓来,高空之中,很快便汇聚了十数道身影,每一个皆是悬浮而立,显然都拥有灵尊级别的强大修为。
感受到上方那一股股强大的气息,钟无烟面色“唰”地白了,苦苦思索着如何让钟文脱离险境,脑中却是一团乱麻,根本想不出丝毫办法。
“老杨,你鬼吼什么!”一名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的红发男子不满道,“扰人清梦,当真该死!”
“钟无烟破坏圣人定下的规矩,还将谭长老打成重伤。”杨长老高声道,“还请诸位同门相助杨某,将她和一众同伙拿下,严惩不怠!”
恶少潜不得 七锦流年
“无烟,你怎么这般糊涂?”一名白衣老者颇为吃惊地说道,“齐宣在外头为了圣地卖命,你这样如何对得起他?”
“闻长老,并非如你想的那样。”钟无烟委屈道,“实在是谭少杰心存不轨,想要借着审讯之机,谋害无烟腹中孩儿,我不得以才对他出手。”
“哦?齐宣就要有第二个孩子了么?”闻长老面露喜色,大声祝贺道,“可喜可贺,真是可喜可贺啊!”
“腹中有了孩儿,也不是你违反规矩的理由。”却听另一名蓝衫长老冷冷道,“再说你身上好好的,哪有什么被迫害的迹象,反倒是谭长老生死未卜,所谓的‘谋害腹中孩儿’,我看不过是一句托词罢了。”
“邓长老,纵然你与谭长老交好,也不该如此污蔑师父。”季薇竹忍不住反驳道,“师父为人素来温和,圣地之中无人不晓,若非谭少杰逼人太甚,她又如何会动怒?”
钟无烟与季薇竹这师徒虽然据理力争,言语之中,却十分默契地将钟文排除在外,直教他心中一阵感动。
“混账!咱们长老说话,哪有你一个小小弟子插嘴的分!”邓长老仿佛被说中了心事,勃然大怒,隔空一掌拍出,“你师父不好好教,就让老夫来代为管教一番罢!”
狂暴的灵力在空中幻化出一柄金色巨锤,毫不留情地对着季薇竹当头砸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