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k0csb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501 邪不勝正閲讀-0raov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哗啦。”
房间里。
剩女萬萬歲
龍遊天下
客厅角落有台冰箱。
一名军警打开冰箱,几个黑色塑料袋顿时就掉在地上。
庄世楷、陈家驹等人转头看去,只见一滩血肉溢出袋子,倒在地面,传出真浓浓的血腥味,夹带着令人作呕的肉臭。
“啊!!!是碎肉!”这名军警瞪大目光,看着地上手指道:“是尸体!”
如此多袋血肉,又封在罪犯家中,谁都能猜出里面是什么。
何况手指、眼珠、肝脏都洒落在地…..
房间里,十几名警员脸色都不太好看,就连陈家驹都感觉心里恶心,眼皮直跳。
庄sir却面不改色,用鞋尖撩开一个袋子,眯起双眼下令道:“先确认死者身份。”
“动作不要太大。”
“yes,sir。”几名警员严肃应命。
其实,人体中能够剁碎的地方有限,仅限皮肉组织,以及肝脏、海绵体等软体组织。
剩下骨骼、头骨凭借绞肉机很难剁碎。
咬牙拼凑一下,确认身份并不困难,再不济还能派刑事法医做事。
当然,现场没有预备好的法医组,只能由警员们顶一顶了。
庄世楷不希望尸体是某个孩子、或者是某个女人的……
半小时后,警员们进行完简单的拼凑,捏着鼻子讲道:“尸体身份已经确认。”
“罪犯麻子胜的尸体。”
这名警员脸颊泛白,表情发青,戴着白色手套,双手却挂满血渍,还可看见细小的肉泥。
警员一组一组做事,一组一组呕吐,拼凑过程可谓十分艰辛。
他们要先把全部石块从冰箱取出,再按照人体骨骼器官一点点还原……
“呼。”庄sir表情吁出口气,冷声喝道:“这是他们还有的死法!”
“不过,以为死一个人就够还债?”
“就能把尾巴扫干净?”
庄世楷扬起眉毛:“我要你们全都死!”
……
“船准备好没?”赤柱湾,一家海边茶餐厅。
梅姨坐在角落,靠着窗边,吹着海风,探手从甜品上取下颗樱桃,轻轻放进嘴里。
樱桃上带着沾着奶油,挂到她嘴角,又纯又欲,非常勾人。
梅姨伸出粉嫩的舌头,卷到嘴角轻轻一带,把奶油舔净,抿起双唇。
她的舌头很湿,灵巧如蛇,非常极品。
一名打手站在旁边,咽下口唾沫,低头讲道:“老板娘,港岛的船老大果然都给警察带走了。”
“我按照您的吩咐,在尖沙咀买了两条私人游艇,今晚就能过海到澳门,我们到澳门再转到新加坡。”
其实跟在梅姨身边的打手头目,危险性非常大,更换频率非常高。
毕竟伤天害理的勾当,走到哪儿都容易挨打,死的自然也够快。
可梅姨总能招募到忠心,够胆的手下。
因为她足够诱人,还舍得拿自己的身体招待手下,是个敢下本,够贴心好老板,跟她的自然就多。
梅姨轻轻点头,昂起脑袋,修长脖子露出光滑白皙的皮肤。
“晚上十点,你带好人和船,我们尖沙咀出发。”
“是,老板娘。”
这个头目粗声应道。
“另外地窖已经锁死了。”头目再度说话,转身走出茶餐厅。
梅姨嘴角露出笑意,拿起旁边的银汤勺,轻轻舀下一块蛋糕。
“嘀嘀嗒嗒。”她另一只手拿起桌边的大哥大,手脚迅速按下一串电话。
“喂?边个啊?”电话对面传来一口干瘪的粤语。
“陈叔,我租的船到没?”梅姨出声问道。
“到了到了,晚上九点靠岸,你几点走?”陈叔开腔答道。
梅姨回应也很干脆:“一靠岸就走。”
“哞问题呀!”陈叔爽快的答应道。
“多谢陈叔。”梅姨挂断电话,放下大哥大,表现得非常自信。
只见她蛋糕送进嘴中,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她之所以成为江湖上一个传说,那是因为她有一个习惯,要走的时候,永远一个人走。
明星難降:妖妻撞進懷
带越多的人,目标就越大。
何况,警队把全港船老大叫走,一是刮他们的底,二是防止他们逃出港岛。
这种情况一定会监控其他的离港渠道,如飞机航班、轮渡公司、乃至私人航空公司、游艇租借公司……
你tmd在港岛买两艘船,跟去警署自首有什么区别?
那批手下只是她放出的烟雾弹。
最安全的离港办法,不是开船从港岛出去,是让外面的船开进港岛!坐外面的船离开!
梅姨往往前往一个地方做事都会提前安排好退路。
她作为内地出身的狠角色自然也有内地的渠道,并且早在抵港前就联系好粤省船老大。现在提前一个电话call过去,内地就会把船发过来。
等港岛警察去尖沙咀抓人的时候,她已经在粤省海边吹晚风,喝珠江啤酒,食广东烤肠。
梅姨这边从容不迫,安排退路时。
粤省那边,陈叔放下大哥大,低头讲道:“政府,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了。”
只见他双手戴着手铐,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前是一张铁桌,身后的白墙上则刷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秘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狐小妹
一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公安干警,用手敲敲桌面,坐在铁栏喝声道:“陈阿弟!你们在哪儿靠岸,几个人,几条船?”
“我劝你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勿谓言之不预!”
陈阿弟垂头答道:“一个人,一条船。”
干警兄弟回头看向旁边的领导。
杨建华穿着西装,轻轻点头。
一众局里的长官、同志们都簇拥在她身边,场面非常严肃。
干警再转向罪犯,语气干练:“你再想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马上第一时间通知我!”
“要是这次消息没错,你还有机会积极改造,重新做人。要是这次机会错掉了?打靶名单上你排第一个!局里给你加急!”
“报告政府!我都是实话实话,实话实话哇……”陈阿弟猛然抬头,声泪俱下。
杨建华却带着领导们转身离开…
干警再也懒得理会败类,撩下一句真给咱同胞丢人以后,便和人把“陈阿弟”给押下去。
……
“庄警官。”
“请问您是否有空接受我的采访?”
九龙区,出租大厦。
極品狂仙
庄世楷拉起楼下的警戒线,带着陈家驹、以及警员走出警戒线内。
一群警员手上拎着碎肉、尸块。
一大群围观市民站在旁边。
一名女记者上前问道。
只见女记者扎着马尾辫,穿着牛仔裤,手上拿着一个话筒,身边跟着一个肥仔摄影师,摄影师肩上扛着摄影机,镜头对准庄sir。
鬼夫當道 純凈水兒
“请不要妨碍警方执行公务!”两名警员看见有记者上前,抬手把镜头挡住,严肃地警告道。
另外一组警员则是摆开阵势,护送长官上车。
此刻,庄世楷却脚步一顿,摆摆手,示意警员散开,主动走到镜头面前:“你有什么就问吧。”
他整理整理西装,表情严肃地直面镜头。
虽然,庄sir大部分时候都反感镜头偷拍,不喜欢在现场窜来窜去的记者。
但是,警队做事出现疏漏,现在正该接受民众监督,他没理由驱赶记者,应该给市民一个承诺。
乐慧贞深吸口气,举起话筒:“现在社会各界普遍对警方发布会提供的消息不满,请问警队是否有能力救回失拐儿童?警队能不能让飞虎英雄的女儿回家?”
“而且我以一位记者的视角判断,相信一起失拐儿童背后,肯定藏有更多的案子。”
“警队要不要对这些案子负责?能不能救回那些遭遇拐卖的人?要知道,他们也是港岛市民,和我们每一位市民一样……”
乐慧贞目光清澈,直视着面前的庄sir。
不可否认,乐慧贞一直是庄sir迷妹,新闻采访一向站在警队立场上,属于偏向警队一名记者。
而且她的名气逐渐变大,给警方树立形象带来不小帮助。
可这起案子却深深触动她的内心,让她没办法帮警队吹嘘。
乐慧贞在得知庄sir的行踪以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不是再是为“追男神”,而是为了问责。
这大概也是一种成长。
庄世楷重新审视着面前的女人,忽然感觉小记者“乐慧贞”,不再是当年那个小记者了。
“我很欣赏你。”
庄世楷轻轻点头。
“我也知道警队对每位市民的责任。”
極品小農民系統 撐死的蚊子
庄世楷继续说道。
“我向你承诺,警队会在黄金二十四小时内,营救回旺角被拐女童。”
“同时,我们还会摧毁整个拐卖人口组织,给予他们最严厉的打击,救出每一位被拐带者。”
庄世楷抬起手表一看,再抬头对镜头道:“这也是我向每位市民的承诺,如果我做不到,明天早上会向警务处递交辞呈。”
“多谢你的采访,再见。”
庄世楷露出礼貌性的笑容,朝乐慧贞轻轻摆手,转身在警队人马的簇拥中坐上轿车,驱车离开现场。
乐慧贞愣愣看着车队背影,脑海里回荡着“庄sir”的话,深吸口气,只觉得话语中满满的男性荷尔蒙。
她目光中重新露出崇拜:“不愧是我男神!”
“你永远都是我男神!”
而有个词叫作“邪不胜正”!庄世楷在离开现场的时候,早已收到对方传来的情报,互相综合,直接就能锁定“梅姨”出现的时间、地点、以及人数。
这些都源于庄sir凭借经验做出的提前指导,给调查警员提供好准确方向,才能让庄sir极度自信地做出承诺。
当然,前线除去传来情报外、还传来一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