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sto6g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鹹魚怪獸很努力》-第六百六十五章 臥底讀書-9j3wg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
“向先生,叨唠了。”
焱妃见到重新打开门的向闲鱼,优雅地行礼。
“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向闲鱼走进去顺手关上门,“你们在这里我理解,这个少女不是叛贼吗?”
“额……其实我是奸细。”
石兰疑惑地眨眨眼,她指着自己问:“你不记得我了吗?当初潜入你房间,被抓住的那个。”
“哪个?”向闲鱼轻轻敲击额头,当初的记忆从脑海里冒出来:“噢!是那个啊!”
日曜轉生
“是,我被派去反秦势力里打探情报。”
“你被派去反秦势力?”
天下第二 戴雪晴
确定不是去送大秦的情报吗?
焱妃:“她身上被我下了咒。另外,以云中君的性命作为代价。”
“这样啊。但是把她带过来,不就暴露了吗?”
“她不是被带过来了的,是被送来的。”焱妃面色有点怪异,她才不会傻到去接人呢。
“公输仇以为向先生你喜欢……所以就让人送来了。”说着她视线放到小黎身上,心中进行着比较,然后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我家月儿完胜,虽然身材还不及,过两年肯定能反超。
無限之直面恐懼 我念唯心
讀心小子混官場
小黎好像有所感应,对上焱妃的视线:“嗯?怎么了吗?”
“没事。”
焱妃面上带着温和笑容,心里把小黎危险程度往下调,看上去好单纯的样子,没有威胁。
近水楼台先得月,大秦这个时代,十几岁成亲是很常见的事,焱妃自然也早早就开始为女儿删选了。
但是怎么说呢,那些秦国有能力的,她觉得可以的,都岁数大了。
岁数小的,她最低标准就是星魂那种,结果没一个能看上的。
来提亲的不是没有,谁让她也是护国法师呢,而且就月儿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虽然优秀的不是没有,但就是看不上,月儿继承了她的阴阳术天赋,怎么能随便找个伴侣。
向闲鱼拉出两张凳子,接着分成一半位置给小黎:“你也坐,别客气。”
嗯?
焱妃美眸微微眯起,这女孩是什么来历?
“向大哥,喝茶。”
月儿倒上一杯茶水,放到向闲鱼前面,然后又给小黎也倒上。
“谢谢月儿,对了,这个给你。”向闲鱼笑着从怀里拿出项链,递给月儿。
月儿楞了下,才伸手接过,惊喜说道:“谢谢向大哥,我会好好保存的。”
“咦?这条项链是?”
焱妃有些惊讶地将脖子上挂着的项坠拿出来,也是洞察之眼,不过她这条是嬴政给的。
向闲鱼刚重新拿出一条,见状收回伸出的手:“你已经有了?那算了,这个给你吧。”
他转而递给石兰,买都已经买了,不用也是浪费。
石兰顺势便接下了,但她不知道这个有什么用。
“这是一种特殊的防护道具,能抵御来自精神层面的袭击。”
焱妃:“戴上吧。”
她开口了,石兰也不再犹豫,将项链戴到自己脖子上。
“这位姑娘,不介绍下自己吗?”焱妃看向小黎,询问道。
当时,向闲鱼直接带走小黎,焱妃也觉得奇怪,这个少女有哪里特殊。
但现在看来,好像就是普通女孩,是自己想多了?
“我叫小黎,从沙漠来的。”
本能告诉小黎,面前的这个女人对自己不太友善。
“抓住刺客!”
“在上面!快抓住他!”
焱妃微蹙眉头,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有刺客?敢来这里行刺,胆子是真大呀。”
“刺客?我瞅瞅。”
向闲鱼将精神力散开,周边的景色全部映入脑海中,包括那个在屋檐上奔跑的黑衣人。
“咦?是墨家的人,不是被我抓起来了吗?被铁链捆住居然还能逃出来。”
冒牌寵妻太囂張 浮雲如沙
焱妃将窗户关上:“墨家?应该是墨家的盗跖,普通锁链捆绑,对他来说,解开并非难事。”
“他们逃出来却不立刻躲藏起来,那应该是为了石兰来的。”
“还真是,那家伙过来了,正往我们这个房间接近。”
焱妃走到月儿身边拉着女儿的手,对向闲鱼带着歉意说道:“向先生,辛苦你一下了。希望你不要生气。”
向闲鱼脸上露出迷惘表情:“嗯?我辛苦什么?”
“月儿,我们先走。”焱妃拉着月儿就开门离开,临走时,对着石兰使了个眼色。
石兰了然于心,点点头,走到向闲鱼身前,抓着他一只手腕,将手放到自己肩上。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向闲鱼还是很茫然,没理解她们都意思:“没事。你们到底要干嘛?”
“那我开始了。”石兰将另一只肩膀的衣服拉下,露出白嫩的肩膀。
向闲鱼:我有不好的预感……
超級夢幻系統 誰在等黃昏
果然,下一秒石兰表情变得惊慌,大声尖叫起来。
“救命!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卧槽!?
外面的黑袍人听到喊声,直接转向,撞破窗户冲入房间。
‘嗯?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盗跖刚闯入屋内,就见到转头看过来的向闲鱼,顿时被吓到了。
要知道他可是刚逃出来的,之前才被对方全俘了,现在再次遇到,可以求一波心理阴影面积。
但是,要救的人就在几步外,对方貌似也没反应归来,那么现在……
电光神行步!
盗跖移动速度暴涨,快的都出现了残影,他靠近石兰一把抓住其胳膊,直接拽着返回,跳出窗外逃跑。
“这尼玛……简直……”向闲鱼嘴角抽动,将自己还停留在空中的手缩回来。
“还真是个好办法,很完美地将自己被带来的原因演示清楚了。”
“毕竟,她可是现在唯一混进反秦势力内部的奸细,有机会进入核心层。如果被发现,那将是很大的损失。”焱妃重新推开房门走进来,面色平静,身后的月儿则表现得有些害羞。
“所以,他们早就注定了失败。”
向闲鱼走到窗口,眺望那道在屋顶跳跃的身影,你以为救走的是友军,其实是敌人哒。
“我们只是将对方失败的时机提前。陛下已经对于这群叛贼感到烦了,没人会喜欢自己的周围有群老鼠在翻箱倒柜。”
“呵呵~说是老鼠也没错,让天下分裂的老鼠。”
不只是因为嬴政是群员,天下统一有什么不好,只有经历过现代,才能知道古代的国家分地而治有多么迂腐。
战争不断,耗费资源,灾难自有其根源,怨不得老天爷。
“现在的世界还是这么的乱,争纷随处可见。”小黎语气中透露出忧愁,战争从上古就有,没想到如此久远后还能见到。
“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除非人类能够斩去七情六欲。”
向闲鱼对着地上的窗户残骸挥手,残骸凭空浮起飞出窗外。
漫威裏的心悅會員 一只趴趴兔
“但是失去七情六欲的种族,就是走在灭亡的道路上,除非他们获得永恒。”
小黎面色疑惑,问道。“但是如果没有争斗,不是能活的更好吗?”
向闲鱼好笑地摇摇头:“呵~所以你不了解人类啊。今晚你就睡这里吧,我出去一趟。”
“要不还是让她睡月儿房间吧。”焱妃听到这里,马上接话。
“嗯,也行,那就麻烦月儿了。”
……
深夜。
嬴政房间,窗户上倒映着两个身影。
“楼兰居然关乎到上古之神,这世间有太多的未解之谜啊。”嬴政轻晃杯中的酒,感叹一句。
投籃是一門藝術
“你有什么想法?”
時尚先 語笑闌
向闲鱼眼中带着莫名神色,嬴政的心可是很大的,非常非常大。
嬴政饮尽杯中酒水,把玩着空杯子,说道:“上古神明的存在,让我也着实好奇。我是不是也走在和他们一样的道路上呢,还是新的道路?他们又为何消失。”
“其实,你就是想解刨他们吧。”向闲鱼一句话直接说出重点。
嬴政闻言,面上露出笑容:“对于这个世界,我还有太多的好奇没有得到解释。神,或许可以让我了解更多。”
“是啊,我也想了解更深一些。比如,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