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fnzqh精华都市小说 你跑不過我吧 線上看-第820章 都是徒勞分享-lyo6j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倒也不担心这位同志真会去查这个事情,任何一个地方的警察,都不可能闲得这么无聊。
这样说虽有欺骗的嫌疑,但却也是善意的欺骗。
总不能实话实说吧?找你们协助太耽搁时间?这话太伤人了。
好在那中年民警震惊之后,也没再问了。
这事儿确实巧合,但巧合并不代表着不存在。
他还遇到过有人来报警说自己摩托车被人偷了,结果刚走出派出所大门,却发现有个人骑着他的摩托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呢,直接来了个人赃俱获。
办的案子多了,巧合的事情总会遇到的。
“运气真好!”中年民警感慨了一句,带着慕远往办案中心走。
郁大队则小跑着到了别克车旁,让里面留守的民警押着周蒙走了出来。
電影世界逍遙行 綠豆冰糖水
很快,人弄到了信息采集室。
慕远向派出所要了一份血液采集的材料,然后第一时间对周蒙进行了血液采集。
弄好之后,找了一封信封封好,然后让一位民警拿去邮寄,直接寄航空件回去。
这个非常重要,他们可没忘记,在当年的案发现场,曾找到了一份DNA,如果这份DNA能与周蒙比中,那就是铁证。
当然,现在警方也不能完全确定那份DNA就是嫌疑人留下的,只能说从现场痕迹以及那份DNA检材存在的位置判断,那DNA检材有极大可能是嫌疑人留下的,因为它正好存在于死者的指甲盖中,是一片皮屑。
……
讯问室,气氛沉重而又严肃。
“姓名!”
“周蒙。”
“性别!”
“……男。”
“年龄。”
“19岁。”
“职业。”
“正在学厨师。”
“在哪儿工作?”
“金星大酒店。”
“……”
“……”
一连串的常规问题问完,终于回归主题。
“周蒙,去年一月的时候,也就是农历的前年过年前那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学校读书。正高三呢。”周蒙神色微变,一副很倔强的样子。
慕远冷冷一笑,声音冷厉地说道:“在学校?你撒谎!我们已经调查过,你在学校请了假,说是你母亲生病了,你要去照顾她。”
“呃……对!我请了假,我去照顾我妈……”
六宮無妃:寵妾逆襲
失心
99度盛寵:總裁追妻不腿軟
妖孽武神
“你胡说八道!”
“你妈根本就没生病!而你也没有去羊城。”慕远严肃地说道,“周蒙,别想那些有用没用的东西来推脱抵赖,我们能找上你,并且将你带到这间讯问室,说明我们掌握了确切的证据。你以为你从那些侦探小说里学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反侦察方法,就能有用?如果这真有用,警察还干个屁啊!监狱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罪犯了。你可以不交代,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零口供起诉你。”
周蒙神色微变,特别是听到侦探小说这个词汇的时候,身子不由得顿了顿。
他爱看侦探小说本不是什么秘密,可如果连这些细节都被警方掌握了,那岂不是说明警方已经将他调查了一个通透?
警察手中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是否足以给他定罪量刑?
如果是他刚做的案,他可以迅速回忆自己作案过程,思索其中是否存在什么漏洞。
可现在这件事情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一些细节早给忘了。
正在这时,慕远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明大队打过来的。
慕远没有立即接听,而是让郁大队先在这里守着,他到了讯问室外。
“明大队,是不是有所发现?”
“对!”明大队带着一股子兴奋劲儿说道,“我们仔细检查了他所看的那些侦探小说,他在看书的过程中,对里面的东西做了许多的勾画和备注,全都是关于警方侦查命案过程所找出的嫌疑人的破绽。而且,他在这些书上写了一些东西,每一段看起来不连贯,但我们将这些内容梳理出来后,却发现这就是一个作案过程,一个针对出租车司机的作案过程。从笔迹上看,这些内容不是一天两天内写出来的,很多还做了修改。看来他是一直在谋划这件事情。”
劍仙傳奇
慕远淡淡一笑,难怪明大队会这样兴奋,站在他的角度来说,这确实是一个突破性的发现。
“这个证据很重要!你们要注意证据的提取。”慕远说道,“我们这边也有收获,特别是在对周蒙实施抓捕的时候,这家伙竟然想要逃跑,这是一个最大的破绽。我们目前正在对其进行突击审讯。你们那边将搜查搞完后,便立刻回局里,我们将周蒙的血样寄回来了,你们立即联系市局物证鉴定所,把DNA做出来。”
“明白!”明大队这声音听起来是中气十足。
“对了,你把你们在侦探小说中找到的那些文字,拍一些给我发过来。”
明大队先是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笑着道:“没问题。”
首席老公好霸道
即将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慕远问道:“明大队,那……周蒙的爷爷,现在咋样呢?”
“哎!身体倒是挺硬朗,可现在发生了这个事情,他哪能好?”
“你们把情况向他说清楚了吗?”
“说了!那老太爷犟着呢,我们要不说,估计连门都进不了。可在说了之后,这老太爷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了精神。这其实也能理解,原本一大家子人,就只剩下他和这个孙子相依为命,现在这孙子眼看着也要进监狱甚至判死刑了,他……哎。”
慕远也很无奈,造成这样的结果,家庭也有很大的因素。
如果一开始周蒙的妈妈,或者爷爷奶奶能对其进行疏导,周蒙也不至于走上这条路。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周蒙的爸爸。
对规则怀有敬畏之心,是非常重要的。
若不是他非要弯道超车,也不至于出那场车祸,如果周蒙的爸爸不死,这一家也就不会散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害了两家人!
明大队接着说道:“不过我也给他们的村支书打了招呼,让村上多照顾着这老人家。如果最终法院判了周蒙有罪,那这老太爷只能去养老院了。”
……
慕远重新回到审讯室,说不上失落,也说不上高兴。
明大队已经将照片发过来了。
不止几张,而是很多页。
周蒙的字迹比较潦草,比神棍画符好不了多少,不过慕远还能认识。
有些话像是对小说里情节的批注,而有些话却又像是总结。
从这些备注的文字中,慕远能看出周蒙是在扣细节。
不仅是在总结小说中情节的细节,更是在自我规划某一细节。
慕远看完内容,坐回到周蒙的对面。
“周蒙,你想清楚没有?到底是老实交代,还是继续与我们玩文字游戏?”
“我……我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周蒙硬着脖子说道。
慕远看着对方的表情,倒不是特别担心,说道:“我就给你直说了吧!我们正在调查柯全被杀的案子。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可以证明,柯全就是你杀的。你可以否认,但并不妨碍我们继续将案子办下去。”
“我……我没杀!我不认识什么柯全。”
“呵呵!你这慌说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慕远的笑容看起来有些邪魅,让周蒙心头打颤,“我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你认识柯全吗?”
“我……我想起来了。”
“那刚才你怎么说不认识?”
“刚才……刚才……柯全离开老家很多年了,我一时没记起来。”
盛世巨星
“呵呵!你恨柯全吗?”
“我……你这话好搞笑!我恨他干嘛?”
“车祸啊!你爸之所以出车祸,不就是因为柯全让他帮忙送他们父子二人吗?”
“我……我知道。可我不恨他,那次事故,警察也说了,是我爸的责任。而且,柯全他们家也做了赔偿。再说了,那时候我还小,对这个事情没多少概念。”周蒙脑子转得飞快。
慕远道:“你在撒谎!”
“我……没有!”
網王同人–誘你一世 影爵空
“你从一开始就在撒谎!”慕远说完,把手机屏幕对准了周蒙,道,“你看看,这上面的文字。是你写的吧?”
周蒙抬头一看,先是一阵茫然,接着却是一片惨白。
照片中是一张微微泛黄的书页,慕远进行了放大,可以看到上面的字迹。
“柯全!你必须死。”
这几个字像是狗刨的一样,应该是无意识中写下的,但周蒙却还是能认出,那确实是自己的字。
甚至那书页上印刷的文字,他也都耳熟能详,因为那本侦探小说,他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慕远展示这个信息,说明什么?
说明警察已经搜查了自己的家!
怎么可能这么快?
难道真的完全调查清楚了?
周蒙脑子一片混乱,脸上阴晴不定。
郁大队稍稍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家伙一直就像茅坑里的石头那样呢,现在他心里已经有了破绽,以郁大队的经验来看,后面的审讯应该不会太难。
慕远盯着周蒙看了半晌,再次开口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撒谎,想要掩盖的东西,早已被我们查得清清楚楚,你所有的狡辩,都将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