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j5rb3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551章 真沒必要在意得失熱推-vhrlg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去上班自带借贷资金是吧?”
关秋荷后靠椅背,双腿交叠,双手抱胸,好整以暇道。
见状,方年乐了:“误会了误会了,只是缺干活的人。”
“那跟是不是有钱有什么关系?”关秋荷奇道。
方年一脸认真道:“这人呐,一旦手头十分富裕,又有个现金流充沛的大企业,就该没斗志了。”
“刚好很适合去前沿拾起斗志是吧?”
关秋荷乜了眼方年。
“行行行,明儿就去前沿上班。”
方年连道:“明天不行,明天放假,前沿怎么会无端压榨员工。”
开两句玩笑后,关秋荷认真道。
“我尽量把更多精力放在前沿上,毕竟截止到10月份,当康全年营收已接近70亿。
不过当康才完成第一阶段的发展,不足的地方很多。”
说到这里,关秋荷忽然叹了口气:“又没有冒出很优秀的高管,吴鸿……”
“行是还行,但跟现在的营收相比,他掌控能力有限,得再锻炼。”
方年认同的点头:“慢慢来,能一直跟上当康高速发展的高管罕见。”
“精力一半对一半吧,上个月我基本在家办公,也还行,不过这也是因为红鹅大战和合同正在处理中的缘故。”关秋荷最终决定道。
她清楚方年的意思。
真的是在千方百计拉她去前沿当‘打工仔’。
比起当康这头现金奶牛来说,前沿的未来会更宽广。
关秋荷很清楚,即便是IDM也只是前沿创新这一家公司的中长期发展方向。
而不是前沿系的整体中长期发展方向。
尤其是现在已经能看到前沿逐渐涌现出强大的生态力……
或许,一个时代就捏在前沿手上。
暗夜女獵手
实在说,鹅厂、熊厂、阿里等等大企业都在布局移动互联网。
但有谁像前沿一样,直接介入移动互联网的‘基建’?
要知道移动设备操作系统、硬件核心、甚至包括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技术等等,都已经在前沿的发展纲要中。
慕雪霜華 七莫清凡
技术储备已在路上。
想着这些,关秋荷望向方年,眉头轻皱:“91无线和李罗宾的事情,你是什么打算?”
“没打算。”
说着,方年坦然相告:“李罗宾代表着一类人的意见,他们应该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信息,想直接介入前沿。”
“‘女娲’1或许会让他们想法更坚定。”
闻言,关秋荷面露恍然,认同道:“可能性很大。”
“虽然外界不知道前沿这半年多到底做了些什么,只听闻前沿投资了些前沿院,但……”
“移动设备操作系统是移动互联网的核心之一,‘女娲’逐渐具备出色的资格,资本很难不动心。”
農家童養媳
方年叹气道:“‘女娲’1严格来说都算得上是第2个正式版了,是特地推迟到十一发布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资本,李罗宾那通电话有点急躁。”
“我懂了,你现在不打算接受资本介入了。”关秋荷明白过来。
方年冷静道:“红鹅大战其实给了前沿机会,现在我想试试跟资本较较劲。”
“李罗宾最终还是会选择91无线,这是熊厂现阶段难以避开的选择。”
关秋荷嗯了声,没再多说。
方年已经有了决定,她要做的就是配合。
这事情很简单。
比如当康海外营收一毛钱都没合并到当康营收上。
那可是16个亿。
…………
2号上午十点。
当康公益基金通过各个官方渠道对外通告消息。
“当康公益基金本季度共接收当康游戏单向注入的公益资金9000万人民币余;
2010年第四季度预算方案如下:
划拨2000万人民币至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
划拨1500万人民币兴建10所多媒体小学,定址来源于官网诉求与统筹安排,见附录。
剩余5500万留存当康公益账户。
将于2011年1月1日统筹接收完当康游戏第四季度以及2010年全年核算后的公益资金后,对外公布下一年度第一季度大公益计划。
备注:有极少量资金将用于维持当康公益基金正常运转,详情同见附录。”
最后是附录文件。
文件里面有10所学校的具体地址。
不限于湘楚地界,向西南方位覆盖中,选址缘由也很清晰。
额外的关于少量资金的使用用途也清晰明了,其实拢共没多少钱,三个季度共用资金不到百万,包括员工工资和各项基础办公支出。
条条款款很清晰。
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也符合市场水准。
謀嫁宸宮 雲杺
毕竟在申城这样的地方,只给10人发放9个月的工资也得数十万。
无论什么样的公益慈善事业,也不能让办事人员完全义务劳动,这违背劳动定律。
之所以留存5500万在账户上,有两方面的考虑。
一是不能把钱都投给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
二是给桐凤当局更多的信心。
现在已划拨款项1个亿,正式确定地址后,总预算已经缩减到4亿以下,建设周期预计要持续到2012年末。
有这支持力度,其实很不错了。
当初的五亿预算只是一个泛指。
实际上在前期调研、选址、定址等一应流程全部完成后,预算大大缩减。
这在全国上下都是罕见单个超高额公益项目,又有当康盯着,谁都不敢动歪心思……
当康公益基金公布消息后不久,方年接到了朱建斌的电话。
寒暄了几句,朱建斌跟方年通了气。
霸道神仙混人間(風流神仙混官場) 炎哥
“方总这手腕真是厉害,一个简单的操作,桐凤这边集体没声音了。”
異能事務所之嗜血判官
“都寻思当康公益基金留存余钱是为了确保这个项目能顺利进行。”
方年笑笑:“之所以这么做,大部分还真是为了桐凤这个项目。”
接着稍微透了点口风:“另外是有些东西还不方便对外公开。”
“……”
朱建斌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略过了这话头:“昨天省里有领导来视察了项目,高度赞扬了桐凤当局。”
“我露了脸。”
闻言,方年打趣道:“哦豁~老师这是要步步高升啊。”
“……”
朱建斌这通电话,也让方年彻底放下了桐凤那点小事情。
5500万真金白银的保障,很实在。
而当康公益对外公布消息带来的另一个结果就是……
网上掀起了相关讨论热潮。
“第三季度,当康……还这么挣钱的吗?”
“按照营收的5%算,第三季度营收18亿,平均每个月6个亿,这也不低啊!”
“我们这是看走眼了?”
“不是大家看走眼了,而是大家没关注当康游戏的海外收入,‘我的世界’在海外也很火爆,部分区域是当康游戏的独代。”
“而且,你们难道没发现平台游戏库越来越丰富了,好玩的优秀游戏也多了起来。”
“就是就是,虽然‘我的世界’依旧是独霸一方,但这几个月也有优秀游戏上线,尤其是9月份,一连出了四款优秀游戏,虽然都跟当康本身没关系。”
“我记得……坊间传闻当康游戏跟一些投行签订了对赌协议,赌的是营收?”
“而且当康还推出了手机版的平台……”
“……”
午饭前,方年接到了一些预料中的电话。
其中有任羽新的。
“……”
寒暄两句后,任羽新叹着气说道:“方总真的厉害。”
“我们用尽了所有办法,也没办法阻挡当康游戏营收稳步增长的态势。”
“当康只用了两个季度就让营收突破50亿,几乎追平了我们去年全年的游戏收入,服气!”
闻言,方年微笑道:“任总,营收与利润是两回事。”
“我可没忘了我们的对赌协议。”任羽新心平气和道。
方年笑了起来:“任总在这件事情上有误会;
对赌协议里面对营收的标准规定与通行标准可不一样,会用实际营收减去亏损与可能发生的商誉减值来核算,比如……”
“9月份黑客事件,当康亏损5亿。”
稍作停顿,方年又说:“像是当康游戏平台推出的独家手机版,包括一些代理投资等,按照现在的趋势,应该都只能计入商誉减值。”
商誉减值一般指之前的收购行为等造成的相应减值损失。
不过在当康与几个投资公司签订的对赌协议补充条款里面,计入范围稍显广泛。
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当时当康单月营收那么高,几个投资经理依旧愿意签订对赌协议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个是不认为当康能以‘我的世界’这么一款单一游戏的营收撑起60亿年营收。
仙女與殺手
实际也真的不能。
比如9月份,‘我的世界’贡献的营收已经低于平台总营收的30%。
只不过谁都没想到,在前有鹅厂游戏TGP的围追堵截,后有平台营收单一的状况下,当康游戏的营收依然稳步上涨。
至于方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跟任羽新说这些,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听方年说完后,任羽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然后才开口:“方总为什么会让当康游戏在女娲系统上独家发布?”
“任总可以理解为导流。”方年认真回答。
“哪怕是对赌失败,今年年内,当康游戏平台手机版也绝对不会登陆安卓和iOS。”
任羽新沉吟片刻,感叹道:“哪怕是眼下会造成巨大损失,方总依旧如此坚持共赢原则,佩服!”
“实在说,以我的年纪,真没必要过分在意一时一地的得失。”方年意有所指道。
“……”
任羽新若有所思的结束了通话。
跟方年的这通电话,让他稍微有点茫然。
按照对赌协议里的规定,以及当康现在的一些操作,任羽新感觉到60亿营收或许还存在很大变数。
商誉减值这东西……
对当下的当康来说,有点恐怖的。
方年提到的黑客事件5亿损失以及当康手机版以及‘共赢’,深深扎进了任羽新脑子里。
之后方年还接到了剩大游戏谭群召的电话。
言语间充满感慨。
剩大游戏着急忙慌推出平台类产品,在TGP和当康游戏平台明里暗里的竞争下,只能当个配角。
没太多的存在感。
用俗话说就是……
第一和第二竞争,第三没了。
也包括刘芹、沈尼尔等人的电话。
反正当康公益基金一个消息公布,炸出来一堆人。
方年应付得驾轻就熟。
除了寒暄,基本上不会随意说话,都带有一些目的。
…………
下午,林凤女士在家带方歆小朋友学习。
陆薇语带着老人出了门。
关秋荷上午就出了门,不知道干啥去了。
正等待看红鹅大戏的方年左右无事,索性出门溜达。
全能管家 西窗閑人
在布加迪和奥迪之间,方年还是选择了奥迪。
猛男白天出街实在不咋太适合开布加迪。
豪門契約:總裁,先吃後愛
上街后溜溜达达,最后还是从杨浦大桥过去到了五角场。
左看右看,一寻思给吴伏城拨了个电话。
不多时,方年便徒步走进了上财。
轻车熟路走到上财体育馆旁的篮球场,见到了吴伏城。
“吴老哥。”
“方老弟,我给你介绍一下……”
吴伏城热情道:“要不要一起玩玩,今天天气还行,我们就随便玩玩。”
的确是随便玩玩,都没穿球衣,人也就六七个。
方年有一年多没碰过篮球了,并不手痒,但也没拒绝吴伏城的邀请。
边打边随便聊了几句。
方年才知道李子镜回来申城后投了几个实习,没成,趁十一先去了四川。
王军打算进前沿实习部。
前沿项目实习部改组成前沿实习部的消息是特地对前沿校园俱乐部全体公开的。
不仅仅是王军,包括复旦在内的申城高校大四社团成员都有意动者。
方年也就是稍微上场玩了会。
进了几个球,还没怎么出汗,就下了场。
如此多驕 呼吸陽光
吴伏城一个劲儿的感叹:“方老弟,你这看起来显瘦,一身腱子肉啊。”
“你要是弹跳力好一点,篮筐低个二十公分,怕是能把篮筐扯下来。”
方年撇嘴一笑:“你自己弱鸡,还瞎扯。”
“不信你们几个抱我去够篮筐,我要是扯下来我当场吃掉篮筐。”
“不了不了……”吴伏城打了个哈哈。
“……”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吴伏城主动问起方年是不是有事。
虽然方年嘴上说家里无聊出来走走。
“你硬要说的话,也有点事情,打探一下你去不去前沿实习部。”方年漫不经心道。
闻言,吴伏城双手一摊:“我还有得选吗?”
“咋的,去前沿实习能亏了你啊!”方年不乐意了。
吴伏城赶紧摇头:“那不能,我就随便说说。”
“……”
后面聊到了前沿推出的‘女娲’1。
也包括江浙皖前沿社团落实的事务。
最后不可避免的聊起了红鹅大战。
吴伏城的看法是从一个上财学生的角度出发,从微观经济学到博弈论,最后还提到了拍卖理论。
颇有一种滔滔不绝的架势。
从经济学角度,而非深层利益角度出发。
看法很新颖。
但也能解释红鹅大战为什么会如此凶猛的部分原因。
比方说其中博弈论的一个叫KMRW声誉模型就有比较现实的参考价值。
甚至能解释在方年已知中,为什么在两个不同时空,红鹅大战的发展会在时间线上有如此显著的不同。
包括拍卖理论这玩意的现实应用。
看着吴伏城侃侃而谈,方年心情有点愉悦。
因为这样子的吴伏城已经逐渐靠近他记忆中那个纵横捭阖的大佬吴。
在吴伏城说完后,方年微微一笑,说出两个名字:“保罗·米尔格罗姆、罗伯特·B·威尔逊?”
“你也知道这两个教授?”吴伏城眼前一亮。
方年随意道:“我经常旁听复旦财政学等专业的相关课程,比如微观经济学。”
“厉害。”吴伏城抿嘴道。
方年笑笑。
他当然不会告诉吴伏城,之所以知道这两个大佬,是因为上辈子吴伏城对这两人在经济学上的一些理论推崇备至。
更不会说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两个大佬因‘拍卖理论’获得了2020年经济学诺奖。
在奖项公布后,吴伏城乐呵呵的喊他去撸串。
方年也是才知道,原来在大学期间,吴伏城便已经对这两个大佬的理论了解颇深,可以信手拈来,应用于工作生活中。
其中包括……
在前沿社团落实事务上。